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2/2020

葡萄酒界的霍格華茲派系!魔法般的生物動力葡萄種植法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淑意

    梁淑意

    梁淑意Rebecca,持有英國 WSET Diploma 葡萄酒及烈酒文憑,現為WSET的國際認可導師(Certified Educator),為美酒愛好者和業內人士提供專業品酒課程;她擁有自己的品酒網誌《Wine is Beautiful醉美麗》,並在多家報章雜誌撰寫品酒專欄,同時亦是網上品酒節目及三藩市中文電台節目主持人。

    為了把興趣變成實際經驗和知識,Rebecca數年來到過多個國家考察酒莊,足跡遍及無數酒區,更出任國際權威葡萄酒賽評審。

    不定期更新

    酒意人生

 

  有人會形容生物動力農法(Biodynamic viticulture)乃葡萄酒界的霍格華茲(Hogwarts,《哈利波特》小說系列中的魔法學院)派系,寓意此耕作法有別於傳統的葡萄務農方式,當中更有許多學說難以靠科學根據支持。生物動力耕作法源自1924年奧地利哲學家魯道夫.施泰納(Rudolf Steiner)所提出的「靈性農業創新」課題理論,即使到了多年以後的今日,對很多人而言仍然感覺神怪奇妙,有如魔法世界裏的一切,難以明白,但有趣的是近年卻有愈來愈多莊園投入生物動力法的懷抱。

 

  施泰納不只是哲學家,也是一位改革家、建築師和教育家,為扭轉人類過度走向唯物主義的趨向,欲培養個體於身、心、靈三個層次的全面發展,於是在人類學、發展心理學和生理學的基礎上創立人智學(Anthroposophy),主張靈性科學,並實踐於他的華德福教育理論(Waldorf education),人智學醫學、有機農業(Organic agriculture)及自然生物動力法。施泰納的思想哲學及其提出的理論經後世人實踐-改良-再實踐,在多個領域均一直影響著我們,葡萄酒業就是其中一個深受施泰納思想感化的範疇。

 

  基本上,所有生物動力耕作的莊園都是有機的,可是並非所有有機耕作的莊園都是實行生物動力法,因兩者只有部分地方相似,不盡相同。有機農業所使用的物料例如酵母、除草劑、殺蟲劑、去霉劑等會摒棄化學、基因改造及人工製產品,積極提倡「預防勝於治療」。至於生物動力法則主張尊重大自然,強調要以整全觀(Holism)的概念把宇宙萬物看成一個系統般,並實行降低人類對自然生物的干預,結合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宇宙力量與能量,例如潮汐漲退、時節、天氣等,務求要讓植物身處的環境最貼近原始 --還是 不明白?簡單將之比喻,就是好像風水玄學一樣,類似務求達至陰陽調和的思想,單靠科學數據,不足以解釋此耕作法的全部學說和實踐方式。

 

  由於生物動力法理論獨特,加上實行繁複不易,產量會減低,經營成本高昂,此農耕法在農業和葡萄種植業中始終屬於極小眾,自成一格。在多個生物動力法準則中,降低人為干預和配合環境氣候這兩部分尤其艱難,因為酒莊害怕一旦轉型後收成沒保障,好像在雨水多導致環境潮濕的產區如波爾多(Bordeaux),當地經常飽受霉菌滋生及相關蟲患引起的煩惱,加上葡萄田有一定面積,要全莊全面實行生物動力法成本極高,故此當地的生物動力莊園比乾燥產區少很多。根據波爾多葡萄酒協會(CIVB)數據,截至2018年的統計,在芸芸酒莊中,只有608個莊園是獲得認證的有機田,另有寥寥47家莊園是認證的生物動力法莊園;當然以上數據並未有包括尚在等待認證的莊園,及不予申請的例子,但已經明確看見有機和生物動力法在波爾多並不普遍。相反,生物動力法在別區例如布爾岡(Bourgogne)和盧瓦爾河谷(Loire Valley),葡萄田面積較小,氣候條件亦許可;而隆河(Rhone Valley)與南法等天氣較乾燥,要實行起來面對挑戰較少。

 

 

生物動力法跟隨農曆曆法進行耕作程序,過程頗為繁複,工作人員亦需小心執行,當中未必事事能用現代科學解釋,因此難成主流,仍屬小眾務農法。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Romantic February:surprise Her/Him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