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4/08/2020

【疫境聯繫】愛在社交隔離時,人與人更親近,還是更疏離?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若芊

    梁若芊

    臨床心理學家。臨床心理學碩士及博士、香港心理學會院士。事業的第一個十年在香港懲教署及加拿大的聯邦監獄任職臨床心理學家。第二個十年在青山醫院門診部工作及推動社區心理健康教育。第三個十年在大學裏主理輔導和心理培育之責。

    曾任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主席,參與領導蘭桂坊事件、八仙嶺山火、嘉利大廈沖天火災,及參與南亞海嘯和四川地震等義務社區災難心理服務。現為亞洲創傷心理研究學會副會長。

    九十年代和千禧千代初曾經活躍於跨媒體心理健康教育。出版著作及專業興趣包括抑鬱症、心理困擾、愛情心理、災難創傷心理、多元化融合社會等。

    本欄逢周四更新

    心理攻防戰

  大家都逼於無奈地要保持社交隔離,朋友們很久也沒有見面,工作會議全部都是網上活動,學生上課和課外活動都是「聯網」學習。

 

  有人說:「世界某間大學決定要學生們六人一組,所有活動都只可以是維持在這六個人之間,這樣要不是一齊健康就是一齊感染。」

 

  旁觀者口沒遮攔說:「嘩,好一個dating game ,撮合拍拖啊!」

 

  坊間調查說:「疫情對人際關係產生了微妙變化。第一,分散各地各有各忙的親友們,增加了思念,增加了互相問候,互報平安。第二,好朋友就是在這情況下,你仍然不畏懼,互相保護地偶爾見面。第三,戀人們就不斷以視像通話和文字交流,把感情和生活點滴以言語表達出來,溝通也增進不少。」

 

  回想2003年沙士的時期,視像通話並不普遍,也沒有全民使用文字短訊的習慣,電郵電話問候又怎樣及得上視像的直接和適時。

 

  不過有人又說:「疫情令有些人被忽略啊,例如那些不懂上網的長者,或負擔不起太高的上網費用的人等。」

 

  大家可又知道社會服務機構和我們的年青學生在這方面的貢獻呢?學生在機構的配對下,有一群專責定期打電話給獨居長者,問候他們,談談天,或者耐心地教他們一些很簡單的上網資訊。另外一些機構和學生又試圖找贊助人或機構,提供上網費用優惠,或找出附近的免費上網地點,讓大家都可以增進聯繫。

 

  也許人間有愛是在逆境中才展現出來,也許人類的適應力是在面對挑戰環境下就會自動調節的了。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精明外匯買賣三招「睇圖-比較匯率-預設提示」iOS / Android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