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3/2019

Cruelty-free:傳統釀酒原來也會令動物受苦?認識首個純素釀酒的莊園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淑意

    梁淑意

    梁淑意Rebecca,持有英國 WSET Diploma 葡萄酒及烈酒文憑,現為WSET的國際認可導師(Certified Educator),為美酒愛好者和業內人士提供專業品酒課程;她擁有自己的品酒網誌《Wine is Beautiful醉美麗》,並在多家報章雜誌撰寫品酒專欄,同時亦是網上品酒節目及三藩市中文電台節目主持人。

    為了把興趣變成實際經驗和知識,Rebecca數年來到過多個國家考察酒莊,足跡遍及無數酒區,更出任國際權威葡萄酒賽評審。

    不定期更新

    酒意人生

  意大利托斯卡納(Tuscany)酒莊Querciabella創辦於1974年,其名字在意大利語的意思翻譯做英語就是beautiful oak,即是美麗(bella)的橡木樹(quercia),是Castiglioni家族開園時有見附近寧靜致遠的環境而定名。莊園開立四十餘年來,以穩定酒質和比同業行前一大截見稱。

 

  Querciabella現時已經傳到第二代的Sebastiano Cossia Castiglioni。莊園在1988年開始摒棄化學劑,實行有機耕作(Organic viticulture),莊主Sebastiano九十年代開始接手打理家族業務,在他的帶領下,酒莊到2000年全面轉型為生物動力耕作(Biodynamics viticulture)。老闆自小已經在爸爸的薰陶下愛上葡萄酒,十二歲未夠,其足跡已經遍踏波爾多(Bordeaux)和布爾崗(Bourgogne)頂級酒莊。他自十五歲起成了素食者,認為莊園投入生物動力法懷抱是朝向平衡生態環境的目標正確道路,土壤健康既有助種植出健康優質葡萄的同時,又可保障大自然環境的和諧。時至今日Querciabella在托斯卡納區內擁有超過一百公頃園地,其中74公頃位於Chianti Classico範圍裏,還有少量葡萄園散落在近岸產區Maremma,是意國最大的總計面積生物動力莊園,也是歐洲最大之一。

 

  具一半意大利血統的南非籍酒莊總釀酒師Manfred Ing日前來到香港作業務推介,期間談及葡萄園耕作法的分野,他以人類生病作比喻:「傳統耕作(Conventional viticulture)有如我們生病了,會打針吃藥,有需要可能要服食抗生素;有機耕作則好像人類病了都會吃藥,不過吃的是天然草本製藥;生物動力耕作法則以預防為治療,病倒要靠自身免疫力對抗之。」這個比喻著實頗為生活化,容易讓人明白。

 

  正當市面消費者還在努力學習明白生物動力法的箇中奧妙,Querciabella到2012年已轉成純素生物動力法(Cruelty-free biodynamics / Vegan biodynamics / Plant-based biodynamics),換句話說就是生物動力和運用中,包括材料,不會有任何動物用料。較「傳統」的生物動力法中會使用的牛角、牛糞、糞肥等,還有坊間不少釀酒師在澄清酒液時需用到的乳清、蛋白、魚鰾、動物膠等,Querciabella都統統不採用,只用豌豆、粘土或海藻代替。至於因為生態環境絕佳而出現飛到花叢中的小蜜蜂群,莊園內有很多,酒莊卻不採花蜜。在酒業中,這種全純素的生物動力耕作(是否應易名為植物動力法?)和釀酒模式可謂獨一無二,但只要明白莊主一直的理念,便不難明白,事關Sebastiano自己其實早已身體力行成為純素食者(Vegan),只是將純素食哲學運用於農業耕作既釀酒,絕對是創先河;他認為純素生活可減免動物受苦,從而減低對地球的傷害,更可改善土壤質素、減少泥土流失和降低碳排放。

 

  這七年以來Querciabella進行全植物動力法後是否對酒質或地球環境有大改進,實在言之尚早,然而莫說Querciabella的上乘酒質非常值得欣賞,單單就是Sebastiano的全情貫徹投入之心和行動,已經非常值得我們敬佩。

 

Querciabella對孕育葡萄的大自然環境極其重視,因為自己實行全素生物動力法,為免出現鄰居噴灑化學劑的壞影響,索性一併買下旁邊土地,確保週遭環境質素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