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30/08/2019

【成長枷鎖】機械式的道歉,是他們取得溫暖與關注的唯一途徑?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若芊

    梁若芊

    臨床心理學家。臨床心理學碩士及博士、香港心理學會院士。事業的第一個十年在香港懲教署及加拿大的聯邦監獄任職臨床心理學家。第二個十年在青山醫院門診部工作及推動社區心理健康教育。第三個十年在大學裏主理輔導和心理培育之責。

    曾任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主席,參與領導蘭桂坊事件、八仙嶺山火、嘉利大廈沖天火災,及參與南亞海嘯和四川地震等義務社區災難心理服務。現為亞洲創傷心理研究學會副會長。

    九十年代和千禧千代初曾經活躍於跨媒體心理健康教育。出版著作及專業興趣包括抑鬱症、心理困擾、愛情心理、災難創傷心理、多元化融合社會等。

    本欄逢周四更新

    心理攻防戰

  人類有很多不同的行為模式,上期談及「永不言錯」的人,今期筆者想談談「不斷認錯」的人。

 

  他們大多數都會給人一個客客氣氣,謙謙君子的印象。在要求別人幫忙時會帶著歉意,在做錯事時必定樂於認錯,但當某人是以「對不起,sorry」作連接詞,在說話中不斷出現之時,就有點怪怪的。也有一些人就算不是不斷認錯,也會是在事不關己,不是你的錯時,急不及待地認錯。

 

  從性格成長看來,他們可能是家庭中不受歡迎的一員,是兄弟姊妹中最不得父母喜愛的那一個。有些父母把自己的運滯逆境歸咎在孩子的命理上,視他們為帶來噩運的人。有些則因為努力想追個兒子(或女兒),但這次竟是大失所望。這個孩子很大機會是在忽略和抗拒中成長。

 

  所以他們內化了不少自責,很容易相信是自己做錯事,為大家帶來不便,歉疚便油然而生。也有一些是長期向父母道歉,為了兄弟姊妹的頑皮行為而「食死貓」,所以他們的道歉是用來賺取父母片刻的關注和接納,兄弟姊妹的友善和喜愛的。

 

  要拆解這些成長枷鎖,首先是要讓他們留意到自己的行為模式,朋友往往是最適當的探熱針,把觀察到的現象向他們反映。因為你是他的朋友,是選擇和他交往的人,所以他們應該會聽你的看法,也會相信你是善意的提醒。

 

  跟著他們便要審視自己的成長經歷,這可能是要在輔導的安全環境下進行。拆掉重建,是應該在有充分安全保護的情況下進行的。

 

  要改變的並不是道歉行為,而是那種彷似隨機道歉的行為。他們要學習先審視後道歉,先分析事件的權責,看清是否自己的錯誤和所佔的責任,然後才作出適當程度的道歉。把理性客觀分析放進自我審視,而不再是本能地條件反射式道歉。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