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6/05/2022

女記者遇害帶出以巴衝突的惡性循環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張翠容

    張翠容

    張翠容,資深新聞工作者,亦是著名的女戰地記者,專注國際新聞採訪及評論;曾服務於中西媒體,隻身跑遍中東地區、歐亞及拉丁美洲等地。著作計有《行過烽火大地》、《中東現場》、《拉丁美洲真相之路》、《地中海的春天》和《歐亞現場》等 ;分別獲人權新聞獎及多個好書獎。

    容我世說

    本欄每周一更新



  過去數月當大家的焦點都放在俄烏戰爭之際,一直處於衝突狀態的以巴地區,最近隨著一位巴裔女記者的遇害,以巴雙方的矛盾和人權狀況再度惡化,砲火連天,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和不得不出手調停。
 
  半島電視台美藉巴勒斯坦裔女記者希琳.阿克利赫(Shireen Abu Akleh)於上周三(11日)在西岸北部城鎮傑寧(Jenin)採訪時,被以軍射中頭部身亡。據報,當時並沒有任何巴人武裝分子與以軍交火,情況相對平靜下,以方狙擊手卻向穿上有記者標示防彈背心的攝影隊連發數槍,每槍都命中記者和攝影師,而希琳卻受到致命一擊倒下。
 
  有目擊者指這是以軍故意向記者開槍,屬有意的暗殺,如是者以方便可能涉及違反「日內瓦公約」,即戰區的記者在沒有參與敵對行動下,應視為平民受到保護,而其採訪權也應獲尊重。可是,過去20年以來多場戰爭,記者成為攻擊目標時有發生,襲擊者鮮有面對國際審判,「日內瓦公約」形同廢置的條文。
 
  巴人就希琳之死要求進行徹底的獨立調查,聯合國安理會和阿拉伯聯盟也發表譴責聲明,但我相信到最後調查會不了了之,這是根據過去經驗所作出的推測。事實上,希琳不是第一位受襲記者,過去遇害記者死因都沒有得到正視,公義無法伸張。再看看希琳的喪禮,以軍公然驅趕送喪隊伍,不給予死者尊重和安寧,從中可見以巴兩者的不對等關係。
 
  我和希琳算有幾面之緣。早於02年巴人自治區被圍困,傑寧更是以軍圍困的重點,甚至聯合國和國際人道組織也不能進入該地。有傳聞指傑寧難民營遭屠殺,我因此希望到那裏看過究竟。但我從未去過傑寧,有人便介紹希琳給我認識。他們很熱心幫我,期待有外國記者把傑寧的故事帶出去。
 
  51歲的希琳是位出生於伯利恒的基督徒,她熱誠、勇敢和專業,被視為巴勒斯坦一把重要的聲音,半島電視台一張不可或缺的巴人記者臉孔,想不到她今次就這樣倒在傑寧的採訪路上,不能再起來。
 
  我曾多次到訪傑寧採訪,第一次早於02年當傑寧難民營遭到以色列最致命的圍困,我和好些和平工作者在圍困過後不久,但戒嚴令仍未結束下偷進難民營進行視察,欲知屠殺的真相。居住在難民營的巴人大多是1948年以色列立國時,被迫逃離家園至此的難民,營內共有約13000居民擠在不及一平方公里的地方。
 
  我在02年到訪時所看見的情況,可謂是滿目蒼夷,如同鬼域。跟著的20年傑寧不時都受到以軍襲擊,令到難民營愈見激進,現在難民營內有一半人口為武裝分子,而傑寧也成為多個激進武裝組織的大本營,它變成西岸的加沙。每當以色列用最狠的手段欲摧毁這個城市,當地的武裝分子也以最頑強的姿態去還擊,使得以色列久攻不下,傑寧亦因此被視之為巴人最堅實的抗爭中心。 

 

(iStock)

 
  今次傑寧和以軍的衝突,近因在於東耶路撒冷巴人的居住權被否定,他們的房子過去多年不斷遭到以軍強行拆卸,最近兩年拆缷行動更為頻密,傑寧武裝分子以為同胞復仇之名,向以色列城市進行偷襲,死傷者包括以軍和平民。以色列迅速採取報復行動,年前在齋戒月結束當天突襲巴人最神聖的阿薩克清真寺後,上個月底齋戒月期間再度禁止巴人進入耶路撒冷舊城,並正當巴人在阿薩克清真寺為開齋禱告時,以軍衝入寺內作出拘捕。
 
  就這樣雙方爆發新一輪衝突,傑寧又是個風暴眼,今次更有記者遇害。我們所看到的是個惡性大循環,是雞先還是雞蛋先的大哉問,究竟問題根源在哪?以巴互相指責,但只要巴人一天生活在佔領之下,國際社會無視以色列的土地擴張,令整個以巴地區成為滋生激進主義的土壤,和平便遙不可及。可悲的是,目前大家都聚焦在疫情和俄烏戰爭所帶來的全球通脹和糧食危機,少關注巴勒斯坦其實和其他阿拉伯地方一樣,疫情及烏戰令他們生存狀況雪上加霜,但可惜似乎已沒有西方大國願意為以巴和平進程再作努力了,那麼希琳之死只不過是巴人地區眾多悲劇的其中一宗,誰會去徹查?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讀者專享早鳥優惠】火速訂購etnet 28周年呈獻《線條下的香港.沈平鋼筆畫作》! ►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名廚煮場

職場新常態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