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6/06/2020

【遠距教學】後疫情時代下,網上教學是黯然退場,還是借勢崛起?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方展策

    方展策

    少年時,曾研習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可惜學無所成,僥倖畢業。成年後,誤打誤撞進入傳媒圈子,先後在印刷、電子、網絡媒體打滾,略有小成。中年後,修畢資訊科技碩士,眼界漸擴,決意投身初創企業,窺探不同科技領域。近年,積極鑽研數據分析與數碼策略,又涉足 Location Intelligence 開發項目;有時還會抽空執教鞭,既可向他人分享所學,亦可鞭策自己保持終身學習。

    智城物語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全球掀起一波「遠距教學」浪潮。無論是中小學生、大學生,抑或在職進修者,因校舍關閉了,被推進到網上學習的新世界,讓大家都有點措手不及;惟適應過後,不少人開始接受這種新的授課模式。隨著後疫情時代的來臨,各院校紛紛復課,網上教學熱潮會否因此而冷卻下來?還是可以借勢崛起,躋身至教育界的主流地位呢?

 

  自2020年3月起,全球多間大學先後將面授課程度改為網上授課,當中包括:美國哈佛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哥倫比亞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等頂尖學府。可是,今次因應疫情而緊急推行的網上教學,確實是籌備得實在太趕急了,實施幾周後,問題就開始陸續浮現:有大學生抱怨,其學科專業需要實務操作,難以通過網上平台學習相關技能;又有大學生投訴,網上課程無法跟教授作人際互動,又不能使用圖書館等學校設施,因而要求學校退還部分學費。

 

英國劍橋大學因考慮到可能發生第二波疫情,所以決定從2020年9月的新學年起,未來一整年都會在網上課授。(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結果,倫敦大學學院、錫菲大學、耶魯藝術學院、芝加哥藝術學院,以及紐約大學蒂施藝術學院等,都有學生強烈要求校方退還學費的情形出現。由此可見,對大學生來說,網上授課與面授教學的體驗是存在著很大的落差!

 

  早在疫情爆發前,網上教學已存在多年,只是一直被視為教育體系裏的小配角,不被重視;直至近期因疫情停課而大量使用,始受到廣泛關注。2012年,哈佛大學與麻省理工攜手創立非牟利的全球性遠距教育平台edX,提供免費的「網上開放式課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MOOC)」,涵蓋文、理、商、法律、社會科學等多個學科範疇,合共提供逾2,500門網上課程。

 

除了哈佛大學及麻省理工外,edX平台亦有跟香港理大大學在內的140多間院校合作,為2,000多萬名用戶免費提供超過2,500門網上課程。(圖片來源:edX.org 官網)

 

  根據搜尋引擎初創企業Algolia的搜尋趨勢調查報告,教育及網上課程類網站在2020年第一季的流量飆升1,185%,顯示不少人在居家防疫之餘,仍不忘自我進修。事實上,不少人因居家工作,省卻乘車通勤,多了時間參與遠距學習,致使網上課程需求突然暴增,形成更大的商機。

 

  在疫情陰霾下,網上授課沒有受到極大影響,只因知識傳授的需求本質,在於求學者能了解並領悟相關知識,不一定要局限於實體環境內進行;當實體產業活動停擺時,釋放出來大量閒置用戶,遠距教學平台便可從中獲得新用戶和流量增長。

 

  除edX以外,近幾年網上教育市場有愈來愈多玩家進場,較出名的MOOC平台計有Coursera、Hahow、Udemy等,這些都是非接觸式環境要求下的受惠者。以台灣初創公司Hahow為例,近期網站註冊用戶數激增1.5倍,用戶停留時間延長56%,營業額更錄得2倍增長。現時其用戶以18至34歲的上班族為主,最受歡迎的課程種類分別為程式編寫、商業職場技能,以及生活品味美學。

 

Hahow是首創全球首個眾籌型網上課程平台,任何人只要擁有特殊技能與教學熱情,都可通過其募資機制來開辦網上課程。現時平台上有逾400位開課老師,為來自中國、台灣、香港、馬來西亞、日本、美國等地的華人用戶,提供各類實用課程。(圖片來源:Hahow.in 官網)

Udemy是來自美國的網上教學平台,提供逾10萬門課程,包括商業、設計、攝影、編程開發等,以英語授課為主,部分教學影片附有中文字幕。(圖片來源:Udemy.com 官網)

 

  可是,當疫情過後,學校相繼復課,非接觸式授課的剛性需求亦隨之下降,那麼網上教學市場活躍度會否回歸至疫情前的狀況呢?其實,每當有新科技面世時,如果原有產品或服務不至於難以使用,用戶仍會傾向原有習慣而不易改變。以手機支付為例,在大部分發達國家推展較慢的主要原因是,既有金融服務(如信用卡)已非常完善,或者現金使用已很便利和安全(如假鈔問題不嚴重);如此一來,用戶當然偏好既有服務,就不會特別想用手機支付了。

 

  但在講求社交距離的大環境下,很多人被迫在學習或工作場景上作出改變,嘗試採用各式遠距協作方案,如視像會議軟件、虛擬課室平台等,取代人際互動。疫情過後,這些人可能因體會到科技的便利性而繼續使用,進而養成新習慣;即使日後疫情完全消退,他們仍會繼續留在網上平台上課或上班。

 

  加拿大皇家銀行的調查顯示,自3月起當地已有逾200萬名大專生及大學生在網上平台上課,當中有54萬名學生順利完成遠距課程。該銀行的調查人員認為,當地學生已接受這種新的學習模式,可能成為日後教育的新常態,建議各院校增加對網上教學的投資。

 

  近日,部分歐美大學已表態支持這種新教學模式。英國劍橋大學宣布,整個2020至2021年的新學年都會在網上平台上課。牛津大學、愛丁堡大學亦計劃,新學年的部分課程會改用網上授課方式。美國加州州立大學系統轄下20多家學校亦已決定,下學期全部採用網上教學。在大學的帶頭作用下,網上課程的認受性可望獲得提升,這將會成為MOOC平台的未來增長動力。

 

  儘管如此,面授課程的人性化教學和實務操作經驗傳授,絕非網上教學可以取代的。由是觀之,網上課程和實體課程應是相輔相成,而不是互相取代,將兩者結合起來的混合式學習模式(一部分透過網上平台學習、一部分在實體地點上課),可能才是未來最合適的發展趨勢。

 

在後疫情時代,香港也有教育機構順應網上教學潮流,針對在職進職者開辦數碼營銷網上課程。(圖片來源:Fevaworks.com官網)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