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2/2019

只懂說西班牙文的她為了愛情,從委內瑞拉來到香港「嫁雞賣雞」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TJ 及 KJ

    TJ 及 KJ

      Long Way Home是一個旅程,兩個80後香港平凡男生添仔 (TJ) 及甘仔 (KJ)在不乘搭飛機的情況下,從南美洲的智利,以陸路及水路回到亞洲香港的家。途經4大洲、33個國家,順序為智利、阿根廷、玻利維亞、秘魯、厄瓜多爾、哥倫比亞、巴拿馬、哥斯達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墨西哥、美國、英國、法國、西班牙、意大利、梵蒂岡、聖馬力諾、克羅地亞、波斯尼亞、塞爾維亞、科索沃、黑山、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土耳其、羅馬尼亞、摩爾多厄、烏克蘭、俄羅斯、蒙古、中國,最後經羅湖回港,需時約9個月至1年。

    逢周五更新

    Long Way Home

  委內瑞拉的內亂是最近國際新聞連日來的頭版故事。國內嚴重的通貨膨脹弄得民不聊生,加上政權及選舉的混亂,使到委內瑞拉的國情非常嚴峻,很多國民因而離開祖國,尋找更多機會謀生。雖然處於南美洲的委內瑞拉離我們很遠,但香港這邊亦有些移居到港的委內瑞拉人,熱心地上街聲援祖國,希望香港人可以關注這件國際大事。

 

  在這文章裏,我們不打算評論馬杜羅還是瓜伊多的正統性、歐美及中俄的取態,反而走入這群居港的委內瑞拉人。其中一位女士 Carmen,移居香港並不是因為近年的國家動盪,純粹因為愛情、因為她當年的香港人男朋友,也是現在的丈夫。在港生活了超過廿年,透過 Carmen 獨特的拉丁美角度,聽聽她遇上東方文化後的衝擊。

 

 

 

  Carmen 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但總帶著些少外國人口音,仍然無阻她遊走於上環一帶超過廿年。她現在是上環街市無人不曉的老闆娘,街市中不同的商家店舖,也是她共事多年的戰友,跟她走一趟上環街市就見識到Carmen 是何等貼地。

 

於老家巧遇東方男子

 

  Carmen 來港前一直在委內瑞拉第二大城市 Maracaibo 生活,自小已經在這個海邊城市讀書及成長:「我在 Maracaibo 度過童年,細細個讀書到大學畢業出來社會工作。我認為Maracaibo是世上最美麗的地方,那邊的海很美,建築物很有特色。當時我對香港沒有甚麼認識,只知道我工作的地方有幾個黃皮膚的亞洲人開了店賣東西,聽說是中國人。在此之前,我並沒有見過中國人,當時我以為中國人的樣貌都是很肉酸?」

 

  我肯定 Carmen 並不是在此宣揚種族歧視主義,她說著這番話時帶著甜絲絲的語調,因為她口中的「肉酸中國人」,指的正是她當年在 Maracaibo 遇到的林先生 William──一個由香港遠闖委內瑞拉打工的香港青年,也就是她現在的丈夫。後來林先生決定回流香港,Carmen也跟隨他來港展開新生活,一來就是20多年。

 

 

自學廣東話

 

  一直在委內瑞拉生活的 Carmen,來港前只懂得說西班牙語,面對著一個完全陌生兼即將要在此生活的地方,Carmen 表示:「以前旅行的機會也不多,突然要遠走萬里到亞洲的香港,一個完全陌生完全沒有認識的地方,所有事情重新來過。我不懂英文,亦當然不曉廣東話,生活、飲食都不習慣,跟人溝通不來,可想而知我的感覺有多複雜。但生活依然要過,要靠丈夫幫我慢慢適應。」

 

  在香港生活,學好廣東話是必須的,但要學懂廣東話談何容易,而且相對於其他語言,廣東話真的很難學會,音調多、文字難寫、文法無章,要學好廣東話,Carmen 的方法是從日常的工作入手。

 

  來港後跟丈夫於上環居住及工作,在街市的家禽檔口幫手,一做就是20多年:「我的廣東話是從工作中訓練出來,街市每天都有很多本地人及街坊來光顧,逼使我一定要用廣東話跟他們溝通。委內瑞拉那邊食雞不像香港酒樓的白切雞,這裏的雞連頭連尾上碟,我初來香港第一次見到白切雞都嚇了一嚇。」

 

 

  學好廣東話只是基本,在香港活了廿多年的 Carmen,對急促的生活節奏及社會價值觀亦有一番體會,希望大家繼續留意下一篇文章。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To Travel Is To Liv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