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31/08/2020

【CBDC試驗】日韓央行數碼貨幣競賽爆發!數碼日圓與韓圜形勢大剖析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方展策

    方展策

    少年時,曾研習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可惜學無所成,僥倖畢業。成年後,誤打誤撞進入傳媒圈子,先後在印刷、電子、網絡媒體打滾,略有小成。中年後,修畢資訊科技碩士,眼界漸擴,決意投身初創企業,窺探不同科技領域。近年,積極鑽研數據分析與數碼策略,又涉足 Location Intelligence 開發項目;有時還會抽空執教鞭,既可向他人分享所學,亦可鞭策自己保持終身學習。

    智城物語

Photo: 圖片由作者提供

  隨著中國積極推進數碼人民幣計劃,鄰近亞洲國家亦已相繼投入央行數碼貨幣(CBDC)領域,當中以韓國跑得最前,今年4月已啟動CBDC試點計劃;甚至連一直熱愛現金的日本,也於7月宣布正式展開CBDC試驗,看來央行數碼貨幣競賽已在亞洲全面爆發!

 

  日、韓兩國政府均積極推動CBDC發展,但有趣的是兩地國民對數碼貨幣的接受程度卻是各走極端。自2017年起,韓國社會就掀起一股數碼貨幣投資熱潮,無論是上班族、家庭主婦,抑或未成年學生,紛紛投入買賣;高峰時期,全國三分之一上班族都有參與數碼貨幣投資。在全國一窩蜂投資數碼貨幣的氛圍下,不法之徒遂有機可乘,以致交易詐騙、網上洗錢、黑客入侵等問題叢生。

 

  正因如此,韓國中央銀行在推展CBDC項目時,特別注重對CBDC監管法例的研究。2020年4月7日,韓國央行宣布啟動一項為期22個月的CBDC先導計劃,直至2021年12月前,將對CBDC的開發設計、運作流程、法規要求等,進行全面規劃和評估,務求從技術與法律層面審視發行這類貨幣的可行性。不過,韓央銀行強調,因為韓國市場仍存有現金需求,所以暫無計劃發行CBDC,但會持續進行相關研究,以應對國內外市場的形勢變化。

 

  其實,韓國央行已於3月先行對CBDC的理論部分展開研究。按照計劃,央行在4至8月期間進行CBDC技術層面的界定;9至12月將會分析CBDC的業務流程;踏入2021年,便會執行為期12個月的CBDC系統建設與測試。

 

  2020年6月9日,韓國央行發表中長期發展策略「BOK 2030」,制定未來十年發展大計,當中提及會積極研究發行CBDC的相關技術與法律事宜;期間又會密切留意其他國家在央行數碼貨幣上的發展趨勢,如有必要的話,不排除在國內落實部署CBDC。

 

  2020年6月15日,韓國央行宣布,成立CBDC法律諮詢小組,成員包括:3名法學教授、2名專攻金融科技的律師,以及一位來自央行的法規專家,以協助審查與釐清未來發行這類貨幣相關的法律問題。由是觀之,韓國確是比其他國家更加重視CBDC法規的確立。

 

韓國國會於2020年3月通過《特定財務資訊的報告與使用法案》的修訂,要求國內所有加密貨幣交易平台與電子錢包廠商,必須符合相關的「財務報告要求」,包括要有一家韓國註冊銀行作「實名驗證」的夥伴,並定期遞交交易及運作報告。這被視為全球首部賦予加密貨幣合法地位的法案。(圖片來源:Pixabay.com)

韓國央行於2020年6月發表的中長期發展策略「BOK 2030」,積極推進數碼創新,除央行數碼貨幣外,還會深入研究區塊鏈、AI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智慧科技,並會建構數碼基礎設施,目標在2022年創建全新的經濟統計系統(New Ecos)。(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日本社會情況卻跟韓國恰好相反,民眾十分喜歡使用現金,使得政府發展數碼貨幣要分外謹慎。日本的現金流通量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20%左右,可說是全球最多現金流通的國家之一。在日常交易中,現金佔去82%的交易額,比例遠高於中國(40%)與韓國(11%)。

 

  可是,新冠肺炎的爆發卻成為日本發展數碼貨幣的契機。在減少外出、保持社交距離的社會環境下,日本民眾開始少用現金,改用數碼支付。根據日本金融科技協會的調查,逾半消費使用無現金支付的民眾在2020年1月僅得23%,及至4月已增加至33%。當日本現金使用率下降,這被官方解讀為民眾開始接受數碼貨幣的訊號。

 

  事實上,日本政府有感於數碼人民幣的潛在威脅,早已有意發展自家的央行數碼貨幣。2020年1月,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坦言,日本主要是以美元結算交易,假如數碼人民幣在國際結算層面流行起來,將會對日本造成非常嚴重的問題。首相安倍晉三亦表示,政界對數碼貨幣的關注度與日俱增,政府將與日本中央銀行攜手研究數碼日圓。

 

日本央行指出,CBDC要具備「數碼韌性」(Resilience),意指在地震天災或斷網等極端狀況下,CBDC都必需能維持運作,確保民眾可以全天候、無障礙地進行支付交易。(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日本在數碼支付領域的發展一向滯後,多年來支付佔比只有20%左右,遠遠落後於主要國家的40%至60%使用率。以東京為例,大部分食肆和酒吧只接受現金交易。(圖片來源:Pixabay.com)

 

  隨後,日本跟歐洲、英國、瑞典、瑞士、加拿大五大央行,以及國際清算銀行(BIS),於1月21日聯合宣布,成立一個全新組織來共同研究發行CBDC的可能性。

 

  2020年2月,日本三大金融監管機構:財務省、金融廳、央行,開始合作研究央行數碼貨幣。至此,日本政府在國內外均已開展CBDC的研究項目。

 

  或許看到韓國CBDC布局於6月初步成形,再加上日本社會釋出接受數碼貨幣的訊號,日本政府隨即在7月份連環出招,加快央行數碼貨幣的發展步伐。2020年7月2日,日本央行宣布,正式展開CBDC試驗計劃,從技術角度探索數碼日圓的可行性。

 

  2020年7月中旬,日本政府在內閣會議上通過,將央行數碼貨幣納入經濟及財政振興計劃「骨太方針」(Honebuto Policy)之中,列明日本將會在CBDC議題上跟其他國家合作。這等於向國內外宣示,數碼貨幣發展已成日本國策!

 

  2020年7月20日,日本央行公布,新設立了「數碼貨幣組」,負責跟進央行至今在CBDC方面的研究進展,包括自1月以來跟其他國家央行進行的共同研究。

 

  2020年7月31日,日本央行任命其首席經濟學家神山一成出任決濟機構局長,負責監督CBDC的研究進程。新冠疫情期間,神山一成率先採用大數據去分析日本經濟,協助央行追蹤和洞察疫情對日本經濟的影響。因此,外界普遍認為,神山一成的任命顯示央行對未來發行CBDC已轉持開放態度。

 

  相比起韓國國民過於熱衷投資數碼貨幣,令韓國政府在規劃CBDC項目時,不得不偏重監管法規,日本政府要面對的反而是推廣數碼貨幣的阻力。即使疫情令數碼支付的使用比例上升,但原來日本還有很多人是沒有智能手機!根據市調機構Newzoo的資料,2019年日本全國仍有43%人口是未曾使用智能手機,當中以老人家與小孩子為主。在智能手機滲透率如此偏低的情況下,假如日後政府要推動CBDC的普及化,確是困難重重。

 

市調機構Newzoo發表的《2019年全球移動市場報告》指出,日本的智能手機滲透率只得57.2%,遠遠低於韓國的水平(70.4%)。(圖片來源:Pixabay.com)

 

  儘管短期內未必可以看到數碼日圓的出現,惟日本政府近期的各項舉措,在在顯示出這個熱愛現金的國家,正逐步邁向央行數碼貨幣的殿堂。至於韓國,2020年3月已通過加密貨幣管制法案,預計2021年3月正式上路,可見韓國政府已從法律層面對CBDC作出超前部署。由是觀之,除數碼人民幣外,數碼韓圜亦是亞洲區內值得關注的央行數碼貨幣。

 

Read More:【數碼貨幣】數碼美元試驗計劃始動!全球央行數碼貨幣爭霸揭開戰幔

Read More:【後疫情時代】全球現金使用減少,央行加速發展數碼貨幣,無現金社會即將到來?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先到先得】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可獲贈咖啡禮券!►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