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9/2019

選擇原諒與慈悲:原生家庭的陰霾,差一點就把我們的幸福吞噬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yu 阿愚

    Ayu 阿愚

    曾任職傳媒行業,不學無術,筆耕半生才悟出「識人好過識字」的大道理。患有輕度社交障礙,依靠與異性溝通來緩和不安情緒;習慣在單身主義與渴求歸宿的兩極中矛盾穿梭。

    逢周三更新

    我單身但我快樂

  某個下午,我與朋友談論起原生家庭對孩子成長的影響。

 

  我們當中,女友S與母親的關係最差:「我是來自潮州家庭的長女,第一胎不是男丁,令我父母覺得很丟臉,還好之後接連生了兩個兒子。我媽的產後抑鬱症才舒緩了一點。可想而知,對她來說,我的存在根本就是個困擾。」

 

  「從小到大,她只會偏袒兩個弟弟,對我的態度卻像仇人似的。我曾經很努力地討好她,但她的冷言冷語總令我更難堪。坦白說,就算表面看來如何開朗自信,但我心裏至今仍然無法擺脫『何必有我』的空虛感。」

 

  「而我爸嘛,除了賭錢之外他甚麼都不管,每隔一段時間便有親戚前來追債。我十五歲那年,他突然搬走了,後來叔伯們說他在廣州早就有另一個家。記憶中,當時我完全沒傷心過,甚至覺得那個瘟神終於走了……」

 

  「丈夫一走了之,我媽不是應該很難過嗎?從那時起她反而愛上打扮,一下子好像年輕十歲。我想,其實她根本不愛我爸,離婚後的她反而更輕鬆自在,甚至很快就認識了新男友。不過,有日那位Uncle突然跟我媽說分手,理由是覺得我不肯接受他,對他的態度很冰冷。很可笑吧!從來沒有人對我熱情過,卻要求我笑面迎人?我猜他只是隨便找個分手藉口,而我就被我媽當成人生累贅。」

 

  「當所有人告訴你世間上最可貴的是親情,而我卻好像是被全世界遺忘掉,完全感受不到愛……那種感覺,真的很難受!」

 

  聽到S的經歷,再對照這一刻的她,你會看到一個女人是如何盡力地克服成長陰影。眼前的S有個彼此尊重、事無大小有商有量的丈夫,也有一對乖巧聰慧的女兒。S比任何人都清楚,愛是成長中不可或缺的養份,她努力給予愛的同時,也藉著丈夫和女兒得到治療。

 

  若說悲慘,這些大城小事也許遠遠不及家暴個案嚴重,但我們仍然不能輕視「精神虐待」的殺傷力。人類很多行為上的偏差,都是源於成長中的缺失。我們身上可能都出現過恐懼、貪婪、癡狂、孤僻、焦慮、憂鬱、自卑、嫉妒及控制狂等等特質,有些甚至演化成邊緣性人格障礙。若未能妥善解決,也許只會將不幸的人生無止境地延續。

 

  世上沒有人天生便懂得如何當稱職父母,大家都是在trial and error的過程中被時間推著前進。父母若有不足之處,可以原諒的,選擇原諒;難以原諒的,選擇慈悲。上天給你的難題,試著用愛來化解,學習放下,學習釋懷,是對父母、對自己、對孩子,甚至對一切事情最好的回應。

 

  「反面教材也是教材,我們總不能用別人的過錯來懲罰自己,所以更加要學懂付出和接收。你是否愛一個人,對方一定感應得到,那是偽裝不來的。」S微笑著說。

 

  雖然改變不到過去,我們還是可以塑造自己的未來。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The Beauty Insid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