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8/11/2018

中美謀取妥協新機會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曾廣標

    曾廣標

    曾廣標(Peter)為香港著名的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是跨媒體傳媒人,在電子傳媒、網上媒體、報章雜誌均擁有專欄。他從事新聞工作20多年,除任職本港傳媒之外,亦曾在德國新聞社任特派員。

    他曾撰寫多本有關投資和國際時局專著,包括《價值投資實戰》、《發掘超值股》、《香港股票投資指南》、《集郵投資手冊》及《第三次印支戰爭》等。

    Peter畢業於九龍華仁書院及浸會書院,並曾到各地遊學,近年跟隨商品大王羅傑斯學習價值投資法。2004年當選九龍華仁書院80周年80位最佳師生之一。

    本欄每周四更新

    國金與投資

  美國中期選舉果如預期般出現各有得失的結果,民主黨奪取了眾議院的控制權,但共和黨稍微擴大了在參議院的優勢,特朗普總統和候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都各自對本黨的成績表示滿意之情,而美歐股市周三(7日)鬆了一口氣,齊齊向上。

 

各自控制一院,議會爭吵更劇

 

  市場本應較為希望共和黨可以保住兩院的優勢,使特朗普的減稅政策和放寬監管不至於受到威脅;不過,市場對於民主黨在眾議院協助監督常有怪招的特朗普,也認為不是壞事。但對於兩黨今後可能謀取妥協也勿太過樂觀,在新一屆眾議院,更多民主黨議員背負著要趕特朗普下台的使命,而更多共和黨議員是來自特朗普的忠心粉絲。我預期今後在議會的爭吵聲將更多,而特朗普亦將要花更多精神和時間,去面對來自眾議院對他本人及家人的聆訊和調查,而一些「杜絕非法移民」的倡議,也很難獲得國會撥款。

 

美兩黨聯手對付中國?

 

  貿易政策在今次選舉基本上不算是一個議題,因為美國經濟及股市仍佳,貿易戰暫時對民生影響很有限。坊間有認為,民主黨甚至更想壓抑中國的崛起,內地一些網民擔心佩洛西更加「反華」,指民主黨可能要逼使特朗普對華在政治上更加強硬。我則認為,對華經貿政策基本上還是特朗普本身的選項,而他面對著將與他對立的眾議院,應會更加審時度勢。

 

特朗普及時調整,與華重開對話

 

  在中期選舉之前,特朗普主動與習近平通了電話,較為詳細的交換意見,雙方表達了願意在月底G20峰會期間在阿根廷舉行會談;之後,中美也同意於周五在華盛頓重開外交安全對話,由兩國的外交及國防高官參與。這反映出特朗普在中期選舉前已預計很可能會在眾議院失利,因此及早調整對中國的部局。早前,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蓬佩奧還大罵中國是敵對勢力,大有不能共存之勢。

 

  中美在經貿問題上存在著重大的不同看法,特朗普一向強調中國每年賺取了美國數千億元,但卻不願開放市場大量購買美國產品,掠奪美國的智識產權;以及強逼轉讓技術等等。這些指控對中國來說是欲加之罪,不過,現時最高層也願意盡量滿足美國方面的疑慮。

 

美鷹派與商界,各有各想法

 

  中國在上海召開首屆國際進口博覽會,習近平表明會對外國貨品和市場擴大開放,進一步削減關稅以及加強對侵犯版權的懲罰。即是說,中方願意盡量滿足美方的要求,然而,美方也要顧及中方可能接受的底線。

 

  若果貿易戰只是借口,實質是清算所謂的「中國國家資本主義」,要把中美之間的供應鏈徹底中斷,逼使美商撤回美國或從中國撤到其他國家,則中方必定不可能接受。

 

  事實上,美國鷹派的這些要求,原全不符合美國商界的利益,而有120間美企參加上海博覽會,包括微軟主席蓋茨親自出席,表明美國巨企大多很重視中國市場。特朗普顯然也注意到有關的訴求。因此,他與習通電話時,便表明支持美國企業增加對華出口。

 

北京力拒美「隱藏議程」

 

  近日,中國最高層統一口徑,指出只可能達成中美雙方都能接受的協議,也就是說,美方不要有隱藏的議程(HIDDEN AGENDA),想北京向華盛頓全面投降。

 

  中國對美擁有大量貿易順差,因此,在互增關稅時,中方初期會受到較大壓力;不過,貿易戰必定是雙輸之舉,隨著特朗普不斷增加中國貨的進口關稅,到頭來定必要轉嫁到美國消費者身上,到時美國通脹很可能加劇,令到聯儲局被逼提速加息,令美國出現衰退的風險。

 

  當然,鷹派們會說,在美國出事之前,中國經濟很可能已垮下來了,特朗普也曾經說類似的話。然而,隨著中國有序部署與美國打持久戰,及集中做好本身的防控工作,則特朗普應了解到利害所在。

 

關稅戰升級,不利特朗普爭連任

 

  在執政首兩年經濟大好對連任總統是沒有好處的,因為到了第三和第四個年頭,經濟周期可能轉向,到時,選民都會埋怨在任總統。根據現時的時間表,若關稅戰繼續升級,至遲明年底美國消費者便會感受到加價的重大壓力,到時剛是特朗普部署爭取連任之時。

 

  11月底的中美峰會不大可能即時便有協議,但若能把關稅戰控制在一定的水平,及重新展開有信用的多層談判,則對特朗普來說,應是上策。中方打貿易戰是被動的一方,現時可能讓步的基本上都讓了,要看特朗普如何取捨。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