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1/2021

從Netflix《Bridgerton》與《Bling Empire》,看兩個世紀的女性飲酒文化!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淑意

    梁淑意

    梁淑意Rebecca,持有英國 WSET Diploma 葡萄酒及烈酒文憑,現為WSET的國際認可導師(Certified Educator),為美酒愛好者和業內人士提供專業品酒課程;她擁有自己的品酒網誌《Wine is Beautiful醉美麗》,並在多家報章雜誌撰寫品酒專欄,同時亦是網上品酒節目及三藩市中文電台節目主持人。

    為了把興趣變成實際經驗和知識,Rebecca數年來到過多個國家考察酒莊,足跡遍及無數酒區,更出任國際權威葡萄酒賽評審。

    不定期更新

    酒意人生

  華語的結構並不會把物件分成男女,名詞主要根據物件屬性而分類;以酒字為例,就是從水,而英語方面亦沒有把物件分性別。至於個別語系例如拉丁語的法語和意大利語的wine字,則會將之歸類為男性,所以法語的vin和意大利語vino的前面,都會加上le vin(法)或il vino(意)。名詞性別是男固然不代表酒只限男人可享用,不過女性喝酒這回事,又的確經歷多時才能像今日的普及化。

 

  早前Netflix串流平台劇集《柏捷頓家族:名門韻事Bridgerton》引起熱議,故事內容描述十九世紀英國名門之間的生活,對當時男女、種族、階層之間的不平等與矛盾有大量著墨,女角在攝政時期的男權社會中,怎樣衝出藩籬並找到符合自己價值觀的生活,固然引人入勝,戲中更有甚多的舞會派對品酒場面,場面華麗。看劇之際,我不期然想起,多年前我以導師和專欄作者身份全職投入香港酒圈,初期屢屢被別的媒體朋友問到,我在一個男性主導的界別中如何自處,令我感覺奇怪——奇怪是我難以明白對方問題的基礎,我認為品酒跟其他技能嗜好一樣,理應無分男女,但有人視酒業是男性主導行業。我縱不是女權運動倡議者,但身為女性,聽到有人表示品酒是男性化的玩意和行業,就覺得彆扭。到底這是否源自根深柢固的陳腐思想?還是受歷史因素影響?

 

  現代社會普遍認為女性主義乃是孕育自西方國家,其實在十九世紀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即《柏》劇中所設定背景時間線前後,都一直視飲用大量酒精的女性為「放蕩」、「不道德」或「墮落」的一群。在當時的英國,顧體面的上流及中產女性要喝酒,是不可以在家居以外的地方進行,否則會被視為未能擔當一個好太太和稱職母親的角色;至於男性,則可以在酒館或會所等場合公開飲酒。那時女性喝酒,往往受到局限,大部分只能品嘗家中藥用酒類。基層女性為了維生,需要出入公共場所「拋頭露面」,一旦有喝酒行為都會被公眾目睹,造成「只有基層女性酗酒」的錯誤觀念。更可悲是當時社會偶有發生家暴,人們總會把責任歸咎於婦女,把事情描述到為因家中妻子酗酒,得靠清醒顧家的丈夫糾正錯誤而出手教訓。性別之間的不平等不公允,可想而知。

 

  到了十九世紀中後期,因為政府法例的改變,英國民眾可以在市面零售店購買酒類飲品,中上流階層會直接向酒商訂酒,諷刺的是負責採購及送貨的,正是家中女性。這類女士因社交需要,在家待客或在外特定地點喝酒,是可以的,而勞工階層女性則必定要有男士看管之下方能飲酒。

 

  時移勢易,今時今日女性飲酒品酒當然沒有兩世紀前的種種限制,你看另一套真人騷《璀璨帝國Bling Empire》,當中女富豪經常大撒金錢籌辦奢華香檳派對,令人側目。只是,全球各地繼續有大量在性別、種族、階層之間的紛爭與矛盾,達世界大同之路仍漫漫。

 

也許以往的酒界的確是由男性主導,但是到了現代,無論在海外還是本港的酒業場合,男女從業員之間的比例已經均等,消費者力量亦然,女性早已成為有影響力的酒類消費決策者,不再是從前的依附角色。(圖片由作者提供)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先到先得】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可獲贈咖啡禮券!►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The Holiday Romance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