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31/03/2016

台灣斬人血案的反思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岑逸飛

    岑逸飛

    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電台時事節目《時事分析》主持達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電視時評清談節目主持及電台時事清談節目主持,如《岑逸飛看世界》、《岑逸飛怪論》等,亦曾為報章社論主筆,以及為各大報章撰寫時評專欄。為學專研中西歷史哲學及《易经》義理,游走于儒、釋、道思想之間,旁及法家、縱横家、墨家、陰陽家、兵家以及術數風水,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其風格獨樹一幟,見地精闢。現為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擔任大學兼任教授,講授課程包括如何將中國傳統文化應用於現代社會。

    本欄隔周四更新

    論盡中港台

  台灣近日接二連三發生斬人血案,先是有四歲女童「小燈泡」在台被精神病患者割頭慘死;繼而再有兩宗疑似精神病患者傷人事件,其一是持刀襲擊警察,理由是「討厭警察」;其二是割傷投放殺蟲劑的清潔工人,理由是「蟑螂也是生命」。

 

  斬人血案頻頻出現,令台灣人譁然,都問:「台灣究竟怎麼了?」一般認為台灣治安成疑。其實這種無差別的隨機殺人行為,在台灣已非第一次,早在2009年3月有黃富康隨機殺人案,兇徒相信殺人可以轉運;繼而是2012年12月,湯姆熊在台南的遊樂場隨機割喉殺童;而最轟動的,莫如2014年5月,21歲的隱蔽青年鄭捷,在行駛中的台北捷運車廂內大開殺戒,造成4死24傷。

 

  有學者形容這些「無差別隨機殺人案」的兇徒是「孤狼」,他們有極端的意識形態,包括對宗教、種族和政治等的極端想法,把個人的自卑、失望、擔憂、恐慌等心態揉合,然後創出一種「危險意識」,並付諸行動。

 

  這類「孤狼」不僅無法融入社會,而且還多少存在精神問題。其根源有部分是家庭造成,有部分是成長階段受外在環境的欺凌、排擠和不適應等因素影響,也有可能是吸毒引發的後遺症。「孤狼」的存在,主要是以人口密集的地區最為嚴重,而其人格特質,大多存有「心理障礙」和「社會無能」,因而產生不同程度的社會疏離,一天到晚只關在自己內心世界,日漸形成「自怨自艾」的意識,初時是透過破壞器物或虐待動物來展現自己的存在感,日久就會做出對別人傷害的暴力行為。

 

  近日台灣的幾宗「孤狼」血案,令人惻隱之心油然而生,自然是四歲女孩「小燈泡」被「孤狼」割頭慘死 ,但最令人動容和引發大眾反思的,則是「小燈泡」母親對社會的控訴。「小燈泡」母親親眼目睹女兒歷經最殘忍的畫面,經過一夜沉澱,她在自己的臉書,寫下1185字的文章,字字句句都是血和淚,感人肺腑:

 

  「當下,血肉模糊,我知道我已經挽回不了。咚...的一聲,我知道他解脫了,我跟她說『寶貝,結束了』」 除了家人給我看的記者會影音檔和文字檔之外,其他新聞我還無力消化。謝謝媒體工作者完整了呈現了記者會裏我的發言。當下,不知道為甚麼,是哭不出來的,直到做完筆錄。我真的好想她…」

 

  「認識我的人都應該瞭解我,我凡事盡心盡力,我凡事問心無愧,我理性,我樂觀、我也堅強,於此,我奮力的獨自的拉住犯罪者,我真的很盡力。走都走了,我真的很希望能喚回些甚麼,喚回些愛,喚回些甚麼,讓她值得!我真的好想她…」

 

  「小燈泡」母親的信,一方面讓人感受到她對女兒的思念與不捨,另一方面,也教育了社會大眾。過往的血案,社會大眾和媒體只知道譴責兇徒、懲戒兇徒,但「小燈泡」母親反叫人忘掉仇恨,多些關愛。她後來更怒斥這個商業性的消費社會,把她的愛女變成商品:

 

  「我一直都只代表我自己,我不能決定任何人、任何團體發表他們的立場,或藉由我們的故事,發展出些甚麼來,但站在一個母親的角色,我想呼籲,請不要消費小燈泡。」簡直是當頭棒喝!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放大顯示

精選文章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