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 Way Home TJ 及 KJ 加入最愛專欄

 Long Way Home是一個旅程,兩個80後香港平凡男生添仔 (TJ) 及甘仔 (KJ)在不乘搭飛機的情況下,由2014年7月1日開始,從南美洲的智利,以陸路及水路回到亞洲香港的家。途經4大洲、33個國家,順序為智利、阿根廷、玻利維亞、秘魯、厄瓜多爾、哥倫比亞、巴拿馬、哥斯達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薩爾瓦多、危地馬拉、墨西哥、美國、英國、法國、摩納哥、西班牙、意大利、梵蒂岡、聖馬力諾、克羅地亞、波斯尼亞、塞爾維亞、科索沃、保加利亞、土耳其、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尼泊爾、中國 (西藏)、越南、中國 (廣西),最後經羅湖回港,需時約9個月至1年。

[逢周五更新]

【中伏體驗】遇上可能係世上最差的旅館收藏文章

10/03/2017

  此欄目的讀者可能都會記得,土耳其伊斯坦堡是我們的天堂與地獄,最好跟最壞的,所有最極端的對比,都可以應用在這個橫垮歐亞兩大洲的大城市,是整趟旅程的轉捩點。在這裏逗留的個多月,除了跟朋友租住了 Airbnb 民宿的數天外,其餘的日子我們都投宿在一家堪稱旅途上最差最地獄的背包旅館。那麼差的地方為何仍要住超過一個月?價廉是主因,5.5 歐元可說是平通伊斯坦堡,若果不是那麼便宜的話,很難在這個城市住上個多月。這家店各方面都很差,但到最後竟然成為我們回憶裏的最要一部分,離開那天更有些不捨的失落感,彷彿我們都成了受虐癖病人。

  從保加利亞首都坐了一晚通宵長途巴士,一大清早到達土耳其伊斯坦堡市郊,再轉車到中心城區,最後步行約一小時才找到早已在網上預訂了的旅店。到達門口的時候,我倆身心早已累透到一個極點,熱切期待著成功Check In放下行裝潔淨身體再好好睡個夠。可是旅店的大門緊緊鎖上,只有一張手寫的紙條,告訴你旅店的負責人在地牢,碰巧通往地牢的那道門沒有上鎖,我們直闖樓下找那位負責人,可惜撲個空。

  時候太早,還未有住客出門,結果我們在門口的梯級呆坐半睡的狀態等了個多小時,才有住客出門。

  我們跟那位住客約略交代了情況後,他讓我們先入內放下行裝再作打算,並提醒我們:「這裏的安排有點奇特,你們看著辦吧。」我們打探過房間的設定後,直上到樓高5層的頂樓唯一一間的多人大房,這個時候負責人依然失蹤,大房裏有一張空置的床位,二話不說兩眼對望率先佔據它,洗澡收拾行李休息,通通自助型式進行。中午過後,負責人終於施施然出現,枱面上有一張匙卡,他隨手拿起再交給我們後,再把新的床單被套及枕頭袋交給我們後,就完成了入住手續。連日來的觀察後,發覺這裏的管理真的屬亂中無序,叫天不應叫地不聞,入住及離開沒有既定的手續,大部分住客都以自助型式自律地獲派發的匙卡,或自己拿取匙卡自用,有的甚至會交托同房住客把床費交給負責人,但大部分收錢的時候都會見到他現身。

  身為沒幾個錢的背包旅人,我們不敢要求太多,畢竟我們每人每個晚上只貢獻幾十塊港幣,旅店只須提供床位、廁所、浴室及無線上網,我們便心滿意足了。加上旅店負責人每天只於下午過來一趟,每次逗留個多小時處理房費和指揮鐘點姐姐清潔房間,其餘時間旅店都處於無政府狀態。擁抱自由的我們,初時其實亦樂得入住這間緊隨老子「我無為,而民自化」道家思想的土耳其式旅店,以為自己執到寶,但不出幾天,各種問題逐個浮現於我們眼前。

 

穩定地不穩定的無線網絡

 

  上網已是現代人的生活必需品,無線網絡是我們選擇旅館的重要指標。那天早上抵達這間旅店,得好心住客幫忙連上了無線網絡,那時的速度真的不俗,瀏覽網頁和看網上影片都非常流暢,但原來那只是因為沒有人和我們爭奪流量。隨著住客一個一個的起床,網絡的速度就一下一下地減慢,晚上晚飯後高峰時段更是連龜速也稱不上,網絡幾乎全癱瘓。我們更新網誌和交專欄文章,又或是跟家人朋友視頻,都要刻意在夜深時分進行,還得坐在下兩層的樓梯,因為那裏是路由器的所在地。

 

全天候濕漉骯髒的廁所浴室

 

  我們更另5個人的共用房間位於頂層,這裏有一個廁所連浴室,我們一輩子都不會明白,為何區區7個人可以令這個廁所連浴室的衛生情況跟公廁無異。地板長期是濕的,你會看見不同黑色的鞋印,裏面永遠瀰漫著一股難聞的氣味,就算剛剛有人洗完澡,肥皂的香味幾分鐘後也會被臭味完全擊退,而我們兩個的床位就不幸地正對著這所私家公廁。

 

亂七八糟的開放式廚房

 

  七人房的其中一個角落是個開放式的廚房,基本設備齊全,還額外多送你一個「飛碟機」,隔離床的中年男人每天早上都用它來弄個精美三明治早餐。問題是,油油的爐具像是多年沒有清潔,爐具附近亦散布各式各樣的廚餘,鋅盤裏是一疊又一疊用過的餐具,長期浸在看不見底的水裏,沒有人承擔責任,亦沒有人願意「蝕底」為人民服務,最終每次都是由旅店負責人出手,不過他只是草草用水洗幾下便完事。總括而言,這個開放式的廚房的情況是慘不忍睹,慶幸的是我們從來都沒有看見過蟑螂或老鼠。

 

大停電

 

  我們在這間旅館經歷了兩次大停電,沒有電就沒有Wi-Fi,沒有電就沒有水泵泵水上樓,沒有電就沒有熱水,沒有電我們就甚麼都沒有,只剩一張床和憤怒。我們應對兩次大停電的方法是到酒吧喝酒看球賽,夜深回來時就抱頭大睡,等待明早修理工人的來臨。

  整間旅店最值得表揚的地方是我們7人房外的陽台,那裏雖然有點髒,但可遠眺對岸,景色怡人,擔一張椅弄杯咖啡拿一本書,我們可以在那裏待上幾個小時。

 

  我們在這間旅店住了超過一個月,經歷從厭惡到接受到完全適應的轉變,大家有看過1994年上畫的美國神級電影《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嗎?電影其中一名男主角是摩根.費曼,他飾演一名被判了終身監禁的囚犯,他說了以下一句話,或許能解釋我們為何對Galata Aura這間劣質旅店一直不離不棄:

 

  “These walls are funny. First you hate 'em, then you get used to 'em. Enough time passes, you 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s institutionalized.”

 

More on Travel & Dining
Comment
  • When she’s important to you, you won’t make excuses. You’ll make sacrifices.R.Solo
  • C
  • D
  • D
產品簡介

【DIVA品味派 Giveaway】 WEST SIDE STORY《夢斷城西》

【得獎名單】【DIVA品味派Start a #Greenery Day】送你春日清涼雪糕禮劵

【得獎名單】「我最喜愛的社企計劃」全民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