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8/10/2018

李卓人參選看北京紅線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選舉主任認為劉小麗沒有改變自決立場,裁定她參選資格無效。

 

  這是意料中事。

 

  其實上一次補選,姚松炎是應該不可能再出選的,起碼是這一屆立法會不能再參選。理據十分簡單,假設有任何一個候選人,不管他是泛民還是建制,他又是該區的票王,但在宣誓時刻意被DQ了,然後他又可參加補選當選,這不是視選舉如無物嗎?

 

  劉小麗再被DQ,並非意外,泛民中人早已估計到;即使劉小麗在被DQ後,也不激動。Plan B李卓人上周五立刻報名,他仍在等待選舉主任確定資格。

 

  不過,還是要批評劉小麗等人水平低下,她說再度被取消資格,是無理,是政府強行粗暴扭曲其一直以來的政見。真的無恥,你的政見不就是民主自決搞港獨嗎?說政府扭曲你,倒不如問你為甚麼敢於搞卻不敢認?

 

  最好笑的,差不多所有泛民都站在其背後,他們口口聲聲反對港獨和自決,但又去支持一個搞自決的人,這是甚麼邏輯呢?而那些支持她民主自決的追隨者,為何不問她為甚麼改變立場?問問自己,為甚麼她改變了立場,還繼續支持她?

 

  至於李卓人能否參選,則具時代意義。他不是港獨和自決派,故應該不會被DQ;但他反共,又做過支聯會主席,現仍是支聯會秘書,而且一直站在最前,喊的口號最響,而支聯會又從來主張結束一黨專政,他又從來可以參選和當選。

 

  若他今次獲確認參選,就明確界定特區政府和特首提到的「紅線」的範圍,只針對那些公開宣示、支持、推動和㰻吹港獨的人。

 

  如果他不獲確認參選的話,那就進一步闡明特區政府和特首的「紅線」的「底線」了。

 

  那可不是一件小事,而是我一直提到,若泛民和北京鬥法時不知進退,香港的民主發展空間只會被扼殺,走回頭路。港澳辦前主任王光亞就曾經說過,叫「結束一黨專政」是違憲違法行為。

 

  我認為的一國兩制,叫「結束一黨專政」是言論自由,並非違憲違法行為;但有具體計劃、行動,而不是單單叫「結束一黨專政」的話,則肯定是違憲違法行為。

 

  但泛民在過去幾年,既和佔中搞在一起,又不和港獨劃清界線,這是政治自殺。

 

  政治是博奕,也是妥協。你和對手實力相若,可以博奕,也可妥協;你實力強,可以迫使對手妥協,甚至壓制他;若對手強,你既沒能力博奕,理應尋求妥協,現在你不但不妥協,還要對著幹,還要挑戰對方底線,這是甚麼樣的政治?

 

  泛民和激進派的合流,將令北京更把紅線收緊,以更強硬手段對付泛民。李卓人作為支聯會秘書,綱領主張「結束一黨專政」,我怕這一次那些高喊「結束一黨專政」的人,未必能參選。

 

  選舉主任在審視劉小麗過去行為時,認為她刪除與支持自決相關的總綱,只不過是避免對自己不利的選舉策略,故裁定她參選資格無效。那麼,李卓人「言論」會否因時代改變而由「接受」,改變為「不接受」呢?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