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更多
人氣文章

28/07/2020

【跑者人生路】因傷被迫「收山」,放下追逐成績的雄心,反而可盡情享受馬拉松!

  • 收藏文章

  筆者上兩期曾經提及因心臟科醫生的誤診而暫停訓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因多年訓練經驗所得,凡跑手取得佳績後,產生雄心壯志,立即進行苦練的,很快便會因傷患而收山,而我卻因此誤會避過這一關。

 

  但筆者避得過初一,卻避唔過十五,到了1988年,當筆者再次在馬拉松取得突破,以2小時44分05秒取得個人最佳成績後,這顆雄心壯志念頭又出來了。

 

  由於筆者是自學跑步,當年用高里數方法練習,三個月跑了2,000公里練習而取得此成績,之後便認定高里數練習是馬拉松最佳訓練方法,只要在里數上再增加,便能取得突破。

 

  其後經常進行長途練習,刻意在每月六百多公里基本練習上增加訓練量,經過兩個多月增加訓練量之後,明顯覺得自己再進步了,還以為訓練方法正確,但由那時開始,右膝蓋卻有些微痛,於是照樣用冰敷,止痛後繼續練習。

 

  右膝蓋痛楚愈來愈嚴重,於是睇跌打醫生,但敷藥後仍未能止痛。後來經朋友介紹,到一位骨科醫生處診治,開始時食消炎止痛藥,也安排物理治療,覺得有些好轉,於是繼續練習,後來止痛藥也無效,而且接近馬拉松比賽,不想前功盡廢,故請求醫生幫忙。醫生提議為筆者打針,並說這針是維他命B針,直接打在右膝蓋附近。經打針後,筆者右膝完全無痛,之後也順利完成1989年馬拉松比賽。  

 

   往後兩年仍然斷斷續續,凡右膝蓋痛便到醫務所打針止痛,至1991年初,完成香港馬拉松比賽後,右膝蓋因發炎而腫脹至不能屈曲,醫生認為食消炎藥要超過半年才能消腫,故提議做手術,可以快些復原。

 

 由於筆者心急,希望早日復原可以繼續跑馬拉松,故選擇了入私家醫院盡快做手術。完成全身麻醉手術後,醫生通知筆者,右膝蓋脛骨頂發現有一處被大腿骨磨蝕了,大約有1.5毫米深,即是大腿骨與脛骨之間的保護軟骨已經完全磨蝕,再沒有任何保護作用。醫生提議,若要繼續跑馬拉松,便要做多一次手術,從身體另一處取一件細骨,用以填補此空位才能繼續跑,最後筆者決定收山,不再跑馬拉松,故毋須再做另一次手術。  

 

  因筆者的工作是負責體能訓練,要繼續運動,故由那時開始,筆者凡進行膝蓋用力的運動,都會使用護膝保護膝蓋,才能進行,否則每次完成訓練課程,膝蓋都會腫痛。如是者,過去30年,筆者也是靠護膝保護之下進行運動。

 

  在2010年11月,筆者因曾經患癌,有意於收山20年後復出跑馬拉松,以長期病患康復者身份,為防癌會籌款,決定利用護膝保護,參加2,500周年的雅典馬拉松比賽。那次用了5個小時完成馬拉松,賽後覺得慢跑馬拉松比賽,完全沒有問題,所以之後恢復參加馬拉松比賽,復跑馬拉松至今,已經參加了16場馬拉松比賽了。這裡顯示了一個道理,若你想做一件事,必定可以找到一個解決方法。筆者只要利用護膝保護,不再追求成績,便可以再次享受馬拉松,更可以成為世界六大馬拉松大滿貫跑手之一;當然,若不想做,會找到很多個藉口。

 

2019年參加第二次 New York 馬拉松比賽。

2010 年參加2,500週年的雅典馬拉松比賽,已經穿著同一款護膝了。

 

  經驗所得,止痛針是有類固醇成分,所以打針後完全不覺得痛,還以為自己已經完全康復,繼續運動,才會有脛骨被磨蝕,也完全沒有感覺痛。所以筆者提醒跑手們,若因傷患而要打止痛針,大家要問清楚醫生,是否有類固醇成分?更要考慮是否值得?

 

  註:當日若然曉得放下成績,轉為跑4-5小時完成的馬拉松,就不會有收山這一回事了。但若沒有收山,今天又會不會是馬拉松教練呢?真的是世事難料! 

 

參加倫敦馬拉松時穿著護膝。

參加波士頓馬拉松時穿著護膝。

參加耶路撒冷及完成最後一場六大馬拉松時穿著護膝。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更多人氣文章

熱門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