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5/07/2019

以暴易暴,全民皆輸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岑逸飛

    岑逸飛

    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電台時事節目《時事分析》主持達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電視時評清談節目主持及電台時事清談節目主持,如《岑逸飛看世界》、《岑逸飛怪論》等,亦曾為報章社論主筆,以及為各大報章撰寫時評專欄。為學專研中西歷史哲學及《易经》義理,游走于儒、釋、道思想之間,旁及法家、縱横家、墨家、陰陽家、兵家以及術數風水,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其風格獨樹一幟,見地精闢。現為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擔任大學兼任教授,講授課程包括如何將中國傳統文化應用於現代社會。

    本欄每周四更新

    論盡中港台

  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引發連串示威及衝突,7月21日港島遊行結束後,部分示威者入夜後在上環與警方發生衝突,及後元朗多個地點有大量白衣人襲擊途人,引致多人受傷。這些手持木棍、藤條和鐵通的白衣人,襲擊目標似是反政府的示威者,但電視鏡頭所見,事實並不盡然,因為有些白衣人確是不分青紅皂白拿著武器四處毆打無辜市民。

 

  元朗襲擊事件的發生,讓香港的反政府行動進入令香港老百姓擔心的狀態。由於示威者已被許多支持政府的人士標簽為「暴徒」,所以一些激進分子,採取「以暴易暴」的方式,對示威者還以顏色,要好好教訓他們。但誠如特首林鄭月娥在事後的記者會上所說:「暴力只會催生更多暴力。」

 

  然而純粹讉責對現時亂局顯得軟弱無力。特首林鄭月娥似是束手無策,讓這種「以暴易暴」模式在香港惡化。從「以暴易暴」的理論來看,動亂一旦開始有暴力行動,不論何方先出手,對方必然反擊;一方暴力升級,另一方也必然緊隨其後,然後互相不斷升級。結果就會是「大江東去」(river of no return ),也許是一方全勝,另一方被殲滅﹔也有可能是雙輸,全面毀滅,同歸於盡。

 

  以暴易暴,讓暴力升級,樂觀地看,當暴力升級至某一地步,雙方就會談判,以政治手段解決問題,例如現今若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正是談判模式之一。悲觀地看,若暴力升級無法遏止,香港就會全民皆輸。精明的管治者,最重要是抓緊契機,不斷行使理性,分析局勢,想辦法減輕對立雙方的敵視。今日香港的騷亂,已不全然與《逃犯修例》有關,有不少是屬於情緒宣洩、復仇心理居多。如今所見,甚至是現場負責維持秩序的警察,也多被情緒淹沒,缺乏理性。

 

  要了解「以暴易暴」的恐怖,不妨一閱《水滸傳》第31回《張都監血濺鴛鴦樓,武行者夜走蜈蚣嶺》。這一回寫武松識破蔣門神和張都監的奸計,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回到張都監家裏,男女老少一個不留,直殺到後花園鴛鴦樓,將張都監和另一個狗官也殺死,拿過桌上的酒壺猛灌一通,然後蘸血在牆上寫道:殺人者,打虎武松也!逃出城外,直奔十字坡,投奔張青和孫二娘去了。

 

  武松在鴛鴦樓連殺15人,直殺得「血濺畫樓,屍橫燈影」,刀光血影裏,武松儼然如一座威風凜凜的復仇之神。但這種殺人,只為宣洩怒氣,而不惜濫殺無辜,全無理性和良知,應予以讉責和繩之以法。梁山好漢,雖說是誅奸鋤邪,但又要通過血腥屠戮帶來快意,令人髮指。例如武松在鴛鴦樓連殺15人後便說:「我方才心滿意足。」又如李逵在江州劫法場,「只顧砍人,一斧一個,排頭兒砍將去……」他只感覺爽快,像小孩打電子遊戲一樣興奮,而法治精神則蕩然無存。

 

  如今在元朗黑夜白衣人無差別用武器毆打途人,醫管局表示共有45人受傷,這種濫打無辜之風在素以法治聞名的香港出現,難免令香港人難以安寢。看來特區政府已難以依法有效管治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對重大問題都採取迴避態度,不敢挺身正面回應,假若她願意下台以平息民憤,不失是權宜之策!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