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2018

酒展大滿足:喜歡紅酒、白酒的你又怎能只識法國波爾多!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淑意

    梁淑意

    梁淑意Rebecca,持有英國 WSET Diploma 葡萄酒及烈酒文憑,現為WSET的國際認可導師(Certified Educator),為美酒愛好者和業內人士提供專業品酒課程;她擁有自己的品酒網誌《Wine is Beautiful醉美麗》,並在多家報章雜誌撰寫品酒專欄,同時亦是網上品酒節目及三藩市中文電台節目主持人。

    為了把興趣變成實際經驗和知識,Rebecca數年來到過多個國家考察酒莊,足跡遍及無數酒區,更出任國際權威葡萄酒賽評審。

    不定期更新

    酒意人生

  2018年度一連三天的「香港國際美酒展」上星期終完滿舉行,雖然我並沒有太多空檔到處逛,但期間還是碰上不少酒圈行家寒暄一番。多個朋友都表示今年的酒展很欣賞日本攤位,其中日本酒類尤其清酒實在受歡迎,剛好香港明年將會舉辦「清酒小姐(香港區)」選舉(Miss Sake HK),相信到時日本清酒文化更普及。

 

「香港國際美酒展」上星期完滿舉行

 

  酒展期間我需要主持好幾個講座,包括介紹法國波爾多紅白酒及甜酒的「格拉夫、蘇岱、佩薩克雷奧良、巴薩克葡萄酒」(Graves, Sauternes, Pessac-Leognan & Barsac)及「德國雷司令品酒會:一種葡萄,無限可能」(German Riesling – One grape, endless possibilities),很感恩看見參加者的反應非常好。

 

  波爾多地區自兩千年前已經有葡萄樹種植,而格拉夫(Graves)位處波爾多市南面不遠,盛產紅白酒,以芬芳清香和優雅見稱,其分區佩薩克雷奧良(Pessac-Leognan)冠名產區歷史雖然只有三十一年,但位於此區的葡萄園和酒莊雖然釀酒多個世紀,多個列級酒莊立足於此可顯示其崇高釀酒淵源與地位。格拉夫區有大量的礫石(Gravels),故得其名,除了大大小小透水能力高的礫石,這裡還有石英和粘土,佩薩克雷奧良範圍土壤特別貧瘠,葡萄樹藤的根部系統必須盡力生長到深處來吸取營養和水份,格拉夫與佩薩克雷奧良的紅白酒之間的微妙分別正正在此—Graves和Pessac-Leognan的紅白酒風格大致相若,然而後者因為需要特別多氣力去吸養分,產量會較低,葡萄果粒略小,酒更顯濃郁,結構更實淨豐厚,陳年能力亦普遍較強。

 

酒展期間舉行講座及大師班,「格拉夫、蘇岱、佩薩克雷奧良、巴薩克葡萄酒」講座並無虛席,可見大眾和行業對波爾多紅白以致甜酒興致仍盛。

 

  另一個值得深究的波爾多旗下主區與分區就是蘇岱(Sauternes)和巴薩克(Barsac)。蘇岱甜白酒以被貴腐霉菌(Noble Rot)感染的葡萄釀製,此種獨特霉菌來自秋天時分,每天清晨霧氣再配合午間陽光及乾燥天氣間斷出現,而蘇岱位處兩河之間:Garonne河和Ciron河,兩條河流和陸地之間的溫度差異形成上述的霧氣,醞釀出貴腐霉。蘇岱在波爾多市東南部約四十公里範圍,盤踞著格拉夫區最南端位置,雖然這區盛產的甜白酒在酒標都是寫成蘇岱,但其實全區共分成五條村區:蘇岱、巴薩克、Preignac、Bommes及Fargues,當中巴薩克可選擇標示蘇岱或巴薩克。巴薩克有如此「特權」,當然有其過人之處。蘇岱土壤有大量石灰岩和細礫石,而靠近Ciron河的巴薩克則有較多的呈粉質的紅沙和沖積土,相比起蘇岱婀娜多姿式的細膩柔滑和圓潤,巴薩克的酸度更顯清新,酒體略呈纖長輕盈,散發氣質性的幽香。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