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過往專欄
煮酒論政
言歸政傳政經頑石不低頭為理發聲郎旋風薰香療法男士診症室抵玩自助遊句句有骨星座命理念力•氣功手機應用tips睛益求精嚴浩 LIKE!見微知著跟著陶冬找美食數碼潮人廣告有晴踏出退休第一步識食•惜食有種CEO叫做莊潮爆網事羅湖橋兩邊娛樂酷辣辣思歪思正十萬八千里樂本健‧教室特首選舉趣食60秒入廚101觀自然•觀香港有種生活政本清源心筆在妍維基解碼IT戰國誌煮酒論政今日趣聞馬壇.誌趣星期二周融愛瘋Apps美美道來大國崛起智醒日誌@中小企「營」刃而解Smart Buying甜品工房Education Calculator家事法庭升學信箱新手媽媽怪獸父母營營樂樂親子專題財富非常道謝國忠看勢獨唱團京城近觀原來如此乾坤挪移街坊食神Keyman森巴舞睇波LU文化導遊精神解碼抗癌兵團有營生活吾道崢廣見聞名家名畫商務英語型品薈我心中的米芝蓮歐洲直擊旅途中食得喜Leadership Coaching一哥教攝影心晴百態乳你同行專科專論人愛衣裝Word Discovery科技趨勢愛情故事投資達人政治擂台藝術投資秘笈抗癌點滴寵物情緣淘寶lization電影一線網絡鬼故主.管微博一分鐘管理娛樂有理進攻SAT古今名錶政‧經‧女人The Beauty Factor議會內外石油戰爭男女情色談金說匯風水環境學細味建築健康快車Green Hong Kong星光伴我行我吃過的米芝蓮A+孩子上海觀察京城札記鐵娘駕到食客三千創富新思維海外升學信箱Today's Web藝術投資世界在讀什麼-雷美華潮得起Business English飛越地球村紅酒情報職場物語股場琦手

22/01/2015

人大常委會決定是甚麼東西?

  • 收藏文章
  • 湯家驊

    湯家驊

    湯家驊,QCSC,資深大律師,前任立法會議員(新界東)。湯家驊現時為智庫組織民主思路的召集人。他曾任大律師公會主席。喜歡哥爾夫球、喜歡歷史、喜歡宋詞。

    煮酒論政

  人大常委會於去年8月31日就特區政改問題作出決定後,泛民主派一直堅持「推翻831決定,重啟政改五步曲」。究竟這訴求在憲制上和政治上有甚麼實質意義?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在憲制上、政治上是否可以推翻?有否需要推翻?

 

  眾所周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人民大會的常設機關便是人大常委會。國家憲法第58條規定人大和人大常委會有「行使國家立法權」的職能;國家憲法第67條規定人大常委會行使職權包括:一、監督憲法的實施;二、制定和修改應由人大制定的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

 

  任何國家的每屆議會皆可說是至高無尚。一般而言,議會更有權推翻、廢除,或修改上屆議會的決定。相信人大常委會也不例外。更重要的是,在人大常委會本身制定的政改五步曲下,所有人大常委會的政改決定,均是在特區政府提交政改報告後,因應報告中展示的特區當前情況而作出。例如,我們可以看見2005的人大常委會決定,乃建基於當時特首曾蔭權提出的以增設民選區議員作為政改主幹建議。但05年政改被否決後,09年的人大常委會決定卻並沒有堅持以零五年的人大常委會決定作為政改框架。相反,10年最終獲通過的政改方案事實上亦超越了05年和10年特區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

 

  由此可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是因應特區政府報告和實際情況需要而作出;因此,理論上,若特區政府提出新報告,人大常委會有其憲制上的責任就新報告作出符合當時特區實際情況之決定。這不是會否推翻,或修改的問題,而是會否作出新決定的問題。

 

  人大常委會於去年8月31日所作出的決定雖說是否決了任何真普選方案,但大家可從李飛就該決定的說明看出主要考慮是甚麼。李飛在說明中有這樣的一段話:「回歸17年來,香港社會仍然有少數人對『一國兩制』方針政策缺乏正確認識,不遵守香港《基本法》,不認同中央政府對香港的管治權,在行政長官普選問題上,香港社會存在較大爭議,少數人甚至提出違反《基本法》的主張,公然煽動違法行為。」由此可見,831決定是建基於「少數人」以佔中運動推動中央認為違反《基本法》的「公民提名」提名方法而作出。因此,若特區繼續堅持以「違法行為」爭取「公民提名」,則很難看見人大常委會可被說服就特區政改問題作出新決定。

 

  相反,831政改方案遭否決後,下屆政府無論在憲制上、政治上或社會需要上,均必須提出新一輪政改建議;到時人大常委會亦必須全盤重估特區的政治新形勢,再作新決定。從這角度來看,否決了831政改方案便能直接引至831決定失去憲制實效;因此,確實不需要「推翻」831決定。831決定失去效能後,新一輪政改五步曲亦必然隨著特區政府換屆而因應政治需要重新啟動。由此可見,「推翻831決定,重啟政改五步曲」這口號在泛民主派誓將否決政改方案而言,實在沒有太大的意義。

 

  更值得我們深思的是,「推翻831決定」這口號可被解讀為不接受國家憲制秩序和人大常委會的最高權力職能,以至不接受《基本法》和一國兩制。既然在否決政改方案後,831決定已失去了其政改意義,為何我們要給中央一個否定政制向前走的借口?這對重新建立互信有甚麼幫助?我們的民主派麼時候才懂得政治博弈?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