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8/05/2020

歐洲足協急於復賽;只管利益罔顧人命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主教練

    主教練

    教書時執教足球隊,亦奪得過全港冠軍。最大樂趣,是今天仍可在綠茵球場上奔跑和夜半起床看歐聯。

     

    過去兩屆世界盃,均凖確預測8強至冠軍誰屬。作者擅長以教練角度、數字管理和戰術運用去分析比賽,揚棄球迷的主觀臆測和情感因素。

    足球俱樂部

Photo: 圖片由作者提供

  「歐洲足協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只是同一類人」,此話出自荷蘭名將、現時擔任阿積士足球總監奧華馬斯。他批評歐洲足協急於要歐洲足球聯賽復賽,就如特朗普急於要美國復工一樣,只是為了滿足自己權力慾望,罔顧大眾生死。

 

  其實,歐洲在處理今次的疫情上,大至政府抗疫,小至足球比賽規劃,都混亂不堪;而背後離不開一個因素——經濟利益。

 

  從肺炎在歐洲開始出現,不少歐洲政府抗拒居家安排,全因不希望影響經濟活動,但最終在確診和死亡數字急升下,別無選擇,惟有實行封城安排。

 

  歐洲足協做法同樣惹來批評,自3月肺炎蔓延,不少聯賽被迫停擺。在疫情加劇下,歐洲足協竟然在3月尾發出一個建議的復賽方案,希望各地聯賽在6月復賽,8月完成,以遷就歐聯和歐霸可以順利完成。

 

歐洲足協復賽方案明顯沒有考慮過升班降班等基本問題,但當時歐洲足協主席施費連卻用近乎恐嚇的方式要求其他聯賽(例如已經宣布腰斬的比甲同荷甲)跟隨安排。這種大石砸死蟹的方式處理問題,又怎會有人認同呢?(圖片由作者提供)

 

  明明疫情在持續蔓延,為何歐洲足協卻急不及待要將比賽完成?

 

  背後原因不用多講,全因為龐大的利益,包括全球電視轉播費、贊助費、門票收益,甚至周邊產品等等,都牽涉巨大的經濟效益。如果落實腰斬,等於將這幾個月的轉播費放棄,同時有機會要退還贊助費等等。

 

  這些情況絕非歐洲足協可以承受,更重要是萬一大部分歐洲聯賽腰斬,甚至歐聯和歐霸都要終止的話,歐洲足協將要面對巨大損失。

 

  這就解釋了為何5大聯賽的足協,從一開始就沒有明確表示會終止聯賽,而是希望buy time,等疫情稍微紓緩就復賽,不至於讓經濟利益收到衝擊。

 

  但結果在歐洲足協的復賽安排公布後,疫情出現更嚴重爆發,比利時聯賽率先宣布腰斬,其後荷蘭足協因應荷蘭政府延長限聚安排至9月,亦宣布腰斬今季聯賽,至最近法國聯賽也宣布結束。

 

歐洲足協最初的復賽指引中強調,希望所有國家的聯賽在6月30日前完成,如果未經批准而將聯賽腰斬(例如比甲和荷甲),將會被罰取消下季的歐洲賽參賽資格。這種近乎是威脅的手法,和特朗普的抗疫無方卻又無賴的性格如出一轍,怎能怪不少球員和名宿都站出來駁斥歐洲足協是草菅人命。(圖片由作者提供)

 

  歐洲足協最錯的,有兩點,其一,是到底經濟效益要緊?還是公眾健康要緊?歐洲足協的決定就猶如歐洲政府的一個縮影,只希望不影響經濟,漠視公眾安全,甚至不根據科學來決定是否重啟聯賽,置大眾安全於險境。

 

  其二,沒有Plan B。一直拖延沒有決定,萬一真的要腰斬賽季,如何計分?歐聯席位如何決定?用cut off的排名?還是積分?如果用所謂的積分來判斷歐聯席位,是否公平?這些都需要考慮。更重要的一點,如果真的成功復賽,萬一中途疫情重新爆發,到底是腰斬,還是繼續暫停?種種情況,都沒有後備方案,這怎能讓人安心復賽?

 

德甲原希望6月初回復賽事,但就在回復操練的幾天後,先後出現共13名德甲及德乙球員確診的個案,那麼,到底是否繼續復賽?還是再度終止?德國足協為何不是有全盤計劃才恢復比賽?證明這些管理層只是在意經濟利益,並非球員和球迷的健康。(圖片由作者提供)

 

  疫情的衝擊令歐洲的政經體制暴露出弱點,而歐洲足協也是其中一個備受批評的組織。

 

  當這種只懂保護利益,甚至只知道保護豪門利益的思維一直存在,各地的足協都只會冥頑不靈;一日不改革,這種維護既得利益者的制度都只會是阻礙足球發展的絆腳石。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