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4/08/2020

【全民檢測】深喉唾液原來等於「放飛劍」?準確度媲美鼻咽和咽喉拭子?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Text: 特約撰稿人姜素婷

  自從政府於上星期五(7日)宣布正籌備全民新型冠狀病毒檢測(「普及社區檢測」)後,社會便開始討論該用甚麼方法採集樣本:是港人已經非常受落的深喉唾液?還是傳統的鼻咽拭子或咽喉拭子?

 

  身兼政府抗疫顧問的香港中文大學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翌日在香港電台的節目中提到,長者採用深喉唾液法較佳,該法其實就是「放飛劍」。這三個字香港人應該都聽聞過,那是一種上年紀的大朋友比較擅長的吐痰法——先把鼻腔的分泌物大力吸索,移到喉頭,然後用力連同喉嚨的痰液一併「咳」出來。年輕一輩自小受「隨地吐痰得人憎」的教育,早已「喪失」此技能。誰知道,在COVID-19的疫情下,「放飛劍」變成取得樣本化驗以控制疫情的方法。

 

  若你看了香港科學院6月30日的網上研討會另一位政府抗疫顧問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的講解,便知道這個方法經過驗證,準確度媲美醫學界傳統上所採用的鼻咽拭子或咽喉拭子。

 

  以深喉唾液作檢測樣本的背後,原來有其原理。袁國勇解釋,基於人們晚上睡覺時平躺,鼻咽分泌物會落到咽喉,而氣管及支氣管的分泌物,也會藉它們之上的極幼細纖毛的擺動,被推送到喉頭附近。只要大清早起床時,暫且不刷牙不漱口不喝水不進食,盡力地「咔吐」5至10次,把這些喉頭分泌物吐到樣本瓶中,便得出一個很好的深喉唾液樣本供檢測。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在他的facebook專頁有一張附圖,便說明得很清楚了。何栢良還為菲律賓籍家傭製作一條如何採集深喉唾液的影片「Kruuua得好,驗得到 (菲律賓話 Tagalog)」,由一位菲傭姐姐示範,方便他們學習。

 

  袁國勇在上述網上研討會也提到,採集深喉唾液有其他好處,因為它可以由提供樣本的人自己做,不像採集鼻咽拭子或咽喉拭子那般,大多需要醫護人員進行。為了避免那些接受檢測人士在樣本採集過程中所打的噴嚏或咳嗽感染醫護人員,醫護人員需要穿着全套防護裝備,包括N95口罩、面罩、防護袍及手套。像香港這數個月相當多的樣本依靠市民自行採集深喉唾液而來,變相節省大量上述防護裝備。而且,採集深喉唾液只需一個樣本瓶,而鼻咽拭子或咽喉拭子需要特製的取樣棒,萬一取樣棒短缺,深喉唾液則是一個解決方法。

 

  對於接受檢測的人而言,鼻咽拭子及咽喉拭子取樣本的過程令人非常之不舒服,像前者的取樣棒要給伸到鼻腔內的盡頭,才能達到鼻咽取得分泌物樣本(可參考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這篇文章)。無線新聞的記者曾親身試過兩種取樣方法,取樣棒「放入鼻腔時好想打噴嚏,感覺像有水入鼻,而咽喉拭子就想作嘔,立即眼泛淚光」。但深喉唾液取樣便可避免這個問題。

 

  許樹昌曾指出,年輕一輩吐深喉唾液未必及得上長者,建議政府按不同年齡層提供不同的方法去採集樣本,看來也是一個辦法。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精明外匯買賣三招「睇圖-比較匯率-預設提示」iOS / Android / Huawei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