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6/09/2019

台灣快將「孤身走我路」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岑逸飛

    岑逸飛

    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電台時事節目《時事分析》主持達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電視時評清談節目主持及電台時事清談節目主持,如《岑逸飛看世界》、《岑逸飛怪論》等,亦曾為報章社論主筆,以及為各大報章撰寫時評專欄。為學專研中西歷史哲學及《易经》義理,游走于儒、釋、道思想之間,旁及法家、縱横家、墨家、陰陽家、兵家以及術數風水,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其風格獨樹一幟,見地精闢。現為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擔任大學兼任教授,講授課程包括如何將中國傳統文化應用於現代社會。

    本欄每周四更新

    論盡中港台

  《孤身走我路》是已故歌星梅艷芳演唱的歌曲。這首歌的原唱是日本巨星山口百惠,原名為《This is my trial》(我的考驗),由日本作詞作曲家谷村新司作曲作詞。

 

  1980年,年僅21歲的山口百惠,為了和她的愛人三浦友和共諧連理,共建家庭,決定離開她的歌迷,在東京武道館舉辦「從傳說到神話」的告別演唱會。當晚她穿起閃閃發光的公主裙,在歌迷如雷掌聲中唱的第一首歌就是《This is my trial》,感人肺腑,百般滋味,深深打動聽眾的心。這首歌的動人旋律,被梅豔芳進行降調處理,由鄭國江重新填詞,可謂珠聯璧合,歌名則搖身一變成為《孤身走我路》,而鄭國江的歌詞,又似隱隱然意有所指:

 

  「孤身走我路/獨個摸索我路途/寂寞滿心內/是誰在耳邊輕鼓舞」﹔「孤身走我路/但信心布滿路途/路仍是我的路/寂寞時伴我影歌中舞」;「心中痛苦/無從盡訴卻自流露/風中的纖瘦影悠然自顧…」。

 

  唱著這首歌,就會令人覺得無論是旋律或歌詞,都與台灣近日在國際上的處境,頗為吻合。早在9月17日,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台灣已經獲悉,所羅門群島已選擇結束對台灣政府36年來的承認。

 

  所羅門群島是南太平洋島國,位於澳洲東北,是君主立憲制的英聯邦王國。首都霍尼亞拉(Honiara)所在地的瓜達爾卡納爾島(Guadalcanal,簡稱瓜島),曾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在太平洋的轉折點。這個島國共有超過990個島,陸地總面積2萬8千多平方公里,人口64萬,是世界上最不發達國家之一。這個島國與台灣自1983年起建交,但今年9月16日,所羅門群島內閣決議轉向與中國建交。

 

  對台灣來說,正是禍不單行,過了幾天,即9月20日,基里巴斯(Kiribati,讀作kiribas)政府發表聲明,宣布承認一個中國原則,與台灣斷交,並將同中國復交。基里巴斯位於太平洋中部,由33個大小島嶼組成,是世界上唯一縱跨赤道且橫越國際日期變更線的國家。它也是世界最不發達國家之一,在1979年脫離英國獨立,目前是英聯邦、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成員,並於1999年成為聯合國會員國。這個島國,反反覆覆,曾於1980年與中國建交,2003年則與台灣建交,與中國斷交,如今又再改變主意,倒向中國。

 

  台灣自蔡英文於2016年上任後,如今已經有7個邦交國與台灣斷交,令台灣邦交國減少到只剩下15個。雖然台灣多次批評中國以巨額援助誘使台灣友邦轉投中國,但不管此事是否屬實,在國際政治上,從來都是只講利益,沒有朋友可言。

 

  對中國而言,太平洋島國長年與美國、澳洲關係緊密,但其經濟開發度低,因此需要外資,而中國在南太平洋耕耘有成,在當地的軍事力量也持續擴大,正好投其所需。

 

  據估計,中國自2006年以來提供給南太平洋島國政府的援助總額已超過23億美元。預料在未來數年,台灣僅存的邦交國會紛紛轉向中國,成為一個總體趨勢,要唱起梅艷芳的《孤身走我路》,也就是「零邦交國」。當然,台灣可視之為山口百惠口中的「考驗」,也就是台北市長柯文哲所形容的﹕台灣應當訓練到「沒有邦交國也活得下去」!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