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1/09/2017

男人也有長情的

  • 收藏文章
  • Ayu 阿愚

    習慣單身同時享受戀愛,探討愛情哲學

 

  男性好友N傳我短訊,內容只得一個單手掩面的Emoji icon……

 

  芸芸男性朋友當中,他屬於少數喜歡坦露情感的類型,通常這種人也有一個共通點——對愛情特別多愁善感,拖泥帶水。

 

  N的老毛病每隔三數個月便會發作一次,有時會在節日前後,有時會在某個時地場景,有時會在某個特定日子,例如那個她的生日。

 

  她是N的舊女友,拍過三數年拖;那時候大家初出茅蘆,常常憧憬將來會過著甜蜜簡單的生活。在N的成長藍圖裏,早已將女友設定為核心,以帶給她幸福作為日常推動力。

 

  至於為何分手,N只輕描淡寫地解釋大家性格不合。雖說回到朋友關係,但N心裏始於放不低。

 

  知道舊女友再一次拍拖,以至結婚,他即使心有戚戚然,但仍然慣用前度的身份誠心祝福她,每次互傳短訊最後的那一句總是「你一定一定一定一定要過得幸福,唔好要我擔心!」

 

  這一次,舊女友回覆:「如果過得唔好,過得唔開心,點算好?」

 

  N一時語塞,強烈的無力感令整個人天旋地轉,一直以為只會以「多謝」作結的對話,忽然生出了一堆問號……如果?點算好?點算?

 

  她純粹找個人安慰自己,還是希望他重新追求?N不敢再想下去,無論怎樣回應,答案都會落入錯誤的方向。要是繼續胡思亂想,N恐怕自己的表情會露出破綻,令敏感的妻子偵測到他那異常的腎上腺素分泌。對啊!幾乎忘記了……N其實亦並非單身,但在他那些深情剖白裏,「妻子」出現的次數著實不多。前度是夢,妻子是日常,清醒時的N將角色分得很清楚,只是,他偶爾寧願喝醉。

 

  男人在處理感情關係上,從不比女人撇脫。N的故事,只是我好友列中的《例子一》而已。

 

《例子二》

 

  同居女友向D先生提出分手;但她沒有離開,卻住進了屋內另一間客房。換句話說,他們其實是開展了同居不同床的房客生活。旁人搞不懂為何會如此安排,覺得二人只不過長期冷戰,甚至連D先生自己亦深信會有和好的一天。直至後來,女友找到新歡正式遷出,D才醒覺她真的要走了。他從此將房間鎖上,讓房內一切停留在她離開那一刻。即使後來另覓新居,D仍刻意為她預留客房;可惜,房間的女主人已再沒出現了。

 

《例子三》

 

  L先生所買過大大小小各類型的保險,受益人都是其母及當時的女友,就算分了手,L先生亦無意除去她們的名字,最多只在比重上重新分配。「買保險受益人寫女友我覺得係應份,拍得耐我已經當咗佢哋係親人,就算有日我將來發生乜嘢事,希望仍然有筆小小嘅錢可以繼續照顧佢哋。」

 

  作為女人,我們總希望自己能在前度的心中佔一席位。但若然身邊那一位對舊女友有情有義,卻絕對是我們心頭的一根刺針。很矛盾嗎?就是有夠矛盾、橫蠻,才符合女人的一貫特性吧!

 

你可能感興趣

更多兩性文章

熱門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