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7/04/2012

大家樂新CEO 最叻幫豬扒飯探熱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本月履新,大家樂集團(00341)首席執行官羅開光示範看家本領:替一哥豬扒飯量「體溫」。入行30年,微服出巡是他的日常功課。早年巡至干諾道中,有人撲出來問:「你係咪(奶茶偵探)陳先生?」他寄望2014年在中國開200店,覆蓋華東華南1億人口。

 

 

 

  鐵板餐、燒春雞都是港人集體回憶,羅開光憶述:「中三那年,爸爸每晚都會好開心,拿着一堆炸雞髀回家,我們最開心有得食,爸爸開心則是研究到怎用剛問世的壓力煲,幾度去炸?怎樣最脆?怎樣才能將肉汁鎖住?怎樣令表現穩定?」

 

羅開光表示:「做到CEO一樣要繼續學習。今日的學習,是為了明日升級。」他身後的第5代設計,幾乎讓人認不出是大家樂。

 

釀酒砌飛機 父子愛試驗

 

  他說,路遠迢迢,多好味的炸雞髀帶到回家都已變凍,但爸爸羅騰祥的研究精神,卻在言傳身教中,不經意地移植到他血液了。

 

  羅開光也愛試驗,膽粗粗去釀酒、玩無線電,「我俾電電過好多次了。」兩父子更會一起動手砌飛機模型。他選讀化學工程,主力石油化工應用。他的公司專門服務DuPont等名企,他的工作是研究反應爐內的每個化學反應步驟,如油如何變成乙烯。「煉油已成歷史,化學工程現已轉型皮膚製造、結合生物化學研究細胞及環保了。」不過,人、機、物(料)、(方)法的4M1E守則,卻烙印在他的工作思維中。

 

 闖新加坡開店 歷練3年

 

  在美、荷、比利時工作4年,忽爾返港做飲食,都是父親手寫的一封封家書所感召。82年返港,大家樂在港只有17家店,但星、台已不斷有人招手。羅開光第一個任務就是開發新加坡市場,「好似唸了個MBA,由咩都不識,到選址、開店一腳踢,呵呵!」經過3年洗禮,這張白紙笑言學會了謙虛、市場策略、開源節流。

 

  適逢80、90年代經濟起飛,正好將功力儲備用在刀口上。80年代:設立大角咀中央廚房;建立營運管理系統。90年代:開設火炭中央產製中心;主導意粉屋、利華超級三文治等策略性收購;負責所有分店網選址。

 

  1991年,大家樂闖內地,第一家店在佛山開張,排隊排足2小時,場面墟冚,要勞煩公安開路。鏡頭一轉,來到2012年,佛山人民路第一家店成為一代人的集體回憶,暱稱「人大」,好似香港五支旗桿般親切。

 

獨立長枱,方便一人開餐。

 

 

快餐店隨社會民生百變

 

  如今大家樂在國內已開了98家快餐店,到廣西招工,人氣長龍依舊。羅開光強調:「一個企業要不斷求進,才可以維繫與顧客的關係,才能儲到感情分。」他預計現代城市差異化會收窄,中港口味不會有太大分別,但不等於不需要進步。「70年代,大家樂一包糖重20g,如今減至8g,還有代糖呢。」、「一個焗豬扒飯,調味也轉過4次,早期偏甜,現在重茄味,用意大利茄。」

 

  變幻原是永恆,1969年糖街第一家店,賣的是咖喱魷魚、蘿蔔糕、三文治、紅豆冰,如今俱往矣,不變的是CEO時時微服出巡。「曾在順利邨見過有對夫婦訪友不遇,食住鐵板餐等人,將大家樂當聚腳地。」溫馨場面,令他暖在心。

 

背靠銅鑼灣鬧市,曾有公司拉大隊來這裏開午餐會。

 

港人集體回憶

 

  燒春雞:源起羅開光某次在法國偶遇,遂提議在自家店賣,有人說:「你發夢咩?」但最終真的找到重650g的超級嫩雞,遂於1986年賣行廣告,跟餐配燒粟米、俄羅斯沙律,每店平均銷出300多份,4隻貨櫃眨眼賣光。致電法國追單,惜供應有限,對方道:「還以為貨量足夠你吃幾個月了。」

 

  全港第2間大家樂:1972年,佐敦渡船街分店開幕。該處車水馬龍,滙集油麻地輪船與新界接駁小巴。羅開光憶述:「當時賣漢堡包,洋葱煎到香一香,行到旮旯頭都聞到。」

 

  長青鐵板餐:每個年代的年輕人,都吃過鐵板餐。早1、2年,更被國內網民評為「不吃遺憾,10大香港平民美食」。

 

  第3家店:1975年,中環雪廠街7號E舖開幕。此乃大家樂首度進駐金融重鎮,因看中當時經濟起飛,白領食晏需求甚殷。

 

好奇心造就長勝將軍

 

  羅開光一笑,臉上的好奇心就滿瀉,他笑說:「我爸爸97歲了,兩父子咩都問:點解?有咩機遇?點解決?」他要求夥計不斷學習,自己也每周學普通話拼音。

 

羅開光畢業,爸爸羅騰祥(左)親赴史丹福觀禮。

 

  爸爸75歲那年,羅開光送他一部3萬多元的HP彩色電腦,他不愛。00年送iMac,爸爸嫌熒幕太大,cursor一郁就不見了。直到2010年出iPad,爸爸用得就手,只兩天,發電郵、睇股票一下都會了。「3周前他生日,家姐送了部iPhone,他已用得頭頭是道。」

 

  當然,大家樂創辦人羅騰祥絕非普通老人家。他出身飛機工程師,打仗時曾助飛虎隊做維修,戰後進遠東航空學校當教官;早期當過香港荳品公司的廠長。典型工程師腦袋,不斷學習,可能是羅氏家族DNA。

 

轉載自香港經濟日報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