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3/08/2020

【文化差異】每事問?不下放權力?內地職場文化大不同!管理人如何尋摸索出路?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潘少權

    潘少權

    資深傳媒人,為香港免費報章《晴報》創刊總編輯;曾擔任美國《讀者文摘》亞洲區中文版總編輯,負責香港、內地、台灣和東南亞出版工作。此前,在職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時為《經濟日報》副總編輯,兼任經濟日報出版社副社長,並主編《ezone》和《置業家居》等雜誌。他又是多本暢銷書,如《九七日誌之當年今日》、《駕車郊遊指南》、《百年智慧•管理經典》、《一分鐘管理》的作者。曾在中資、華資、歐資和美資公司工作,閑時外遊,喜歡讀書。

    本欄每周一更新

    辦公室政治

  「潘,還記得阿郭嗎?他們在北京吃了不少苦頭,現在把大部分工作撤回香港。你在上海也不見得成功,和阿郭談談吧。」好友知道我常往上海,推薦一些朋友給我認識,以作交流。我甚麼人也沒約,怕去聽一些失敗者自怨自艾的藍調。

 

  我有太多不愉快的經驗,尤其是與「蝴蝶」交手時。當下也有不少,和「麻子」和「孔雀」,甚至和「花花」。

 

  當時在美國公司工作,無論公司文化、管理、制度和培訓都和大部分華資企業不同,始終要找出一條屬於自己,又能證明持之有效、能邁向順和的路。內地同事傾向接受指令,不肯主動去承擔責任。此外,很多管理人喜歡發號施令,慣性把權力集於一身,而忽略了其他人的參與,亦不下放權力。

 

  面對同事替我買一杯咖啡也要問幾次的情況,我和他們一起開了一次會議,簡單地分了工,指定由誰負責生產流程中哪一個環節。

 

  我們所有生產流程都是透過電腦全自動化監控的,每當死線接近,電腦便會自動響警報。我期望他們一切以電腦化的流程為主,而改變中國人「每事問」、不主動的習慣。起初他們仍不重視,我亦「懶」得提醒他們。直至每個死線到達的前一夜,我才發一個「溫馨提示」給他們。

 

  當然,他們一定不能在死線前把工作完成,可是我沒有因而改變計劃(其實在我制定死線時已考慮了他們不準時完成這因素,所以基本上是不會趕不及真正的死線)。繼後,他們仍間中「甩漏」,卻比之前有長足的進步。

 

  當他們有失誤時,我不怪責他們,只提醒他們公司要求員工主動監察、自發參與,千萬不要期望上司會像照顧孩子般照顧他們。過去幾個月,證明他們不是沒能力,只是心態未改變吧!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精明外匯買賣三招「睇圖-比較匯率-預設提示」iOS / Android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