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8/05/2020

【後疫情時代】數碼人民幣是救市神器?助加強宏觀調控、防堵外匯流失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方展策

    方展策

    少年時,曾研習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可惜學無所成,僥倖畢業。成年後,誤打誤撞進入傳媒圈子,先後在印刷、電子、網絡媒體打滾,略有小成。中年後,修畢資訊科技碩士,眼界漸擴,決意投身初創企業,窺探不同科技領域。近年,積極鑽研數據分析與數碼策略,又涉足 Location Intelligence 開發項目;有時還會抽空執教鞭,既可向他人分享所學,亦可鞭策自己保持終身學習。

    智城物語

  傳聞已久的「數碼人民幣」(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DC/EP)終於登場了!中國人民銀行在2020年4月底正式宣布,5月起在深圳、蘇州、成都、雄安新區試行數碼人民幣。進入後疫情時代,全國百廢待興,為何中國要在這個時間點進行DC/EP的試點測試呢?究竟當中有甚麼玄機呢?

 

雄安新區於2017年4月正式成立,被定位為北京的衛星城市,為擁擠不堪的首都分擔部分功能,包括:醫院、大學、批發市場等,現在更被選為數碼人民幣的4大試點城市之一。(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作為中國的中央銀行,人民銀行早於2014年已針對數碼貨幣展開研究,2016年創立「數字貨幣研究所」,2017與部分商業銀行及相關機構合作研發數碼人民幣DC/EP系統。2020年5月,數碼人民幣走出實驗室,落戶深圳、蘇州、成都,以及北京衛星城市雄安新區推行試點測試;之後更會進駐2022年冬季奧運場地(北京延慶和河北張家口)作進一步測試。

 

  在試點城市蘇州,當地公務員已於4月底完成DC/EP數碼錢包的安裝;由5月開始,公務員五成的交通津貼會改以數碼人民幣方式發放。在另一試點雄安新區,數碼人民幣的應用層面更為廣泛,遍及餐飲與零售的消費場景,參與測試的商戶包括:麥當勞、Starbucks、Subway、凱驪酒店、奧斯卡影城、京東無人超市等。人行指出,今次只屬內部封閉測試,不會對封測環境以外的人民幣發行流通體系、金融市場和社會經濟構成影響。

 

蘇州市是長江三角洲經濟圈北翼最重要的經濟中心,市內的蘇州工業園區更是中國首個數碼城市建設示範區。(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據悉,人行擬在未來3年內,逐步以數碼人民幣替代30%至50%的實體貨幣。人行強調,數碼人民幣等同現金,不計付利息,初期主要應用於小額、高頻率的零售支付場景。所有使用痕迹都會被即時記錄,而且永久保存。此舉雖有助打擊洗黑錢和恐怖分子融資,但個人消費私隱亦會遭到政府監控,日後民眾無論是身處中國境內抑或外地,只要使用數碼人民幣買一罐汽水,政府也可追查到其行蹤。

 

數碼人民幣採用雙層運營機制,中國人民銀行先把數碼貨幣兌換給商業銀行,再由這些銀行兌換給民眾,人行不會直接面對民眾。(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不過,反洗錢和實施監控卻非中國政府的當務之急——防堵外匯流失與加強宏觀調控,可能才是此時此刻要推行數碼人民幣的真正的原因。自中美貿易戰爆發後,中國外匯儲備一直下降:2020年第一季是3.06兆美元(約23.87兆港元),比2019年底少了473億美元(約3,689億港元),創下17個月以來的新低。

 

  3.06兆美元看似金額不少,惟當中既要減去2兆美元(約15.6兆港元)的外債,又要扣除外商隨時可撤走的5,400億美元(約4.21兆港元)直接投資,中國實際能動用的外匯儲備只有5,200億美元左右(約4.06兆港元)。可是,中國每年都要花費逾3,100億美元(約2.42兆港元)從海外採購各式晶片,甚至連糧食、石油和天然氣等也要外國進口,加上巨額的外債利息,致使外匯儲備愈見吃緊。

 

  在疫情衝擊下,歐美經濟活動劇烈收縮,引發一連串砍單潮。以手機產業為例,三星5月訂單削減30%至50%,蘋果(Apple)亦會削單25%。假如今年第二季中國的外銷訂單大幅萎縮,那麼要保住外匯就難上加難了。

 

  現在中國政府祭出數碼人民幣,不但可對資金流向加強監控,還可堵截資金流出。在外匯管制下,中國仍有不少資金通過地下錢莊流出國外。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估計,2019年上半年未列入中國官方記錄的外流資金高達1,312億美(約1.02兆港元)。日後當數碼人民幣全面發行後,每一塊錢的流向和蹤跡均可被記錄下來;即使是地下金融匯款,都可藉由大數據交叉比對查找出來。一旦有人將數碼人民幣兌換成外幣,欲秘密地匯出海外,也會被有關部門提前發現,加以阻截。

 

  中國另一急需解決的內部問題,是緩解疫情導致的經濟低迷。有了數碼人民幣後,中央銀行就多了一個貨幣政策工具可供使用。譬如,政府為了提振國貨內需,可在DC/EP數碼錢包內設置一個「國貨錢包」,內裡的錢僅限於購買中國製產品;又例如,為紓緩豬肉價格飇升所帶來的經濟壓力,可在數碼錢包裡增設一個「豬肉錢包」,限制每人每月採購豬肉的金額,以壓抑需求手段來調控物價。

 

  面對經濟疲弱的大環境,歐洲和日本的中央銀行已把基準利率下調至接近零,甚至是負數,藉此降低人們持有貨幣的意願,更想把錢拿去消費或投資。但是對實體貨幣施加負利率,消費者會索性以物易物,最終使貨幣失去流動性。至於數碼貨幣,因使用起來很方便,就算是負利率,人們都較為願意接受,令貨幣流動性不致完全消失。由是之故,如果中國真的要以負利率來刺激經濟,數碼人民幣將會是更有效的工具。

 

數碼人民幣是以國家信用做背書,具有法定償還性質,是等同人民幣紙鈔的法定貨幣,只要是中國國民就不能拒收。(圖片來源:Pixabay)

 

  可是,當央行利用數碼人民幣來進行宏觀調控,卻可能令數碼貨幣對民眾失去吸引力。以前述的「國貨錢包」為例,若果央行發放100元人民幣至錢包,這對消費者來說可能似購物券多於現金。現金在甚麼地方使用、買甚麼東西都沒有限制,購物券則限定在指定商店使用、或只限於購買某類產品,這種強迫消費的特性,讓購物券真正價值低於同等面額的現金。如此一來,民眾收到這筆錢後,可能會不願花費,或者將之轉換成其他資產,結果令人們盡可能減少使用數碼貨幣。由是觀之,數碼人民幣對中國經濟的實際效益如何,還有待觀望。

 

Read More:【數碼貨幣】為甚麼中國突然加速推動數碼人民幣發展?

Read More:【數碼貨幣】央行數碼貨幣大戰一觸即發,美元霸權地位勢受衝擊!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