28/08/2019

後青春期的掙扎:世上沒有曖昧不明的關係,只有不願清醒的妄想症患者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yu 阿愚

    Ayu 阿愚

    曾任職傳媒行業,不學無術,筆耕半生才悟出「識人好過識字」的大道理。患有輕度社交障礙,依靠與異性溝通來緩和不安情緒;習慣在單身主義與渴求歸宿的兩極中矛盾穿梭。

    逢周三更新

    我單身但我快樂

  女友R告訴我,她與一位男士正處於曖昧期。

 

  曖昧這字眼,太過「少女心」吧!不論男女,到了某個歲數便會想追趕時間,互有好感就不如開門見山嘗試交往;適合與否,速戰速決,無謂浪費大家的寶貴時間。

 

  另一方面,「故事」聽得多了,便知道所謂「曖昧」有時候只是單方面自製幻想,又或是用來形容那些「你情我願」的不倫狀況。未清楚來龍去脈之前,不必過早替對方高興或憂心。

 

  坦白說,R的歲數已經不適合花心思於任何不明朗的「曖昧關係」,可惜除此之外,像樣的愛情幾乎並沒在她身上出現過。

 

  「他是澳門人,有葡國血統所以長得特別高大,我們是工作上認識的。一次lunch meeting時偶然談了許多公事以外的話題,原來大家的想法和價值觀也頗接近。」R說。

 

  「現在只等他表白嗎?」我知道這問題其實很爛。

 

  「我約他吃飯看戲,他多半都會應約。有時候我主動牽他的手,他也不會躲避。」

 

  不躲避?即是說,對於女方主動出擊,他採取奉迎態度?「我試過想親他,他拒絕了…… 他說做朋友絕對歡迎,但做情侶,拖手後反而更確定沒那種火花!我不明白,外人看來我們不就是一對嗎?為何手可以讓我拖,但偏不肯承認我的地位?」

 

  別給我猜中,基於工作上仍會經常碰面,所以男方不能表現得太決絕。亦可能是,那男人根本就有很多同類型的異性密友,拖手已是最低層次的舉動。可是,碰上「認真」的R,他知道關係不宜太深入,以免惹禍上身,從此纏住了。

 

  這個年頭,他願意坦誠地婉拒一個女人,也是功德無量。畢竟,用下半身思考的男性,還是佔過半數。

 

  R說想聽聽我的意見,但我知道她需要的並不是意見,而是認同,她只想我認同她的進取、堅持,「我有一顆不服輸的心,一定要爭取到底,all or nothing!我寧願搞垮,也不想白白放棄。」所以,R遊說我這個周末跟她到澳門走走吃吃,看上天會不會替她作主。這是後青春期的「緣份精華遊」嗎?像鬼魅一樣到處浮游,期待在擠擁的鬧市中發現對方。無盡幻想,結果落得一場空,也是蠻可憐的。

 

  老實說,我真的不能認同甚麼,明明男方都說得清楚,跟她沒有戀愛感覺,她偏偏就是沒聽進去。無奈的是,看她如此奮進,如果我硬要把她敲醒,連發一場夢的機會也不給,殘忍那個,是我嗎?

 

  又或者說,更大的原因,是某類人需要的從不是勸導或意見,他們的主觀意識太強,所以只能靠自己從錯誤中成長,跌過痛過,才知道怎去應付面前的路。只是,那個學習過程可能很漫長,一晃眼,對的人或許已經走遠。

 

  開始有點同情那位男士,「免責聲明」早就提出了,但結果還是進退失據。既不能胡來,又擺脫不掉。當R深信能夠用時間來感動對方,那就看看到底最鋒利的矛和最堅硬的盾,誰可作戰到最後。

 

  所有心靈雞湯都教人「堅持」,「堅持」的確是好東西,前提是沒錯用在不必要的地方。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The Beauty Insid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