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8/02/2019

【再見裕民坊】難忘世界最臭「老麥」!獨立記者10年challenge記錄老觀塘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Yan Law

    Yan Law

    「喜歡聽人說故事,更喜歡用文字寫故事。 返工最大樂趣──在平凡的職場裏找出那些不平凡的故事。」

    Senior Editor

Text: Yan Law Photo: Daren Cheng

在觀塘遊走十多年,原人早已和街坊打成一片。

 

街坊帶路親證「神打」畢業禮

 

  走在裕民坊,看著原人和小商戶說起話來滔滔不絕,幾乎沒有冷場,真的很難想像他本身並不喜歡主動去找別人聊天。「能夠走進這個地區,都是靠四哥、鞋匠福嫂、鐘錶師傅梁生等街坊相助。」他腦海裏隨即浮現出一件往事,說梁生曾帶他參觀「神打」的畢業禮,怎料神打師傅突然開口問他信不信。「當然要說『信』啦,結果師傅叫我試一試,看我用沙撒眼、用刀「界刂」手,是否都沒有事。當時我心裏很害怕,但又真的試了,又真的沒事。」後來原人再聽梁生說故事,才知道梁生當初信神打,全因以前觀塘的治安很不好,玩神打可以讓他保護自己,免被社團威嚇。「若不是有梁生,我根本進入不了這個神打的社群,也不知道這些故事。」

 

  難怪在原人的眼中,裕民坊就像一個很健談的智者。「永遠和他聊天,都會覺得他有新的故事,能帶給我新的發現。而透過這些發現,我會更了解『這個人』有不同的面向和性格,吸引我繼續去研究他,聽他說話。」

 

受觀塘重建計劃影響,多戶店舖攤檔已交吉離場。

 

  原人陪著觀塘走在重建這條路,至今已十多年,面對人來又去,去了又來,他感覺情懷始終未變。「此刻裕民坊仍在,仍是觀塘的地標,仍給我熟悉的感覺。」但想到一、兩年後,裕民坊將會消失,變成商場或酒店,他不無惋惜,「到時就只餘下『觀塘』這個名字,因為那些把觀塘建構出來的人和建築物都不見了。」他又直言,每一次途經裕民坊,心裏都會隱隱作痛。「那次從非洲埃塞俄比亞旅行回來,發現有一整棟建築物消失了。過去十幾年走過這地方,一直覺得那棟建築物都是同一個模樣,直到它被圍封、拆卸,真的很可惜。」

 

  所以原人決心成為觀塘的翻譯員,希望在時代巨輪殺到之前,記錄下這個老觀塘和小商戶的故事,讓社會重新思考重建的意義。「自遷出消息公布後,顧客愈來愈少,生意也愈來愈難做。」他頓一頓又說,「我太太懷孕了,我也會過來這邊買嬰兒服裝,雖然買得不多,但也想為街坊盡一點心意。」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