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5/05/2020

傲慢態度應對疫情,自大歐洲害死足球!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主教練

    主教練

    教書時執教足球隊,亦奪得過全港冠軍。最大樂趣,是今天仍可在綠茵球場上奔跑和夜半起床看歐聯。

     

    過去兩屆世界盃,均凖確預測8強至冠軍誰屬。作者擅長以教練角度、數字管理和戰術運用去分析比賽,揚棄球迷的主觀臆測和情感因素。

    足球俱樂部

 

  一場疫情就有如照妖鏡一樣,令曾經被視為領導全球的歐洲,徹底由天堂跌入凡間。

 

  不論是政治上,還是足球發展上,歐洲都曾經是各地的模仿對象。自由民主思想的發源地、文化藝術音樂的集中點、科技進步、福利主義、社會制度,乃至足球發展,歐洲都曾經就處於領先世界的水平。但是,今天的歐洲,面對肺炎疫情,處處顯得手足無措,而且處理技巧拙劣,甚至可以用失敗來形容。

 

  歐洲從來都是富庶和繁榮的象徵,卻變質成只求利益,忘卻了對人民的承擔。歐洲足球就如同整個歐洲政府的縮影,在處理新冠肺炎爆發的問題上,處處顯得既無原則,又無章法。

 

 

(圖片由作者提供)

不少歐洲球員對復賽持不同意見,例如西甲希望6月12日重開,但巴塞中堅碧基就不同意太早復賽;相反,皇馬隊長拉莫斯就希望盡早重開,因為全國球迷急需精神寄託。但到底是人命重要,還是精神寄託重要?復賽的風險有多大?歐洲人不得不好好思考。

 

  在疫情爆發初期,各地足協都不願意暫停聯賽,最多只是希望閉門作賽,甚至願意冒險要比賽繼續。這就等於歐洲各地政府初期不願意暫停經濟活動,任由市民繼續外出,暴露在肺炎蔓延的危險當中,極不負責任,更沒有危機意思。

 

  等到歐洲各地終於落實居家令,各大聯賽的足協卻沒有為最壞的情況做好打算,一味拖延,就是希望等待疫情早點消退,因為背後的商業利益實在太大了,讓歐洲人連基本的生命安危都不顧,只看到金錢。

 

(圖片由作者提供)

西甲和德甲已經草擬復賽的時間,但卻沒有定出如果再度爆發疫情會如何處理。萬一要再度暫定,到底是繼續等,還是腰斬,完全沒有plan B?如今西甲和西乙又再有5人確診,西甲主席仍希望可如期重開,實在是罔顧球員的安危。

 

  好不容易疫情稍為紓緩下,不同的聯賽就立刻醞釀重開。但疫情未見完全消退,很大機會再有第二波,歐洲足協卻沒有全盤計劃,如果最終被迫腰斬,歐聯席位到底怎樣計分?是腰斬的分數?抑或用所謂的系數積分計算?至今未有定案,而且兩種方法都有爭議性。

 

  歐洲足協不但沒法提出解決方案,只是不停敦促各地聯賽做好復賽的準備。

 

  為何歐洲在一場疫情危機下,從人人稱羨的天堂,跌入連大眾性命的難保的混沌之地?

 

  歐洲人自大,自以為是,只看到利益,成為他們最終失去世界話語權的轉捩點。

 

  德法意西四國,甚至英國,都曾經是領導全球的國家,但面對疫情,政府和足總都是議而不決,甚至部分打算採取無為而治,希望疫情減退。如果這種情況出現在香港,甚至中國,早已被鬧至體無完膚,但這種血淋淋的教訓卻出現在號稱發達國家的歐洲,實在讓人汗顏。

 

(圖片由作者提供)

比甲和荷甲是最先宣布腰斬聯賽的歐洲國家。她們兩國從來不是主流聲音,也沒有德法西意的影響力,更不是商業至上的國家。面對疫情,荷蘭政府也宣布延長居家令至9月,沒有和其他鄰國一樣急於重啟經濟。這是她們至今能控制疫情的關鍵。

 

  面對天災,大眾曾經覺得歐美會是領導全球抗疫的龍頭,殊不知,她們卻成為表現最差的小丑。面對危機,歐洲從曾經世界的領袖,走到今天的落魄過客,只能怪自己的自大和傲慢,追逐金錢的態度終將害苦自己。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