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8/11/2020

「從自虐中找到立足點」:哭到天光,痛到麻木,仍無法把前度戒掉

  • 收藏文章

  「今天是分手第100日,不知道他過得怎樣,沒有我之後,他很輕鬆了吧!」V對我說。

 

  除了父母會為新生兒安排百日宴、Puppy Love情侶會慶祝百日紀念之外,這個年頭,著實沒甚麼人會刻意數算第一百日到底落在三個月後的哪一天。就算你說你很享受慶祝的閒情逸緻,但分手嘛……有記錄的必要嗎?

 

  隱隱感覺到,V是那種潛意識裏很喜歡自虐的人。

 

  「我啊!走到哪裏都會看到他的影子,有時候我重回到以前兩個人經常出沒的地方,一切都沒大變化,就只差我失去了他。這三個多月,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去,全世界好像就只得我是一個人。」V的聲音帶點咽哽。

 

  「你不是一個人吧!你有我,我不也是單身的嗎?」我說。

 

  「不同的,你是單身,我是失戀,我們不同的。」V用自己的一套語言解釋。當然,如果說,單身是擺脫失戀情緒後的一個進程,我不會反對;然而問題是,你打算讓自己失戀多久?搞不好三百日後你仍然在失戀。

 

  有一類人覺得,一日不從失戀中活過來,便不用接受「他已經離開」的事實,就算分了手,只要自己抓住回憶不放,甚或肆意延長傷痛,都可以自製屬於這段感情的後續故事。

 

  自虐的壞習慣,就在不知不覺間養成。

 

  你也曾試過嗎?縱然他的短訊匣已經沉底,但你還是禁不住把他的短訊重溫一千遍,從情話綿綿到後來已讀不回,從痛徹心扉直至近乎麻木,你仍然無法把他這個毒癮戒掉。

 

  以往每隔數小時通個電話,下班後趕往約會,現在就只能不停偷看他的社交帳戶,推斷他每日的行蹤,再走到他會出沒的地方碰碰運氣。然而,給你遇見又如何?你也只敢躲在暗處偷看他,心裏想著「不打擾是我最後的溫柔」,而實情是,你受不了他形同陌路的眼神,更不想看穿他一心躲避你的真相。

 

  心裏想等他回心轉意,怕他誤會你經已放棄,更害怕他突然遇上另一個她。雖然預習了很多遍,但當真的看到他抱著新女友合照時,還是讓你一秒崩潰。多少次你想喝至昏死從此不必醒來,可能一到天亮,你又再次重覆著追蹤他的一連串動作。

 

  朋友安慰說,想哭就盡情釋放吧!我有個親身經歷,有段日子我發現左邊面頰冒出了一小片紅疹,初時還以為是皮膚過敏,後來才知道是臨睡前流的眼淚把枕頭都沾濕了,結果半張臉就整晚浸在滲透了淚水的位置。翌日醒來,眼哭腫了、臉漲紅了,魂魄走失了,我已經不再是我。

 

  第一次失戀,我們可以把痛楚當成歷煉,第二次失戀,我們會原諒自己未學懂管理情緒,第三次、第四次…… 大概經已再沒有一直沉溺的理由,被人傷害的痛總是有個限度,惟有自虐的快感可以無限延伸。

 

  到最後發現,不把自己的眼淚拭乾,我們永遠就只能一直在苦海飄浮,沉淪到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從你享受自虐那刻開始,一切已經偏離愛情,剩下的,叫做執著。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直播節目《hot talk 1點鐘》強勁嘉賓陣容 擴視野 添智慧 玩埋「睇住賞」 贏熱爆獎品 ► 即睇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