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1/2018

嫁到馬德里的難題:思鄉在所難免?在西班牙最不習慣是……?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TJ 及 KJ

    TJ 及 KJ

      Long Way Home是一個旅程,兩個80後香港平凡男生添仔 (TJ) 及甘仔 (KJ)在不乘搭飛機的情況下,從南美洲的智利,以陸路及水路回到亞洲香港的家。途經4大洲、33個國家,順序為智利、阿根廷、玻利維亞、秘魯、厄瓜多爾、哥倫比亞、巴拿馬、哥斯達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墨西哥、美國、英國、法國、西班牙、意大利、梵蒂岡、聖馬力諾、克羅地亞、波斯尼亞、塞爾維亞、科索沃、黑山、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土耳其、羅馬尼亞、摩爾多厄、烏克蘭、俄羅斯、蒙古、中國,最後經羅湖回港,需時約9個月至1年。

    逢周五更新

    Long Way Home

 

  朋友 F 在馬德里順利快速地安頓下來,全賴柏寶路全家的支持與配合,還有遇到在這裏生活的一個香港太太互助群組,他鄉遇故知的感覺,就是朋友 F 思鄉的靈丹。

 

晚晚餐文化

 

  初到馬德里的時候,抵禦文化衝擊在所難免,但一向貪吃的朋友 F 卻抵不了肚子餓。在西班牙的文化裏有一種晚晚餐文化,跟香港的用餐時間大不同。若果以快餐店的準則來解說,晚上6時至9時半為我們的晚餐供應時間,西班牙那邊的晚餐時間就接了大快樂的交棒,在晚上9時多才施施然開始。

 

  朋友 F 對此實在很不習慣,起初西語還未靈光之時,連肚子餓也不懂得表達。幸好柏寶路全家人都特別寵愛這個東方女子,為了讓朋友 F 習慣融入家庭,特別安排提早晚飯的時間,讓晚餐時鐘撥回做完《愛回家》左右。此外,柏寶路的舅母跟朋友 F 的情況類似,同樣從外國嫁到西班牙,因此特別關照朋友 F。來自秘魯的舅母比朋友 F 少了語言上的難題,加上柏寶路家人的愛護,所以能夠迅速融入家中。事實也證明,朋友 F 在適應上也漸入佳景。

 

 

香港太太團

 

  另一個生活在馬德里非常重要的因素,是認識了一群同樣在此落地生根的香港太太。朋友 F 在社交網絡上遇到這個小小的群組,功能好比社區中的互助委員會,在網路上互相交換生活情報。在朋友 F 初到馬德里為居留問題煩惱之時,就是香港太太團提供了非常重要的資訊,加上她們的個人親身經驗之談,協助朋友 F 成功解決問題。

 

  「香港人在馬德里的圈子很小,雖然市面上有些在此住了幾十年的香港人,但活躍於社交網絡上的應該少於10個。」這個香港太太團並不只是一個虛擬組織,她們更會從網上走到現實世界,不時相約外出聚會:「每逢有成員生日,我們幾個香港太太都會一起食飯。每當有東方的節慶日子更一定會慶祝,農曆新年、中秋、冬至等等一起過節。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節目,就是一起組團到市內的中國餐廳食家鄉廣東菜,以及結伴到中國超市買食物。」

 

  雖然短短認識年多,這個太太團並沒有流於酒肉朋友形式,朋友 F 表示,當中有幾位太太也會談到一些交心的話題,她們更為朋友 F 準備了一個生日驚喜派對,非常窩心。

 

 

有請飯婦人

 

  朋友 F 是個愛吃之人,但她從不是那種愛煮的類型,認識了朋友 F 20年,印象中在她搬到西班牙前我從沒試過她弄的食物。在馬德里並不如荃灣般方便,輕易就能吃到地道小炒或魚旦米線,即使那邊有中國餐廳也不會天天光顧,出外用餐並不如自己弄來得經濟實惠。在這種境況下,逼使朋友 F 發揮人性的小宇宙親自下廚。

 

  一個廚藝不了得的異鄉人,要快速地進步,唯有依靠自己的味覺來鞭策自己。食物煮得難吃,就會想辦法把它改良。當你煮蕃茄炒蛋發覺很重酸味的時候,慢慢就會記得,每次煮蕃茄都得要用些砂糖調味。朋友 F 表示,蕃茄炒蛋、瑞士汁雞翼、蒜蓉小白菜已經成為她的撚手小菜:「我曾經以這幾味菜宴客,柏寶路的朋友們都滿足地掃清食物呢。」現在朋友 F 及柏寶路在家中都有簡單的分工,中菜朋友 F,西餐柏寶路,閒時到柏寶路家來個西班牙大餐,延續她的愛吃性情。

 

  有幸看到這裏的讀者,我代表朋友 F 及柏寶路感謝你們拜讀他倆的小故事。若果你有任何說話想對他們說,歡迎你們留言,朋友 F 都會一一看到,連柏寶路一家也會透過網上翻譯程式讀到。朋友 F 在第一篇文章上載後曾透露,柏寶路爸爸以谷哥翻譯嘗試閱讀文章,但未能了解全意,非常有趣。

 

  祝願朋友 F 及柏寶路在彼邦生活愉快美滿,身體健康。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