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6/08/2019

【向異性入手】每日往其他部門鑽,除了flirt女同事還有重要任務?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潘少權

    潘少權

    現為香港免費報章《晴報》總編輯。前職是美國《讀者文摘》亞洲區中文版總編輯,負責香港、台灣和東南亞業務;並兼管國內版權合作專案《普知》的編務工作。他是資深傳媒人,在職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時,擔任《經濟日報》副總編輯,兼任經濟日報出版社副社長,並主編《ezone》和《置業家居》等雜誌。他又是多本暢銷書,如《九七日誌之當年今日》、《駕車郊遊指南》、《百年智慧•管理經典》、《一分鐘管理》的作者。曾在中資、華資、歐資和美資公司工作,閑時喜歡讀歷史,鑽研東西管理。

    本欄每周一更新

    辦公室政治

  上回提要︰【攻於心計】到底接了多少金額的生意,能與「未來上司」公然唱反調?

 

  「孔雀」是「麻子」的「哥兒們」,兩人形影不離,令不明就裏的人好生疑惑。不過,「孔雀」卻肯定是喜歡女人的,我去北京出差多次,從沒見過他坐在自己的房間,總愛往Sales Department鑽,做Sales的女孩都打扮入時,漂漂亮亮,「孔雀」喜歡和她們調情。

 

  不錯,「花花」曾跟我說,「孔雀」每天都「flirt」她的同事。她說,她曾和同事說過,她們來上班是找生意,而不是找男人。

 

  以我觀察,這些女生都愛和「孔雀」聊。她們認為在外資公司工作,十分體面,但大多數責任感不強,而「孔雀」又懂得討女人的歡心,總能令她們開開心心。於是,整個辦公室只聽到他們的嬉笑聲,好不討厭。

 

  在北京,我是個過客,只負責全國出版籌備工作,之後交給「孔雀」獨立運作。他其實是上海人,海派作風,說話都吹得大大的,認為香港已窮途末路,中國未來只看他們上海了,所以他並不喜歡到北京工作,感到大材小用。

 

  「你們的老闆這兩天去上海幹甚麼?」「孔雀」問Sales Department一女生「花花」為何不在北京。他眼神輕佻,那女生卻像很受落般。

 

  「我怎麼知道呢?她是我們老闆啊!」

 

  「你不知道又有誰知道呢?」

 

  「我甚麼都不知道。上星期她還在問這幾天開會的事。」

 

  「她沒說要去上海嗎?」

 

  「沒有啊!她去上海的機票,也是前兩天我替她訂的。」

 

  聽得出「孔雀」是在打聽「花花」的行程,以窺探她不去開「麻子」的會是否早有預謀。

 

  我真不明白他們在幹甚麼,讓你知道她是這樣又如何?縱使她真的沒刻意計劃,你們也不會相信。扔出去的皮球,是會反彈回來的,射了一支箭出去,可能引來千支箭回應,這樣做又有甚麼意義呢?

 

  爭名逐利,可以理解,但損人利己卻天地不容。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