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1/04/2021

泛民金主後悔莫及 西方力量欲哭無淚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看完全國人大常委會全票通過修訂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相信泛民也好,他們背後的西方力量也好,金主也好,一定後悔莫及。因為若不是他們2014年否決了政改方案,他們今日可能已經為明年的特首選舉奪權成功而準備慶祝晚宴了。

 

  我沒有水晶球,但2014年早說了當否決了831政改方案,就差不多永遠失去普選機會;當兩年前反修例事件還未開始扔汽油彈的時候,已經寫明北京一定強力介入,而且必定以附件形式把中國法例放入香港。

 

  當反對派前年在區議會大獲全勝,並奪取了117席時,已經寫了他們奪權3部曲,必然引起北京高度關注,思量如何出手解決。怎知反對派真的勝利衝昏頭腦,竟然提出攬炒10部曲,擺明車馬給予北京一個機會和藉口,為香港進行政改大手術。

 

  這不是甚麼先見之明,而是從歷史角度看,香港是地方政府,行一國兩制也只是權宜之計,但當事情變壞,觸動到中央政府的核心利益時,北京自然會出手。

  

  當然這個手術也是應該的、必要的。回歸這些年來,政改愈趨開放、議席增加、代表性增多,但社會民生發展卻停滯不前。議會內為反對而反對,動輒拉布流會,香港完全比其他周邊地方落後。

 

  國安法止暴制亂,是治標,完善選擇制度,是治本。

 

(資料圖片)

 

  這次政改大手術不但要解決香港長期政治爭拗情況,還一次過解決政治力量分配不平衡的現實,又可以借勢解決香港長期以來的深層次問題,例如房屋等問題,讓年青人相信生活在這個地方,是有希望的。

 

  至於這次完善選舉條例的每一環節,其實並不重要,因為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肯定3個選舉(立法會選舉、選委會舉和特首選舉)的結果,一定是愛國者佔大多數,才可實現「愛國者治港」的標準。

 

  故此,大幅削減泛民優勢和大財團影響力是開刀之處,大原則是取消部分專業界別的個人票,改為團體票;繼而合併泛民票倉,削減其議席數目。例如把原先教育界和高等教育界合併,同樣將醫學界和衛生服務界合併,變相削去他們幾乎是囊中物的60席;又係將原屬第三界別,分別各佔60席的社福界和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撥入第二界別,議席亦減半,壓縮了泛民的議席,

 

  即使原先由工商、金融組成的第一界別,也新增中小企業界15席,300席又全數取消個人票及公司票,改由團體票選舉產生,由此減少了大財團在這組別中的影響力。

 

  第二組別中10個專業界別分組,全部取消個人票,每分組中有15席以團體票選舉產生,另外15票由指定與內地相關團體提名產生;這樣以個人票數佔優的泛民,在新選委會選舉中將會通盤落索,而親北京的議席肯定過半。

 

  第三界別新加入基層及同鄉社團各60人,加上原來漁農界、勞工界和宗教界,這300席應該也在北京掌握之中。

 

  第四界別一如所料,117席區議會代表刪除,除立法會議員外,加入港九新界分區委員會、地區撲滅罪行及防火委員會,共156人,並加入27名內地港人團體代表,這也見到親政府的影子。

 

  然後再增加第五界別,300席,基本上由中央規劃,令中央鐵票大增。

 

  但北京出手,怎得一招,最辣的是不管選特首,還是參選選委會和立法會,均要取得選委會5大界別的提名。即使想參選立法會,也要得到第五界別兩張提名票;而且還有一個資格審查委員會,決定還不能訴訟。

 

  一環緊扣一環,北京的安全系數保證了「愛國者治港」這核心利益。如之前所說泛民差不多一舖清袋,大財團亦顯得有心無力。

 

  2012年大財團完全不放北京在眼內,堅持不選梁振英;之後2017年,和泛民眉來眼去,支持曾俊華挑戰林鄭月娥……若果他們有點政治智慧,在2014年通過政改方案,不搞佔中,2017年差不多已經是曾俊華的天下了;若果他們有點政治智慧,不搞攬炒10部曲,泛民和大財團合流,明年特首肯定是自己人了。

 

  總之,一子錯,滿盤皆落索;泛民和他們背後的金主及西方力量,不可怨天,只怪自己。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精選文章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