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7/04/2021

《黑寡婦》、《神奇女俠》登陸串流平台!戲院獨家首映優勢盡失,會步向衰亡嗎?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方展策

    方展策

    少年時,曾研習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可惜學無所成,僥倖畢業。成年後,誤打誤撞進入傳媒圈子,先後在印刷、電子、網絡媒體打滾,略有小成。中年後,修畢資訊科技碩士,眼界漸擴,決意投身初創企業,窺探不同科技領域。近年,積極鑽研數據分析與數碼策略,又涉足 Location Intelligence 開發項目;有時還會抽空執教鞭,既可向他人分享所學,亦可鞭策自己保持終身學習。

    智城物語

Photo: 圖片由作者提供

  以往,戲院是電影公司收攏第一波資金的主要渠道:新片先在戲院首映,獨佔一段時間後才會放到串流平台上播放與發行影碟,以獲取第二、第三波的資金。但新冠疫情突然降臨卻打亂了此常規:大部分電影院暫停開放,電影公司無法收攏足夠資金,遂索性將首輪電影放到串流平台上映,打破了電影業與電影院之間的慣常放映協定。如此一來,電影院會否漸漸淡出歷史舞台,最終被串流平台完全取代呢?

 

《神奇女俠1984》打破窗口期

 

  原定於2020年6月上映的《神奇女俠1984》(Wonder Woman 1984),因受疫情影響而多番延期,最終作為發行商的華納兄弟(Warner Bros)宣布,該片定於同年12月25日聖誕節在美國戲院與旗下串流影視平台HBO Max同步首映一個月。換言之,觀眾不用跑到電影院,只要安坐家便可在手機、電腦,或電視上直接觀看《神奇女俠1984》。

 

  華納沒有就此收手,隨後反而宣布要把2021年上映的17部電影,統統放到HBO Max與戲院同步首映,當中包括科幻怪獸電影《哥斯拉大戰金剛》(Godzilla vs. Kong)、經典科幻動作片《22世紀殺人網絡4》(The Matrix 4)、史詩式科幻電影《沙丘》(Dune)等重量級大片,並預定於播出一個月後下架;當DVD與藍光影碟發行後,電影便會再次回歸到串流平台。

 

  儘管以上安排僅限於2021年上映的華納電影,適用範圍也只限於美國市場,但這樣已對電影院商帶來極大衝擊。一直以來,各大型連鎖戲院跟電影公司之間簽訂了電影窗口期(Movie Release Windows)協定:電影院作為電影首映的渠道,會在某一段時間享有獨家放映權。以AMC和Cinemark跟電影公司的協定為例,電影要先在戲院首映3個星期後,始能在串流平台上播出。

 

《神奇女俠1984》被視為打破電影窗口期的第一槍,華納兄弟接著會安排《沙丘》、《廿二世紀殺人網絡4》等重量級電影,在戲院與HBO Max同步上映。(圖片來源:Warner Bros.官網)

近期大熱電影《哥斯拉大戰金剛》也是採用戲院與HBO Max同步發行模式,結果首周國際票房達到1.2億美元(約9.36億港元),擊敗2020年疫情期間上映的《天能》,創下了全球疫情後的票房記錄。(圖片來源:翻攝HBO Max官網)

 

《天能》票房遜預期成導火線

 

  以往亦曾發生電影在網上首映的例子,惟大都是單一個案,未至於將十多齣大作的窗口期一次過取消。華納兄弟此次發表的聲明,意味者電影院已開始失去獨家首映的優勢,結果全球最大電影院營運商AMC股價下滑16%,美國第二大連鎖戲院Cinemark亦大跌22%。

 

  為甚麼華納兄弟要作出這破天荒之舉?歸根究柢,這可能與華納在疫情期間推出的大作《天能》(TENET),票房收入不如預期有很大關係。根據Box Office的資料,《天能》全球票房為3.63億美元(約28.3億港元)。可是,該片製作費已高達2億美元(約15.6億港元),估計後續的營銷活動更將整體成本推高至3億至3.5億美元(約27.3億港元)左右。

 

  有業界分析師估計,《天能》總票房要有4億美元(約31.2億港元)始能達到收支平衡,接近華納估算5,000萬美元(約3.9億港元)的虧損金額。

 

路蘭作品《天能》是2020年疫情期間在戲院上映的罕見大片,全球票房只有3.63億美元;反觀路蘭2013年的作品《潛行兇間》(Inception),票房就高達8.4億美元(約65.5億港元)。(圖片來源:Warner Bros.官網)

在疫情衝擊下,AMC的2020年營收為12.42億美元(約96.88億港元),同比大降77.29%。當華納與迪士尼相繼把新片放到串流平台同步首映,AMC在2021年的營收表現未許樂觀。(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神奇女俠》助HBO Max吸客

 

  當疫情期間試水溫之作《天能》虧損而回,再加上全球疫情不明朗,電影院未知幾時可全面復業,於是華納下定決心,乾脆把2021年的電影大作全都放到HBO Max首映。此舉既可獲取訂閱收入,又可壯大自家的串流平台,跟Netflix和Disney+兩大勁敵一爭長短。

 

  及至2020年第三季,HBO Max的總訂戶數為2,870萬,但有很大部分是透過AT&T電訊服務綁約和內建於HBO有線電視套餐組合而獲取,所以真正有啟動HBO Max服務的活躍用戶只有1,270萬,連總訂戶數的一半也沒有。這樣的表現不但遠遜於Disney+(同期訂戶數為6,050萬),更難望Netflix(同期訂戶數為1.9億)的項背。

 

  縱然HBO Max的14.99美元(約116.9港元)月費比美國戲院票價略貴一點,但有《神奇女俠1984》這樣的矚目新片作招徠,真的吸引到不少新用戶訂閱。華納母公司AT&T表示,該片讓HBO Max第4季的活躍訂戶數大增至1,720萬。同時,串流平台訂閱收入不像電影票房般要跟戲院分帳,所有利潤盡歸入華納的口袋中,難怪華納在完全未告知導演、演員、製片公司的情況下,便突然宣布將17部大片放到HBO Max上映。

 

荷里活電影人群起指責華納

 

  華納此舉明顯惹怒了不少荷里活電影人。《天能》導演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表示,不能理解華納的做法,更直言HBO Max是「最爛的串流平台」。《沙丘》導演Denis Villeneuve指出,串流平台無法維持現有電影產業生態,好像《沙丘》般的大片在HBO Max首輪上映,可能會對戲院業造成深遠的負面影響。AMC執行長亞當.艾倫(Adam Aron)對此更深感不滿,認為華納透過犧牲電影製作人與合作夥伴的利益來供養HBO Max。

 

  然而,也有部分荷里活電影人不介意跟串流平台合作。2019年,著名導演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與Netflix合作推出《愛爾蘭人》(The Irishman)。該片的製作費高達1.59億美元(約12.4億港元),但作為一部片長逾3小時、題材偏向小眾的史詩式黑幫電影,放在電影院上映未必能夠回本,所以未能獲得荷里活電影界的投資。

 

  相比起來,Netflix在考慮投資開拍電影時,無需考量單一電影的短期票房收入,而是希望藉由像《愛爾蘭人》般的大片來吸引新用戶訂閱該平台,追求長期獲利。因此,史高西斯最終只能找上Netflix投資開拍《愛爾蘭人》。

 

史高西斯跟Netflix合作推出的電影《愛爾蘭人》,獲得2019年紐約影評人協會最佳影片與最佳男配角獎項。當電影製作人在串流平台上嘗到合作甜頭,日後未必願意回歸到戲院首映的發行模式。(圖片來源:翻攝Netflix官網)

 

迪士尼握窗口期最終話語權

 

  華納現已擺明車馬,不惜要得罪天下人,也要打破窗口期的行規。只不過,華納一家公司這麼做,也未必可以改寫遊戲規則。事實上,在荷里活電影界中,華納頂多是老二,行規變動絕非由該公司說了算。

 

  誰才是荷里活的真正龍頭老大呢?答案是迪士尼(Disney)。2019年,美國電影票房收入為113億美元(約881.4億港元),華納僅佔13.8%的比重;至於迪士尼,本身票房已佔去全美電影市場33%,再加上早前收購的21世紀霍士(Twenty-First Century Fox),所佔份額更直逼40%,故此迪士尼是握有窗口期話語權的最關鍵者。

 

  早於2020年9月,迪士尼已作出嘗試,把《花木蘭》(Mulan)放到旗下串流平台Disney+上播出,惟訂戶要額外繳付29.99美元(約233.9港元)才可觀看。由此可見,迪士尼為免得罪電影院線,刻意將串流收費定在戲院票價的2倍以上,不至於完全破壞窗口期的遊戲規則。

 

多次受疫情影響延遲上映的《花木蘭》,最終迪士尼決定直接放到Disney+上播映,此為迪士尼首次嘗試Disney+獨家上映的發行模式。(圖片來源:Disney+官網)

 

《黑寡婦》串流上架衝擊戲院

 

  不過,隨著Disney+的訂戶增長速度遠勝預期,迪士尼亦決定押注於串流業務。迪士尼於2021年3月底宣布,把原定於同年5月上映的《復仇者聯盟》系列電影《黑寡婦》(Black Widow),延後到7月9日推出,並會在戲院與Disney+同步上映。彼思(Pixar)年度動畫電影大作《盛夏友晴天》(Luca)更會跳過戲院,6月18日直接在Disney+上架。迪士尼強調,不會像華納般採用極端的發行策略,而是會嘗試不同的發行模式,包括:戲院首映、戲院與Disney+同步、Disney+獨家首映。

 

  自2021年3月中起,美國電影院已逐步重新開放,5至6月正是需要大片救市的關鍵時刻,《黑寡婦》已被視為「戲院救星」,惟現在「救星」卻跑掉了,對電影院商來說絕對是一記打擊;同時,這更意味著戲院作為新片上映唯一「窗口」的優勢正式步向崩潰!

 

彼思動畫電影《盛夏友晴天》無緣在戲院上映,只會在Disney+上以不需額外付費的方式放映。(圖片來源:Pixar官網)

《黑寡婦》將會在戲院與Disney+同步首映,想觀看該影片的訂戶需額外付費29.99美元(約234港元)。(圖片來源:Marvel官網)

 

  新冠疫情的出現,為串流影視平台培養出用戶網上訂閱看片的習慣。全球消費者用一整年的時間,習慣了串流媒體帶來的高質內容與方便性後,當中可能有不少人無法「返轉頭」:再也不願舟車勞頓專程跑到戲院,觀看一齣可在手機或電腦上看得到的電影。

 

  那麼,電影院會否從此消失呢?畢竟,戲院還是擁有無可取代的觀影體驗——電影院是唯一一個在昏暗環境下讓人集體地獨自觀影的公共空間,在這裏沒有停止或快速播放鍵,也沒有突然跳出的視窗信息打擾你,閣下只需沉醉於電影世界中就好了。此外,戲院更是一個社交活動場所:跟朋友去戲院看電影,散場後一起討論劇情,一向是大家的日常社交活動之一。這些獨特的體驗會驅使民眾選擇繼續支持電影院,讓它不會受串流平台的衝擊而消亡,兩者共存或許才是今後常態。

 

Read More:

【串流大戰】Netflix全球訂戶衝破2億!Disney+挾Marvel獨家內容搶做龍頭!誰勝誰負?

【後疫情時代】網上演唱會商機大爆發!善用AR、3D圖像技術加強音樂娛樂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精選文章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