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3/12/2020

從有線寬頻裁員看解僱藝術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岑逸飛

    岑逸飛

    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電台時事節目《時事分析》主持達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電視時評清談節目主持及電台時事清談節目主持,如《岑逸飛看世界》、《岑逸飛怪論》等,亦曾為報章社論主筆,以及為各大報章撰寫時評專欄。為學專研中西歷史哲學及《易经》義理,游走于儒、釋、道思想之間,旁及法家、縱横家、墨家、陰陽家、兵家以及術數風水,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其風格獨樹一幟,見地精闢。現為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擔任大學兼任教授,講授課程包括如何將中國傳統文化應用於現代社會。

    本欄隔周四更新

    論盡中港台

 

  有線寬頻於12月1日發稿稱,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衝擊,集團需就各部門架構及人力資源作全面檢視及調整,集團現約有1,300多名員工,是次受影響員工約100人,包括職務調動及離職;集團將根據勞工法例給予受影響的離職員工適當補償云云。

 

  有線由九倉集團於1993年創辦,主打收費電視服務,高峰期間擁有逾百萬訂戶,其三大優勢,一為歐洲足球賽事直播、二為24小時電影台、三為具有專業性質的新聞台。可是隨著互聯網日趨發達,市民獲取資訊和娛樂的渠道五花八門,加上競爭對手增多,有線作為上市公司,自2008年開始不斷虧損。

 

  眾所周知,在香港經營傳媒不易,當年九倉董事局主席吳光正一直容忍有線虧蝕,更多次注資。但近年媒體不斷更換舵手,2017年,九倉也把有線控股權轉讓予遠東發展主席兼行政總裁邱達昌的財團。在今年7月,邱氏曾表示,旗下電視業務雖然處於虧損,但因為寬頻業務有利可圖,因此互相抵消下,現金流得以打和。

 

  邱氏入主有線後招兵換馬,但始終難敵電視台經營的超級難度,加上香港去年社會風波及今年疫情拖累本地經濟,導致業務雪上加霜。有線收入主要靠兩大業務:收費電視及電訊(寬頻及電話),每年相關收入逾17億元,但過去十年人數及收入金額按年下跌,截至今年6月底止,電視客戶跌至75.4萬,十年跌32%,收入由高峰累跌57%,至2019年度的7.5億元。

 

  根據業績,有線今年上半年營業額5.2億元,按年下跌8%,加上電視業務客戶日漸減少,期內虧損1.8億元。同時該公司資產負債率高達121%,截至6月底「現金及銀行結餘」只剩8517萬元,倘不再注資,頂多只能捱多半年。

 

  生意虧本,需要止血,不外乎開源和節流,所以有線今次裁員,也可說是精簡機構,實屬無可厚非。畢竟裁員是商業決定,但作為商業機構,裁員其實也有技巧可言,以保障機構的永續經營,這是商業管理學有所教授的。但從種種跡象來看,這次有線裁員似乎不夠專業。

 

  正常來說,一個企業保持須5%以上的自然流動率(包括員工自動離職、企業內部工作調動以及辭退)才能永續經營。今次有線1,300員工辭退100人,近8%,已屬稍多。而無論如何,即使非辭退不可,動作也不能過於突然,要給所有員工體會一個公平、公正的作風,否則會打擊機構的士氣。

 

  據知今次有線裁員,新聞部約40名被解僱的員工最為不滿,聲稱有線高層沒有交代裁員準則,特別是被辭退的有不少是新聞組的精英,令人懷疑裁員的真正目的,與所謂「開源節流」不太吻合,經營者是否有更高層次考慮,難免耐人尋味。有目共睹的是,負責裁員的有線高層,事前沒有做好溝通,令大批被辭退的員工憤憤不平,實難辭其咎。

 

  作為一間機構的主管,若要解僱員工,本來也沒有必要義務作出解釋。反正上班一族,離職、辭職或解僱,已是司空見慣,所以解僱之道,最好不要高調,輕描淡寫就好。總之手法要婉轉一些,千萬不要讓解僱者感受侮辱,畢竟裁員是萬不得已,所以不要作得太絕,大家好來好散,才是裁員的藝術。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先到先得】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可獲贈咖啡禮券!►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