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3/10/2019

愛上負能量女王:如果她的一生是齣悲劇,你的戲,該要怎麼演下去?

  • 收藏文章

  面對初相識的異性,你會怎樣形容自己?又或者說,你想在對方面前呈現一個怎麼樣的自己?

 

  自問不是一個充滿正能量的人,總覺得適切的負能量反而更有助思考,所以在我身上,你不會找到「來者不拒」的笑容;我寧願製造距離感,再讓有緣人逐步靠近。

 

  「剛開始時,我是為著她楚楚可憐的樣子而對她格外照顧,我習慣保護她,她習慣依賴我,便自然地走在一起。」A說。

 

  既不熱情、也非高冷,那女孩走的是苦情路線。

 

  A是我的男性好友,年過三十,是外人眼中的貼心暖男,與內向文靜的女友正好匹配。

 

  相戀接近四年,日子總算不賴。但從女方開始催婚的一刻起,A便開始醒覺:「原來我的未來預想圖裏,並沒有她的位置」。

 

  心裏有把聲音對他說,是時候分手了!

 

  「初相識時,她跟同事和上司的關係不太好,所以每日上班下班都會向我訴苦,整天說著如何難受、如何淒涼。作為男友,怕她辛苦,自然就勸她另覓新工作、換換環境,可是她從不理會,只日復日說著自己很可憐。四年了,她仍然做著同一份不稱心的工作。」

 

  「她的童年也不太快樂。父母離異,她被迫寄人籬下,所以活得很自卑,從不知道何謂家庭溫暖。其實,我也是在單親家庭長大,反而學懂怎樣照顧自己,照顧家人。初時我覺得我可以給她幸福,但漸漸發現,無論我如何努力,她仍然認定自己的人生就是不幸。」

 

  我們每個人身邊都總有一兩位「悲劇人物」,這類人慣性否定人生,窮一生去印證自己的不幸,無論你給再多的愛與關懷都會被全數吞噬。 

 

  當初由憐生愛,A也曾有一刻感覺自己是她的救贖者,能夠在失意時給她希望、給她溫暖,「我對她好,她是知道的,卻常常說男人一生怎會只愛一個女人,所以我們甚少討論將來。只是近來她不知聽誰說的,覺得離婚也是一種歷煉,才忽然想到結婚也未嘗不可……」

 

  對女友而言,往後的日子裏,無論A提出分手或離婚,都證明了她沒錯看——A確實無法愛她一輩子,所以「人生很悲慘」這說法便成立了。「我曾經很愛她,但無論為她付出多少,她都不曾真正感受過。煩惱是…… 如果真的跟她分手,我豈非變成加害者?」用你的餘生,去填補她心靈那個虛空的無底洞,難道又可行嗎?

 

  我們都似在閱讀別人的故事,卻沒發現自己原來也帶著「悲劇人生」的基因,往往抱怨的多,感恩的少。那邊廂,要默默承受著另一半的飄忽情緒,也是一件相當痛苦的事情;胡思亂想之前,我們又有為他設想過嗎?搞不好,連他也會被扯進悲劇漩渦裏去。

 

  「我一直愛護她,希望看見她的笑容,卻遺忘了自己的快樂;下一次談戀愛,我知道想要的是甚麼了。」A說。

 

  藉著經歷,以自身感悟來扭轉命運,A用最後的行動來示範正向思考,只可惜,那是某類人永遠找不著的幸福之匙。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熱門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