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4/05/2020

認識中國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新冠肺炎一疫,使不少人,無論是中國人,還是非中國人,都要重新認識中國。基辛格講:「今年,中國改變了世界,世界將重新認識中國,不是中國人醒來,而是世界醒了!」

 

  不少中國人見到中國用10天時間,建了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幾天之內動員了逾4萬醫護人員馳援武漢;逾月之內,全國各省支援湖北,1個月之內把病毒基因搞清楚,遂得以創設全球醫療界想也沒有想過的,不是醫院的方艙醫院來處理上萬的輕症病人,保證重症病人有床位、有呼吸機、有ECMO,使這些原本不足,永遠緊張的救命醫療設備做出了合理的分配,從而減少了重症病人的死亡率,才可以讓逾百歲的老病人,也可脫離死亡。中國在此中所展示的硬實力、軟實力,使到中國人也要讚嘆,阿爺好嘢。

 

  基辛格應也內心讚嘆,所以講了:「世界將重新認識中國……世界醒了。」筆者將中間「……」的一句刪去,是希望大家看到基辛格實在是在講甚麼。

 

  在1972年,基辛格確是中國的朋友,因他那時倡「聯中抗俄」,遂有尼克遜訪華,中美建交之舉,但在2019年時,基辛格是倡「聯俄抗中」,那麼他還是不是中國那時的「老朋友」呢?

 

  筆者會在這裏才引用上文「……」中的那一句,「中國人醒來」了嗎?基辛格上文重點是講:「世界對中國要醒來」,筆者的重點是講:「中國人要醒來,要醒來認識,當世界對中國的認識醒來時,世界(這是指歐美大國)會怎樣聯手對付中國。」而這個歐美聯手,又將會怎樣影響未來10至50年的世界格局。

 

西方對華態度複雜

 

  是筆者過慮了?是筆者仇美歐了?且先看傅瑩的,在慕安會感受西方對華複雜態度一文:《中國日報》「傅瑩:對2020年慕尼黑安全會議的印象」。

 

傅瑩:對2020年慕尼黑安全會議的印象

 

  傅瑩曾任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歷任中國駐菲律賓、澳洲、英國大使,對西方應有相當認識。

 

  慕尼黑安全會議(下稱「慕安會」),原是美俄冷戰期間產物,初衷是協調西方立場,共同抗俄,冷戰結束後就轉為看國際格局變化,思考(或統籌?)西方應如何調整自己以應付新挑戰。這個「挑戰」會來自何方?從這幾年來的會議主題,就呼之欲出。

 

  2017年,慕安會提出:「後真相,後西方,後秩序」的全球變局挑戰,這個後,不是之前之後,而是前一階段止,後一階段出之後Post。

 

  2018年則探討:「超越西方」的時代特點。

 

  2019年主題是:「全球拼圖:誰來拼起碎片」。

 

  2020年2月10日主題是:Westlessness,有譯作為「西方的缺失」,筆者認為譯不準確,反之譯為「西方失勢」會是正確。

 

  總結這4年來慕安會要關注的是:「中國崛起對西方的威脅」。筆者這個總結也是基於傅瑩文章所述的事件而來。文謂:

 

  在今年的慕安會上中國議題突出,明確涉及中國的分論壇多達11場,議題包括「西方如何面對中國挑戰」、「跨大西洋關係與中國難題」、「歐洲如何對付崛起的中國」、「如果中俄結盟怎麼辦」、「中國在全球軍控中的未來參與」等等,還有關於南海、新冠肺炎疫情、中國網絡政策的專題會,其他一些論壇雖然在題目設計上沒有提中國,但也大都把矛頭指向中國。

 

  為甚麼慕安會上議題,矛頭會指向中國?這就要先「認識西方」,傅瑩講了:

 

  何謂「西方」?從世界歷史和國際政治的角度看,西方既是地理和物質層面的,也是精神和制度層面的。西方文明發源於古希臘、古羅馬,歷經城邦制、羅馬帝國、中世紀、文藝復興、大航海時代、殖民擴張乃至美國崛起,逐漸形成文明體系並不斷被充實和強化。現代西方人以歐洲各民族及其後裔為主體,思想文化深受基督教信仰的影響,以所謂自由民主制度為價值信條。這些共同築就了西方對世界的政治和文化影響。在物質層面,過去三四百年間,西方基於海洋、大陸擴張和金融霸權,引領了軍事革命和科技創新,主導了工業化乃至後工業化時代的世界經濟發展。

 

西方綜合實力被稀釋

 

  冷戰結束後,美國主導的西方一度沖高到國際權力的頂峰,並且強力推進了全球化進程。而後隨著新興力量的崛起和全球產業鏈重組,西方的綜合實力被稀釋。美歐在全球推進西方化遭遇一連串挫折,自身問題也全面暴露,使得西方價值理念的光環褪色。歐洲人更加認識到,西方已經難以在塑造21世紀的政治和經濟特徵上發揮絕對主導力。

 

  美國反華強人班農在美國的反華霍士電視上的訪問,可以清楚看到班農的表態:「要消滅中共政權。」班農代表了多少的西方共識?不知。

 

班農:只有滅掉中共,世界才會有和平和繁榮!這是我們這代人命運的召喚,別無選擇

 

  另個視頻就可以看到,非西方人民及一些西方人民是怎樣看。不過,西方政權是不會理會人民聲音,因為他們看到的是「威脅」。這個「威脅」又從何而來?就是從「西方」合圍,解體了蘇聯而來。

 

你會中文嗎?

 

  二次大戰,美蘇在德國易北河會師,合力滅了納粹德國後,美蘇立進入長近半世紀的冷戰,其間美國的撒手?是經濟封鎖,中國也因與蘇聯同奉馬列主義,一樣被經濟封鎖,就算是50年代,中蘇交惡,美國也一樣封不手軟。這個封,對蘇聯和東歐打擊很大,但對中國則反成激勵,因為中國不能靠美,也不能靠俄,只好「土法上馬」,「兩條腿」走路,在艱苦環境下,堅持「以產頂進」。西方當時不識「以產頂進」的厲害處,以為這只是中國自慰式的空口號。事實?

 

  軍事上,產出了兩彈一星、東風41、航母大飛機。交通上,產出了高鐵、無人駕駛。電貿上,產出了淘寶、京東。醫療上,產出了火神山、雷神山,方艙醫院。通訊上,產出了5G、北斗。

 

  以上種種,都是在被歐美封、蘇聯封之下,用幾代人犧牲個人榮譽、生命換來的。在亞當.史密斯的《資本論》下,這些個人犧牲是不應出現的,因為這些犧牲是不利己的行為。如亞當.史密斯再世,2020年2月去武漢,他就會修改一下他的教條,在小我之上,尚有個大我,保障了大我,才可以有小我。不過,怕亞當.史密斯是永不會明白甚麼叫「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獅子山下精神,因為美國奉行的是,「人人為我,我不會為人人」,所以美國平均每1.4年就打1次仗,戰場不是在美國本土的領土保衛戰,而是在人家國土的保衛美國利益之戰。

 

  1989年,美國成功誘使了蘇聯解體、柏林圍牆倒塌,美國樂翻天。1990年德航請筆者去參觀瓦解後的東柏林,筆者在東柏林看到張凋零的工人階級揚手望前盼美好明天的海報。

 

  這種典型的宣傳海報,如在中國,這個海報必然色彩鮮艷,但在當日的東柏林,是剝落灰黑,筆者拍了張照片,回來寫了篇文:「全世界無產階級團結起來-減薪」。為甚麼蘇俄東歐解體,會使到全世界的無產階級減薪?筆者是這樣看:東歐集團人口3億,中國人口13億,這16億人的勞動力,在冷戰時,是被禁閉在鐵幕內、竹幕內,柏林圍牆倒下,這16億人的勞動力會進入全球勞工市場,工人多了,薪金怎能不減?嚴重些,是歐美工人的飯碗,是被歐美政客在瓦解蘇聯時,引「狼」入室,搶了自己工人的飯碗,這叫做對西方的威脅。唉!你不瓦解蘇聯,讓他們在鐵幕內,日日盼美好明天,不是很好嗎?

 

  1985年,筆者到美國水牛城(Buffalo)的出口城(Factory Mall)購物,9成的成衣是中國製造,香港這個原製衣業中心的產品,在水牛城的出口城內極難找到,只找到件Hugo Boss的香港製造恤衫,這見出,港成衣已被中國成衣趕走,香港製衣工人的飯碗呢?工資呢?

 

  1995年,筆者再訪水牛城,出口城內,竟然連中國製造的衣服也少了,多見到的,是拉脫維亞製造、立陶宛製造,香港的?搵勻都無。

 

政治冷戰止,經濟熱戰啟

 

  中美1972年建交,中國1978年改革開放,貨品在1985年湧去美,取代了港貨。東歐1989年解體,東歐貨品在1995年湧去美國,取代了中國貨。這個取代,是不講甚麼的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講的是利潤主義,這亦印證了筆者在1990年柏林一行之後的另一篇文:「政治冷戰止,經濟熱戰啟」。

 

  甚麼的熱戰?仍是工人工資。1995年筆者去到美墨交界的El Paso,類似中港的沙頭角,拜訪了當地管理美墨跨境協作的美方官員。談到墨西哥方面的工資,他起初時興致勃發,謂墨西哥工人時薪4美元多,較美國的8美元低不少,故有環球競爭力,然後他問我,中國的工人工資多少,我平淡地告知,深圳人工較貴,每月約人民幣600元,他想了想,可能心中計了計價,講句:「How can we compete!」我忍住笑,平淡地回了句:「Yes,how can you.」

 

  要compete?減薪囉?當第三世界的廉價勞動力進入世界勞工市場時,全球的貴工薪都要減下,才有競爭力,保得住自己的飯碗。就算是中國,也於90年代末,被錫蘭工人搶去不少牛仔褲單,因為他們的工資是每日2美元!

 

  朱鎔基曾慨歎,中國要做十幾億雙鞋,才可以買到架美國飛機,故如中國不想死做鞋,就要學做飛機。美國可以不做鞋,讓你中國做晒全世界的鞋,但你不能「以產頂進」做飛機。這叫甚麼?這叫「國際分工」,我分大工,你分小工,這個「奴隸制」,有哪國家的人民肯接受?80年代日本一直追著美國,結果被美國組織了個「新八國聯軍」,逼日本於1985年簽了個「廣場協議」要日圓升值,結果美元由兌295日圓,幾年之內升至最高見1美元兌78日圓。

 

  日本怎做?來個乾坤大挪移,把生產線搬離日本,搬去中國、東南亞,改由那些國家對美出口,錢還是由日本賺,但貿易盈餘就由那些國家承擔了,看起來是日本對美的貿差是減少了,實質上,今時日本賺美國的,還比1985年時多逾倍。

 

  今時中國也踏上了日本80年代境況,所以就有了去年起的中美貿戰,中國對這貿戰的應對是:

 

  1.你叫我買你的貨?買。

  2.你叫我人民幣不貶值?不貶。

  3.你叫我解散國企?不成,今次救援武漢不是見國企出了大力?

  4.你叫我不可做2025?好,可以不提,改拆為新基建啦,由2020年起做。

 

  由2018年的中美貿戰起,美國踢了中國兩年,發現踢到塊鐵板,踢到腳痛,所以今年慕安會就有這「Westlessness,西方失勢」的議題,亦促使了基辛格這位中國「老朋友」挑明來:「世界將重新認識中國……世界醒了。」

 

  投資者對基辛格之言應怎看待?筆者看是不要當這位昔日倡「聯中抗俄」今日倡「聯俄抗中」的「老朋友」是跟你交心,要留心「新的八國聯軍」會出現。不過,今時中國不是1900庚子年的中國,而是2020庚子年的中國。4月6日筆者有文「庚子年變」,文末是:「還有很多大件事,限於篇幅寫不了」。今文寫了點,但仍未齊,今周就談談,因為這個「西方醒了,認識中國」會影響到10至50年內的世界,中國大局,作為中國人,不認識不得。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