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9/07/2018

問香港,情何以堪?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岑逸飛

    岑逸飛

    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電台時事節目《時事分析》主持達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電視時評清談節目主持及電台時事清談節目主持,如《岑逸飛看世界》、《岑逸飛怪論》等,亦曾為報章社論主筆,以及為各大報章撰寫時評專欄。為學專研中西歷史哲學及《易经》義理,游走于儒、釋、道思想之間,旁及法家、縱横家、墨家、陰陽家、兵家以及術數風水,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其風格獨樹一幟,見地精闢。現為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擔任大學兼任教授,講授課程包括如何將中國傳統文化應用於現代社會。

    本欄每周四更新

    論盡中港台

  第29屆香港書展於7月18日至24日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舉行,以「香港閱讀世界,問世間情是何物」為題。據說大會希望能通過今年「年度主題:愛情文學」相關文字作品,讓讀者盡情享受閱讀的樂趣。書展中的文藝廊便特設「文間有情」專區,介紹香港不同年代具有代表性的愛情文學作者的作品。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此話不知被多少受情所困的人提問。畢竟「情」字是自古難明,特別是愛情。情是感性而非理性,總有「剪不斷,理還亂」的煩惱。但「情是何物?」也不一定指愛情,此話出處,是詞人感受動物的生死而來,源自金朝元好問的《摸魚兒》,題為《雁丘辭》,全詞如下: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為誰去。橫汾路,寂寞當年蕭鼓,荒煙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自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這是首詠雁之詞,《本草綱目》謂雁有四德:「寒則自北而南,止於衡陽,熱則自南而北,歸於雁門,其信也;飛則有序而尊鳴後和,其禮也;失偶不再配,其節也;夜則群宿而一奴巡警,晝則銜蘆以避繒繳,其智也。」

 

  元好問作此詞時年僅十六歲,在應試途中,碰到一位捕捉到大雁者說:「今天捕獲一隻大雁,殺了牠。但另一隻脫逃在附近一直鳴叫不肯離去,哭鳴間突然撞地而死。」他被此事深深感動,買了這隻雁兒葬於汾水旁,取名「雁丘」,並寫了這首詞。

 

  雁情其實不只是愛情,若如《本草綱目》所言,雁有信、禮、節、智,而四德背後也有「情」的作用。對今日港人來說,書展只談愛情,也許只會令香港年輕人苦笑,有點黑色幽默。愛情終點應是結婚,但看看現今香港樓價高企,成家立室談何容易?書展愛情,名副其實是文字愛情,紙上愛情,不切實際。

 

  在這個結婚成本昂貴的社會,愛情和麵包,就好像魚與熊掌,很難兼得。愛情是指兩人相愛,麵包則指物質基礎。衣食住行,今日最大開支是「住」,房價是影響現代人婚姻的重要因素,難免也禍及愛情。兩個人談戀愛容易,結婚不易,禍害的兇手是住房,青年男女無不盼望政府早日解決這個問題。

 

  除了愛情,這世界可能還有一些充滿理想的年輕人,追求更高層次的情操,比愛情更重要。他們的偶像,也許是十九世紀的匈牙利愛國詩人裴多菲,他在歐洲1848年的革命成為戰士和歌手。並以詩歌為武器對抗舊勢力,同時手執軍刀,躍馬疆場,與俄奧侵略者鬥爭,為了民族的解放,最後獻出寶貴的生命。犧牲時年僅26歲。他的愛人叫尤麗婭,是一位伯爵的女兒。但最後裴多菲也甘願為愛情犠牲,寫下《自由與愛情》的詩句: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回頭看香港今日的景況,人心撕裂,政治混亂,經濟存有隱憂,似不是「問世間,情是何物?」的情懷,而是「問香港,情何以堪?」的慨嘆。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