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8/05/2022

俄烏戰爭中的心戰與造神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俄烏戰爭進行到今天,烏克蘭不僅在輿論場上一直佔據主動,而且在戰場上也因得到北約的支持而穩住陣腳,並在近期逐漸轉守為攻。這在開戰初期是不可想像的,當時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俄羅斯強大的軍事力量會壓垮烏克蘭,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可能要流亡國外。現在看,這些判斷非常接近現實,只是由於澤連斯基的個人因素和俄羅斯軍隊的能力不足,才讓烏克蘭人挺過了最初的艱難時期,並開始「改寫歷史的劇本」。美國《時代》雜誌(Time) 不久前發表文章,披露俄烏戰爭發生轉變的一些內情,也講述了澤連斯基在這一轉變中的作用。
 
善用媒體烏方左右輿論
 
  《時代》記者舒斯特(Simon Shuster)獲烏克蘭方面批准,上月在澤連斯基身邊採訪兩周,寫出了有份量的獨家報道。這得益於他此前多次採訪澤連斯基,雙方存在互信,同時這也和《時代》的立場有關。澤連斯基一向重視利用美國媒體為其做宣傳,當年競選總統時曾接受過舒斯特的採訪,這次已是第四次專訪。
 
  據《時代》報道,2月24日清晨,身處烏克蘭首都基輔總統府的澤連斯基,被巨大爆炸聲吵醒,他和夫人隨即叫醒了17歲的女兒和9歲的兒子。得知俄羅斯空降兵已到基輔,試圖襲擊或綁架他及其家人,澤連斯基決定讓夫人和孩子從總統府轉往安全地帶,他自己則留在總統府,隨後還婉拒了美英兩國接他出國避難的建議。第二天晚上,他在總統府院子裏拍了一段視頻,表示會堅守到底。這段視頻經社交網絡廣泛傳播,鼓舞了烏克蘭人的士氣。採訪中,澤連斯基對舒斯特表示,這個時候「你明白他們在看著你,你已是一個象徵,你需要表現出國家元首的氣魄。」
 
  舒斯特日前在接受半島電視台採訪時說,剛當選總統時澤連斯基的想法有些天真,戰爭初期這段經歷令他變得堅強並更有自信,他的表現也改變了外界對烏克蘭的看法。隨著西方國家開始對俄羅斯實施全面制裁,澤連斯基每天花大量時間爭取國際社會的同情與支援,不停地與外國領導人視像會晤,其他時間不是在撰寫演講詞就是在發表演講。這位喜劇演員出身的總統擅長與人溝通,除了向外國的國會發表演講,還對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發出呼籲,甚至在音樂界的盛會格萊美頒獎禮(Grammy Awards)上也發表致辭,懇請各界人士支援烏克蘭。
 
  澤連斯基堅信,必須保持國際社會對烏克蘭的高度關注,因為這可能決定該國的存亡和他自己的命運。得道多助,打贏輿論戰不僅能令戰場上的官兵增強信心,還能爭取到國際社會的同情和支援。舒斯特說,澤連斯基很清楚社交媒體的作用,4月19日,他問舒斯特,國際上對烏克蘭的戰況是不是有點視覺疲勞了?因為對外傳播烏克蘭的信息主要通過Instagram等社交媒體,而如果總是見到那些血淋淋的照片,可能會讓很多人感到不舒服,有些外國領導人恐怕也會受不了,這樣下去可能會讓很多人閉上眼睛(不看這類信息),這對烏克蘭非常不利。
 
澤連斯基如今穩坐神壇
 
  這段故事說明澤連斯基深諳社交媒體經營之道,對如何最大限度地影響國際輿論拿捏得很有分寸。實際上,澤連斯基及其心戰團隊成功控制了國際輿論導向,讓烏克蘭戰事長期成為西方傳媒關注的熱點。每天早晨七點半,香港的電視台直播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的晚間新聞,我是這檔新聞的長期觀眾。自俄烏開戰以來,頭條新聞幾乎都是來自烏克蘭的最新報道,只有一些重大突發新聞能「搶走」頭條(美國發生重大槍擊案、總統宣布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選等等)。由此可知,美國電視台每天都提醒觀眾,烏克蘭仍在打仗。這給美國國會向烏克蘭大筆撥款創造了良好的輿論環境,令五角大樓可以將各種先進武器更快地交付烏克蘭軍方。
 
  西方媒體的報道和評論不乏對澤連斯基的各種讚頌,久而久之為他塑造了一個戰時領袖的高大形象。《紐約時報》4月19日刊發曾獲普利策新聞獎的評論員斯蒂芬斯(Bret Stephens)一篇文章,標題是「我們為甚麼欽佩澤連斯基」(Why We Admire Zelensky)。這類讚美之詞不僅讓澤連斯基成為烏克蘭的象徵,而且在一些國家被「善意神話」。澤連斯基的照片被放到祈禱用的蠟燭上,在一些網站上已有售賣,可見「造神」的力量。
 

(網上圖片) 


  當然,也有人對此持不同意見。麻省理工學院語言學教授、著作等身的著名社會批判家喬姆斯基(Norm Chomsky)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西方媒體把澤連斯基塑造成(已故英國前首相)丘吉爾在當今的化身,這對通過談判來停止戰爭、減少傷亡、尋求政治解決並無幫助。但在國際輿論場上,這類聲音較小。美英等國政客和主流傳媒都希望利用澤連斯基的英雄形象將這場戰爭持續下去,最終導致俄羅斯因無力承受而主動停火甚至撤軍。
 
美英趨硬意在拖垮普京
 
  美國對此早已下定決心,總統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4月10日在電視節目中表示,「說到底,我們想要的是一個自由獨立的烏克蘭,一個被削弱和被孤立的俄羅斯,以及一個更強大、更團結、更意志堅定的西方陣營」。英國外交大臣卓慧思(Liz Truss)4月底也表示,英國致力於將俄羅斯驅逐出整個烏克蘭。毫無疑問,西方與俄羅斯的戰略交鋒將繼續在烏克蘭領土上進行。美國資深外交家、前助理國防部長傅立民(Chas Freeman)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西方不是努力令這場戰爭儘早結束,而是將其拖長,「我們是要為烏克蘭的獨立而戰鬥到只剩下最後一位烏克蘭人」。
 
  如果真出現這樣的結果,誰贏誰輸不是一目了然嗎?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讀者專享早鳥優惠】火速訂購etnet 28周年呈獻《線條下的香港.沈平鋼筆畫作》! ►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周一加油站

職場新常態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