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1/01/2018

鄭若驊犯超低級錯誤 特首班子沒政治敏感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僭建事件,除了反映出她自己政治敏感度不足之外,整個問責政府團隊可說沒有政治智慧,包括林鄭月娥。

 

  要知道僭建事件在上屆特首選舉時已經打垮了唐英年,又拖死了梁振英。整個問責團隊中理應有人認識她,有何理由不去提提對方?提提特首?做品格審查官員有何理由不去問問對方?那些政治助理做過甚麼?即使林鄭,在邀約任何人做問責局時,理論上也應像講笑般,笑說「喂,你有冇僭建的?冇的話,可以入政府了」。

 

  這個已是常識,卻竟然又再出現在今屆特區政府班子和做品格審查的官員身上,毫無警覺性和政治敏感度,真的是錯得離譜。

 

  在一個宴會上,聽林鄭月娥不斷強調演辭是她自己寫的時候,其目的就是證明自己有心,有能力;背後就像她批評那些反對一地兩檢的律師般:菁英心態。

 

  不斷強調所有演辭、發言,甚至是每一份文件,都是自己做的,都是自己過目,所有話都是自己寫、自己說,不假手於人。潛台詞就是我有能力我做到,上屆梁振英如是,今屆林鄭如是。

 

  要知道,即使如美國總統(特朗普除外)、英國首相等西方政治人物,他們面對記者或發表上任演辭,由開記者招待會或去大學作畢業講話,差不多所有的講詞都是有人代筆。

 

  他們的做法就是先給那個撰稿人作簡述,亦會有公關或助手提供演辭的意見,或想借助演辭傳遞某些訊息,這樣撰稿人才開始寫稿。當初稿完成,大家,包括總統或首相本人會一同硏究,是否達到目的,然後再修改至滿意為止;到發表演辭時,又會看民調反應。

 

  而撰稿人不是一般人,亦不只是槍手,很多時候是個薄有名氣的記者或作家。他們一般可以經過三兩次合作後,便會掌握到說話的人的語氣和習慣用語,令所撰寫的文章有演說的人的感覺,以感動觀眾或聽眾。

 

  這是西方社會尊重專才的傳統,總統今天上午穿甚麼,打甚麼顏色的領呔都有意義,而不是隨意的。因為這叫做政治,政治是有目的,講求效果;花時間搞講詞穿衣服,不是門面功夫,而是達到目的的手段。

 

  可惜,東方政治人物就絕少這樣做,他們喜歡標榜自己親力親為,其實心裏面既是自尊自大,以為自己甚麼都叻,亦是看不起別人,更遑論信得過別人了。

 

  他們口中常說自己尊重人才,是口頭禪,說出來好聽,一定得到人家認同和應;實際上他們看別人都是蠢才,個個當自己是天才。

 

  鄭若驊身邊的朋友,不少是專業人士,去過她家的人一定很多,竟然沒一個人在她上任前,想到提提她看看有否僭建?而她本人和丈夫亦一樣,竟然犯如此低級錯誤,還可以說甚麼?

 

  出了事,她第一次回應已說得不好;我跟行家說,她下次若搞不清楚,就置自己於險境。怎知昨晚的解畫,仍然拖泥帶水,更不要說兩天前她丈夫的聲明了,實在不明白甚麼叫政治。

 

  她在買入單位時是否知道有僭建物?她說不知道,以太忙為藉口,實際上那不是一座大廈一個商場,只是一間獨立屋,這說法令人不能不懷疑她的專業判斷,因為作為工程師和律師,沒有理由不知道將會買入的單位內的地庫和天台玻璃屋是僭建的。

 

  如果知道,有知法犯法之嫌,亦即帶著僥倖心理,以為不會有問題,即使有,也只是小事,這心態,令人失望。

 

  她既是工程師,又是律師,怎樣也不能在買入單位時說不知道,所以那肯定是托詞。但事實是一回事,若有政治智慧,在上任前早已清拆還原消了毒;即使現在出了事,坦白承認說知道,也有方法力挽狂瀾。拖泥帶水,拖死自己,拖累林鄭。

 

  此次事件理應是送給反對派的新年禮物,但相信他們怎樣狂轟猛打,作用也不大,不要說拖累林鄭,要拖垮鄭若驊也很難,因為他們一樣犯了剛才提到的錯誤,就是自尊自大,以為自己講的都是對的,這樣令市民討厭。只是律政司司長自己將來行的路,肯定舉步維艱。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