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7/05/2020

「黃色經濟圈」是條小鮮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岑逸飛

    岑逸飛

    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電台時事節目《時事分析》主持達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電視時評清談節目主持及電台時事清談節目主持,如《岑逸飛看世界》、《岑逸飛怪論》等,亦曾為報章社論主筆,以及為各大報章撰寫時評專欄。為學專研中西歷史哲學及《易经》義理,游走于儒、釋、道思想之間,旁及法家、縱横家、墨家、陰陽家、兵家以及術數風水,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其風格獨樹一幟,見地精闢。現為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擔任大學兼任教授,講授課程包括如何將中國傳統文化應用於現代社會。

    本欄每周四更新

    論盡中港台

  「黃色經濟圈」簡稱「黃圈」,指的是香港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支持者所構建的「經濟圈」,他們在消費時優先光顧政見及理念相似的食肆或商家(俗稱「黃店」,更有所謂「金店」,指「黃到發光」),同時杯葛政見不同的食肆或商家(俗稱「藍店」),以及有親中背景的機構(俗稱「紅店」)。 

 

  今年的五一黃金周期間,有網民發起連續一周透過購物支持黃色經濟圈,讓「五一」黃金周成為表達訴求的一周,結果有過千商戶參與。有「黃店」表示只要消費者在黃金周內高舉五一手勢,便可獲得優惠折扣。有報導指五一黃金周不少「黃店」出現人龍,而「藍店」人流明顯有所不及。有銅鑼灣「黃店」表示受疫情影響生意減半,但因五一黃金周而增加五成生意,店主因此認為黃色經濟圈有效。據說在4天香港五一黃金周假期,「黃色經濟圈」創造超過1億港元的營業額。

 

  有關「黃色經濟圈」的概念,在學術界也有研究。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克洛夫(George Arthur Akerlof)以及美國杜克大學經濟學教授克蘭頓(Rachel E. Kranton),兩人在2010年曾出版一本名為《身分認同經濟學》(Identity Economics)的書(普林斯頓大學出版),書中指出消費行為能夠反映個人身分認同,透過光顧商店獲得身分認同的滿足感,便能創造個人效用函數上的經濟貢獻。在現實生活,伊斯蘭教徒只光顧清真食店即為一例。 

 

  究竟「黃色經濟圈」會否成為香港未來經濟的「範式轉移」(paradigm),目前言之尚早。在現階段,「黃色經濟圈」的運作,仍是摸著石頭過河,未成氣候,很可能演化為無疾而終的小圈子經營。事實上,「黃店」的定義太模糊太廣泛,怎樣的「黃」才算正確?這樣已容易引起紛爭和相互批鬥,以致內鬨。更何況,其中必有不是「真黃」而是「扮黃」的商家,「內藍外黃」,想利用黃色光環賺錢。但在市場主導的香港,以飲食業而言,其成功畢竟靠食店的食物品質和服務,不會光靠喊幾句口號就是長久之計。

 

  總的來說,「黃色經濟圈」在香港只是小鮮,若想小鮮變龍躉,必須有更多專才,融入金融、資訊科技、貨幣、據點等範疇,作詳細規劃,才有前景可言。而處理小鮮,二千多年前的老子已提及:「治大國若烹小鮮」(《道德經》第60章),說的是管理作為一種智慧,最高目標不是科學化,而是藝術化。治大國若烹小鮮,象徵的是高超的管治藝術。有如烹煮一條小魚,只需油鹽醬醋恰到好處,但不能隨便翻攪,否則魚就爛了。

 

  管治「一國兩制」的香港,真要小心翼翼,否則很易魚爛,同樣是「攬炒」。像《人民日報》,高調批評黃色經濟圈在搞「顏色經濟」,將畸形意識形態注入市場,開歷史倒車以及排除異己,實在不必如此大動肝火。又如中聯辦在五一黃金周期間發表聲明,指「黃色經濟圈」是「人為製造撕裂」、「是一種政治綁架經濟的政治攬炒」,似是言重了。現時處理小鮮,過於煞有介事,愈多抨擊,反會壯大小鮮的力量。西方管治藝術有「胡蘿蔔加大棒(Carrot and Stick)的說法,管治只用大棒而沒有胡蘿蔔,有威無恩,往往弄巧反拙。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