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9/10/2015

去殖民化與紫砂茶壺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岑逸飛

    岑逸飛

    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電台時事節目《時事分析》主持達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電視時評清談節目主持及電台時事清談節目主持,如《岑逸飛看世界》、《岑逸飛怪論》等,亦曾為報章社論主筆,以及為各大報章撰寫時評專欄。為學專研中西歷史哲學及《易经》義理,游走于儒、釋、道思想之間,旁及法家、縱横家、墨家、陰陽家、兵家以及術數風水,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其風格獨樹一幟,見地精闢。現為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擔任大學兼任教授,講授課程包括如何將中國傳統文化應用於現代社會。

    本欄隔周四更新

    論盡中港台

  香港最近出現一些茶杯裏的風波,但見微知著,雖是小風波也可顯示對香港的政治取態,甚至引申至如何管治香港。

 

  事緣較早時香港郵政發言人表示,政府認為在仍然使用的古郵筒上展示皇冠標記並不合適,現正研究方案,更新郵筒上的標記,又指政府同時正研究保育古郵筒的最佳方法。

 

  結果本周一(10月26日)立法會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開會,議員郭榮鏗批評香港郵政有意遮蓋郵筒皇家徽號,詢問是由誰作出決定,以及為何認為展示徽號並不合適。郵政署署長丁葉燕薇在答覆這問題時幾度語塞,只表示有關決定是政府內部討論的結果,會繼續聽取保育郵筒的意見云云。

 

  當時郭榮鏗議員提到,在港英時留下的郵筒已沿用18年,為何郵政署要用時間及資源遮蓋這個皇冠標記?而丁葉燕薇答不出這個皇冠標記究竟有甚麼不合適,最後要由主持會議的田北俊解圍:「署長似乎有點難處、難以解答。」田北俊續指,一些內部討論可能不適合公開,及後郭榮鏗補充:「可能這個決定也不是署長自己決定。」

 

  究竟由誰作出此一決定暫且不必理會,但無可否認,「皇冠」顯然是港英管治時留下的「殖民地標記」,但為何回歸18年這個標記從不礙眼,如今竟要置它於死地?

 

  這就不能不令人聯想到,上月(9月20日)中國官方智庫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在香港主辦的一場研討會上所發表的言論,是否已發揮了作用?

 

  當日陳佐洱批評香港沒有依法實行「去殖民化」,讓一些本應放在博物館裏的東西跑出來招搖過市,造成香港的內耗,導致香港的經濟發展被澳門等鄰近地區超越。然則取締有皇冠標記的郵筒,是否響應陳佐洱的說法,讓舊郵筒成為保育郵筒,把它放在博物館裏?

 

  陳佐洱不僅批評香港沒有切實「去殖民化」,更指摘香港某些人想「去中國化」,結果招來極大反響。有輿論認為,如果「殖民化」代表法治、廉潔、自由、人權、平等、排隊守秩序、乾淨等,則「殖民化」有必要保留而不必去除;如果「中國化」代表貪污、賄賂、隨街大小便、隨地吐痰、亂拋垃圾、打尖插隊、骯髒、嘈吵等,則「中國化」就非去不可。

 

  其實不管是「殖民化」或是「中國化」,都各有其優質和劣質,不應使之對立,去這去那,而事實上,香港一向是中西薈萃之地,對待一切東西,是「取其精華,捨其糟粕」,才是真正的香港精神。

 

  當然,陳佐洱的言論,並不代表中央。港人猶記得,現年已82歲的李瑞環,正過著優哉遊哉的退休生活,曾做過10年(1993-2003)的政協主席,他在1995年發表的「紫砂茶壺論」,至今港人仍津津樂道。當年李瑞環打了個比方,說有位老太太在市場賣紫砂茶壺。有顧客看到壺裏滿是茶垢,知道這是個上百年的好茶壺,於是用重金買下,並說待一會來拿。但老太太想茶壺那麼骯髒不好,就把茶漬全洗掉,結果茶壺沒人要了。李說:「許多事,你不理解就不自覺,就很難把好東西堅持下來,也很難說你去掉的是好是壞。」

 

  如今陳佐洱說甚麼「去殖民化」,是否說明他也許是李瑞環口中的老太太?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放大顯示

精選文章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