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1/06/2020

反修例運動一周年的教訓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岑逸飛

    岑逸飛

    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電台時事節目《時事分析》主持達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電視時評清談節目主持及電台時事清談節目主持,如《岑逸飛看世界》、《岑逸飛怪論》等,亦曾為報章社論主筆,以及為各大報章撰寫時評專欄。為學專研中西歷史哲學及《易经》義理,游走于儒、釋、道思想之間,旁及法家、縱横家、墨家、陰陽家、兵家以及術數風水,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其風格獨樹一幟,見地精闢。現為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擔任大學兼任教授,講授課程包括如何將中國傳統文化應用於現代社會。

    本欄隔周四更新

    論盡中港台

  今年6月9日,是反修例運動一周年。在去年6月9日,「民陣」舉辦遊行,旨在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結束後公布參與人數達103萬,警方則稱在最高峰時有24萬人。儘管反對者聲勢浩大,但特區政府仍一意孤行,於6月12日恢復《逃犯條例》二讀,引發更大的警民衝突。在今年6月9日,特首林鄭月娥早上出席行政會議前,被記者問到有否感到後悔,她表示特區政府及每個人都要汲取教訓。

 

  香港今日弄成這個樣子,政治、經濟和民生都舉步維艱,每個市民所要汲取的教訓也許不同。例如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便作出自我檢討,表示自己或許早於去年6月9日前,便應提醒特首撤回修例。她的認錯,顯然說出她去年對條例修訂欠缺警覺性。

 

  一切事件的起點,要回到去年2月,香港男子陳同佳在台灣殺害女友,讓港府提出要修改逃犯條例。陳殺人後早已飛回香港,無奈台灣跟香港沒有司法引渡協議。而逃犯條例修訂的內容,是把能否移交逃犯的權力,從立法會變成特首,以後只要特首跟法院同意就能把逃犯送返內地、澳門及台灣受審。

 

  港人反修例,在於港人一般認為內地司法制度不獨立,常受政治影響而未能公平公正。若逃犯條例修訂通過,意味內地可借用香港司法系統,把港人送回內地受審。而對商人而言,內地官場和商界有各種潛規則,在內地做生意往往會觸及一些法律的灰色地帶。如果逃犯條例修訂通過,商人難免擔憂會否出事。

 

  本來一切從長計議,不會引致今天香港的不幸。特別是逃犯條例修訂既然引發大量社會爭議,理應給予市民充分時間去理解、討論和反映意見。但特區政府對修例竟然急如星火,只設20日公眾諮詢,儘管大律師公會、律師會,以至一些平時立場相對保守的宗教團體和教育團體都群起反對,特首仍然剛愎自用。所以不僅是葉劉淑儀自責沒有「提醒特首撤回修例」,其他行政會議成員以及所有政府高官,都難辭其咎,需要反省。

 

  一切源頭,從陳同佳而起。因為陳同佳,而出現修改逃犯條例,而引發百萬人上街抗議,進而衍生出警民暴力衝突,產生蒙面法以及如今的國安法,這一連串的效應,也被人戲稱為「陳同佳蝴蝶效應」。

 

  蝴蝶效應(The Butterfly Effect),是由美國氣象學家洛倫茲(Edward Lorenz)於1963年提出,指的是一個微小的誤差,隨著不斷推移會造成巨大的後果。因此勿以為陳同佳案是小事,他的影響力如今方興未艾,因為香港的騷亂何時方休,仍是未知數。其實不只陳同佳是蝴蝶,美國非裔美國男子弗洛伊德最近在美國遭白人警察跪壓頸部致死,引發全美國數十個城市暴亂,不知如何收拾。而這弗洛伊德,何嘗不是蝴蝶,產生蝴蝶效應?

 

  這世間處處充斥蝴蝶效應。所以今日反修例運動一周年對每個人的教訓,也許便是三國時劉備對獨生子阿斗的名言:「不以善小而不為,不以惡小而為之」,對特首、高官、警察、年輕人、老百姓都一樣,一件小小的善事,或是一件小小的惡事,也要謹小慎微,都有因果法則,而且會是蝴蝶效應,後患無窮!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現凡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賞麥當勞現金券!
►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周一加油站

數碼新秩序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