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30/05/2019

逃犯條例的「安易死」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岑逸飛

    岑逸飛

    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電台時事節目《時事分析》主持達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電視時評清談節目主持及電台時事清談節目主持,如《岑逸飛看世界》、《岑逸飛怪論》等,亦曾為報章社論主筆,以及為各大報章撰寫時評專欄。為學專研中西歷史哲學及《易经》義理,游走于儒、釋、道思想之間,旁及法家、縱横家、墨家、陰陽家、兵家以及術數風水,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其風格獨樹一幟,見地精闢。現為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擔任大學兼任教授,講授課程包括如何將中國傳統文化應用於現代社會。

    本欄每周四更新

    論盡中港台

  5月29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張超雄議員向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提問,有關政府向晚期病人提供紓緩治療的詳情,其中一條問題涉及「安樂死」。陳肇始回應時表示,安樂死是一個非常複雜且具爭議性的議題,牽涉對醫學、社會、道德、倫理及法律等不同層面的影響。任何關乎生命的課題都必須慎重處理。

 

  所謂「安樂死」,譯自英語的Euthanasia,源自希臘語,原意是「安易(無痛苦的死;即easy death)」,並沒有甚麼「樂或不樂」的意涵。因此之故,美籍華人學者傅偉勳在1984年在一篇討論安樂死的文章,曾建議將它改譯為「安易死」。這可說是一種給予患有不治之症者以無痛楚致死的措施,經醫生和病人雙方同意後進行。

 

  目前醫學界對「安易死」無統一定義,不過在操作層面,主要可分為:主動安易死,即主動為病人結束生命﹔被動安易死,即停止療程,使其自然死亡﹔以及協助自殺,病人向醫生主動要求,由醫生結束其生命。

 

  現時已立法容許主動安易死的國家,包括歐洲的荷蘭、比利時和盧森堡﹔南美洲則有哥倫比亞。從減除痛苦的出發點作考慮,「安易死」不見得是壞事。古希臘哲學家伊壁鳩魯之死,是古代安易死的著名例證。在倫理學上,伊壁鳩魯宣稱快樂是「幸福生活的根本原則」,對死亡問題上,他既反對人們無端恐懼死亡,也反對柏拉圖式的渴求死亡,要求人們生得快樂,死得快樂。臨死時,他坐在一個注滿溫水的銅澡盆裏,要人給他一杯毒酒,一飲而盡,跟著便死去。

 

  另一個著名安易死的案例是上世紀精神分析學家弗洛伊德。他在自己其生命最後階段同醫生簽訂「協議」:一旦他痛苦難忍時,就給他注射致死藥劑。後來當他因口腔癌感到痛苦時,真的請求醫生履行了「協議」。

 

  其實「安易死」不僅可用於人的身體,也可用於政治絕症。近日沸沸揚揚的逃犯條例,令港人驚惶失措,群情洶湧,因為它已成為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The Sword of Damocles),源自於古希臘的一個傳說。據說古希臘西西里島有個國王,其中有個朝臣達摩克利斯,特別喜歡奉承他,羡慕他擁有權力和威信。於是國王提議,跟他換一天位置,就可體會身為國王的感覺。結果當達摩克利斯穿上王袍,戴上王冠,坐在宴會廳桌邊,準備拿起酒杯時,突然發現天花板上倒懸著一把鋒利寶劍,尖端差點觸到了自己的頭。瞬間,達摩克利斯只想逃出王宮,愈遠愈好。

 

  逃犯條例就如懸在港人頭上的達摩克利斯劍,說不定甚麼時候甚麼人或物就會斬斷縛在劍上那根細線,讓劍掉在頭上。這條法例潛存各種風險,風險永遠與權力同在,而受威脅的毫無自衛能力,肉在砧板上。對特首來說,她頭上的劍已在搖搖欲墜,進則恐怕民憤譁然,難以管治;退則或會得罪中央,難逃處分。

 

  最佳的處理,自然是讓條例「安易死」,無災無難,一無痛苦,讓所謂「送中條例」,一變而為「送終條例」,方法是由北京扮演執行「安易死」醫生,讓特首戴上「尊重民情」的光環,北京則一改口風,讚揚她愛民如子,理應加官晉爵,如此港人大喜若狂,三贏收場。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