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3/2020

背叛靈魂:愛到連自己的情緒都要隱藏,我們還談甚麼幸福?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yu 阿愚

    Ayu 阿愚

    曾任職傳媒行業,不學無術,筆耕半生才悟出「識人好過識字」的大道理。患有輕度社交障礙,依靠與異性溝通來緩和不安情緒;習慣在單身主義與渴求歸宿的兩極中矛盾穿梭。

    逢周三更新

    我單身但我快樂

  這個年代,不靠互聯網,如何以最快速度接通全世界?答案原來是用病毒。

 

  從中國一個小城市蔓延地球的另一端,上個月在彼岸給我寄來防疫物資的女友J,剛告訴我她所住的小社區已經失守了。雖說是「失守」,但其實那兒的居民從來沒有把病毒看成一回事,根本就無險可守。對於經歷過沙士的J來說,是有種乾著急的無奈。

 

  更可怕的是,病毒沒有觸發起團結精神,反而衍生了嚴重的歧視問題;抗疫尚未成功,便已經讓人心力交瘁。雖然J一直跟夫家同住方便照應,但文化差異偶爾也會增添生活壓力,真正可以讓J依靠的,就只得她的丈夫和孩子。

 

  J跟媽媽在電話裏頭訴說嫁到這世界邊端的難處,換來了母親語重心長的教誨:「有甚麼不快樂,也千萬不要跟丈夫直說」、「別讓他知道你對他的父母有意見」……

 

  婆媳關係,這一點相對容易理解,就是怕丈夫同時背負著兒子的角色,夾在中間變成了磨心,兩面不是人。事實上,是不相信丈夫能夠做好從中協調的功夫?還是認定了丈夫的特質就是逃避現實?

 

  顯然地,J媽媽的著眼點,是希望女兒當個和顏悅色的瓷娃娃,一個只管逗樂的瓷娃娃,一個忘記自己感受的瓷娃娃。我想,這些肺腑之言,都是來自她的自身經歷,覺得笑面迎人是最好的保護屏障,亦只有如此,才可以把婚姻維持到今時今日。

 

  J媽媽是「寶寶心裏苦,但寶寶不說」的真人版;我和J,當然不吃這一套。

 

  「還好,我的丈夫並不如我媽所想的那樣,他很了解我,也明白我人在異地的惶惑不安。若果連面對最信任的人都不能坦白,真的不知日子要怎麼過……」J說。

 

  我們從來都相信,丈夫或男友這一類身份,並不單單是一個角色扮演,而是因為他與別不同,樂意理解我,樂意守護我,樂意肩並肩一起面迎人生所有高低跌宕,所以才能夠成為我的The One。

 

  成為The One的前提是,我們當中需要具備良好的溝通,甚至在言語以外,憑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便足以讀懂我的心。就算你未曾安裝「人臉識別」功能,最低限度,也至少讓我在你面前能夠暢所欲言,做回最真誠坦白的一個我。

 

  忍氣吞聲捱過一輩子,並不是上一代華人婦女的專利,日本女人不都一樣的嗎?曾經有一個調查發現,有四成日本人妻希望丈夫早死,當地每年甚至有數千名寡婦會申請與過世的丈夫離婚;曾經信誓旦旦,矢志不渝,到頭來卻是死也要分開,何苦!

 

  到處天災人禍,亂世之中,只有純淨的愛情才是最能令人心裏踏實。假設我們每個人都只嫁一次,這一次,請你善待自己,好好經營,別在漫長的婚姻關係裏背叛靈魂,更不要把你的壞經驗當為傳承女兒的御夫秘笈。

 

  人生已經很難,隨性一點不好嗎?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alance Your Body & Mind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