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3/04/2018

催谷DSE生「摘星」 老師也鬱到病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晴報專訊】DSE正開考,除了應考的學生緊張,任教文憑試科目的老師,也承受無比壓力。當了22年中學老師的陳穗,在Band 2學校教出DSE奪5**學生,但自己也教到情緒病,焦慮與抑鬱找上門,更一病就3年多。3年前,她轉投生命教育,「將自己的傷口變成他人祝福。」有精神科醫生指,在老師求診個案中,近半有任教文憑試科目。

 

陳穗坦言,當時無法接受自己患情緒病,「我教學生管理精神健康,自己卻患上精神病。」

 

  陳穗小學時從內地來港,深信讀書改變命運,後來她成為老師,20多年來教英文、家政等,「如果我教得好,代表我是有能力、成功的老師!」2012年她得悉自己將任教DSE科目「健康管理與社會關懷」,立志要把Band 2學生「化腐朽為神奇」,3年裏每晚6時多放工後就作戰至深夜11時,周末及假期亦改功課。平日午飯時間捉學生溫書,公眾假期亦要求學生補課。

 

誓教好Band 2學生 為證能力迷失

 

不少DSE考生或老師,也因追趕成績承受沉重壓力。

 

  2012年2月學生考模擬試之際,她開始失眠,每天只睡3小時,7月見精神科醫生,確診焦慮症,1年後更變抑鬱。記得放榜那天,校長和同事都來道賀,因過半班達4級,更有人獲5**,但她沒感喜悅,「我讓全世界知我有能力,到最後卻迷失自己,失去健康。」

 

  2015年她將身上包袱卸下,學會處理自己傷口,更發現身邊很多老師長期處於壓力中,患上情緒病,不敢披露病情,怕被家長、學生歧視。她說,曾有DSE老師患抑鬱,過馬路時希望被車撞死、屈在廁所不敢出來,最終放下教鞭。

 

老師求診精神科 近半教DSE科目

 

 

  精神科醫生麥永接表示,在老師求診個案中,近半有任教文憑試科目。他說,本身患情緒病的Band 2學校文憑試老師,愈近4月表現愈緊張,「失眠情況愈見嚴重,上課時更尿頻,肌肉繃緊。」部分求診老師會重複批改試卷,擔心有遺漏或出錯。

 

  另一精神科醫生林美玲說,近兩三年中學老師求診比例增2成,每年1月為教師求診高峰期,較平常多4成,近半任教文憑試科,而Band 2或Band 3老師出現情緒問題的機會,較Band 1老師高。去年有排名在Band 2末中學的地理老師,每到假日為學生補課,若學生請假就緊張,開始失眠、不想與別人接觸、食慾不振,在家人勸喻下接受紓緩壓力治療。

 

  學友社學生輔導中心總幹事吳寶城亦說,每年文憑試開考期間,約每千個求助中,有十多個為中學教師,佔整體1至2%。

 

嘆教育制度扭曲 轉職助同路人

 

  陳穗認為,香港教育制度出現三大問題,包括老師太多工作,沒個人生活;公開試要求高,老師苦苦追趕,學校變工廠,學生變產品;學生走向兩個極端,Band 1學生因成績壓力患上情緒病,Band 2學生則自我放棄。

 

  早前她去信特首林鄭月娥,直指這樣的制度只有小部分學生能成功,卻扼殺了大部分學生與生俱來的好奇心。3年前,她轉職循道衛理會從事生命教育,幫助同樣處於困境的老師。

 

轉載自: 晴報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