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6/06/2019

六月無眠,香港不再是香港了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大批人士周三上午馬拉松式去19個G20國家或駐港機構請願,要求他們向G20國成員國中國施壓,並希望他們關注香港情況,許多遊行人士還穿上「Liberation Hong Kong」T恤。

 

  而陳浩天亦發起去大阪G20會場示威,一夜之間,利用G20把香港問題國際化。有說這是抗爭最好時機,以為只要在G20引起話題,香港會成全球關注,全世界自由民主法治文明的人類,會和港人站在一起,這是痴人夢話。

 

  先不說北京一定不會讓香港事務(中國內政)走上國際舞台,外交部發言人前天已經說了。即使美國總統特朗普也說,香港的逃犯條例修訂應該由香港和北京想辦法解決。

 

  況且那些歐美國家,著眼的從來都只是利益,才不管什麼是非對錯。香港人解決香港問題,只可靠自己,不可能叫外國幫手,這既模糊了焦點,亦令香港跌入萬劫不復的地步。

 

  回歸22年,香港人不信任中央,尤其以年青人為甚,而且敵視北京,討厭大陸人。是香港的教育出了問題?還是文化宣傳做得不足?

 

  當然,歸根到底都是北京在管治自己國家時,其手法和國際社會的期望,以及港人的要求有很大的落差。

 

  北京抵鬧,但不代表我們要將香港前途交給外人手上。

 

  上星期五文章已經寫了,反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百萬人上街,表面上是示威遊行,反對條例,實質上是香港人第一次和北京全面攤牌。

 

  如果說2003年沙士反23條遊行,對北京來說是如夢初醒,原來港人對23條立法如此抗拒。當時或許還有一點幻想,就是經歷金融風暴、科網爆破和沙士疫情,香港經濟情況雪上加霜,激發幾十萬人上街,所以還可說23條立法只是一個引子。

 

  之後佔中,是香港人爭取普選的手法,當時社會分化十分嚴重,黃絲帶和藍絲帶,那不是要不要普選的問題,只是步伐快慢的問題,也不是要挑戰北京。

 

  反對逃犯移交條例, 藍黃陣營、建制泛民都上了街,背後還有商界出力,這一次可以說是香港人和北京全面攤牌了。背後,不單只是對中國大陸的司法制度不信任,而且用了「反送中」為口號,沒宣之於口的就是「反中」兩個字。

 

  這一次攤牌,令隱世22年的前政府高官施祖祥和黎慶寧等,都參與聯署要求撤回條例。背後何嘗只是一個人的政治決定呢?這次反對逃犯條例修訂,不同力量都浮出水面來。

 

  這麼多人上了街,條例暫緩,基本格局已定,但示威者堅持要撤回,並且要求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事件,卻沒有再堅持林鄭下台,為什麼呢?

 

  因為若林鄭在台上,對未來兩年泛民在區議會和立法會,都百利而無一害。

 

  現時,看似風平浪靜,其實背後危機處處。今天香港已經是半無政府主義狀態,即使目前示威遊行、集會衝擊、堵塞馬路,沒有造成大規模的破壞和傷亡,但香港不再是香港了。

 

  以前說「香港不再是香港了」這句話,是看到北京和特區政府一些舉措,根本性損害了香港的核心價值;但今天說「香港不再是香港了」這句話,看到的是港人自己,根本性損害了香港的核心價值。

 

  反國教風波,睡不著的日子只是一、兩天;佔中的日子,頭一兩個星期睡不好,之後睡不穩,也叫睡得著;但2019年的六月,卻是徹夜無眠。

 

  試問關心香港前途的人,這個六月又怎睡得著?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