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8/08/2020

希瑪林順潮由眼科醫生轉當CEO 賣樓創業攻內地醫療市場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香港眼科名醫林順潮的故事很典型的「獅子山下」。小時候家貧,父親開零食山寨廠,他小學已要負責送貨,中學則代父親去收數,讀書不標青,直至中學遇上良師,才以優異成績考入港大,成為醫科生,接著在中大醫大醫學院工作。

 

 

林順潮Profile:

◎香港著名眼科醫生

◎曾進行香港首宗變形蟲上眼手術、全球首宗眼眶神經鞘纖維水囊切除手術

◎曾任香港中大眼科及視覺科學系主任、中大醫學院副院長

◎90年代籌辦NGO健康快車、成立光明行動護眼基金

◎90年代獲選為香港傑青、世界傑青

◎2006年有有份創立NGO亮睛工程

◎2008年起擔任人大代表

◎2012年創立希瑪眼科

◎2018年年初希瑪於香港上巿

 

  2012年離開大學創業,開眼科醫院希瑪,2018年希瑪眼科(03309)上市,成為上市公司CEO。林順潮接受本刊專訪大談生意經,卻由他做醫生時候開始說起,當年發生了一件事,體現這位醫生的生意之道。

 

  一直參與內地扶貧工作的林順潮,2008年更當上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於2012年瞄準內地醫療市場,放棄高薪厚職、做了21的大學工作,出來創業開眼科醫院希瑪,踏出這一步竟然是賣樓。

 

  2018希瑪上市後,林順潮積極拓展內地市場。至今除了本港2間手術中心及4間診所外,內地合共已有9個眼科醫院項目,遍及北上廣深一線城市,亦同時向二線城市進發,內地市場如何布局?

 

  由醫生轉當上市公司CEO,別人眼中身份大變,林順潮卻指分別不大,為甚麼?話雖如此,但有一點肯定不同,就是現在他已少做手術。

 

創業篇:乘內地醫療改革 看準中產市場 棄高薪厚職賣樓北上開醫院

 

  林順潮九十年代不僅是醫學界、還是扶貧界紅人,他經常曝光接受傳媒訪問,除了談本科講眼,更多談到他去內地扶貧、到山區醫眼的經歷。他有份籌辦健康快車,2004年他發起農村醫療計劃,獲李嘉誠基金捐款1,000萬元人民幣;其後又與一班醫生成立亮睛工程,專門到內地山區治療白內障。相信當時沒有人想過,眼前這位年輕醫生,會一轉成為生意人,甚至成為上巿公司CEO。

  

林順潮於50出頭時放棄大學工作,創業開醫院。

 

搞常規會議轉虧為盈

  

  林順潮的生意經,要由他做醫生時講起。他在中大醫學院任職時,當上了亞太眼科學會會長,2008年輪到香港舉辦常規的眼科學術會議,這個會議不是人人有興趣搞,「每兩年一次的小型會議,仲要次次怕蝕錢。」當時的林順潮卻想把這個會議「搞大」,「我想將它變成一個重要的國際眼科會議,如同眼科界的奧林匹克,每年搞一次,可以賺大錢。」

 

  他第一招是節流,不似過去請專業公司籌辦,因為這些公司收費貴,他形容「賺埋都俾咗佢」,他利用任職中大的資源,自己去籌辦;其次是開源,從參加會議費、醫療用品廠商的參展費、場刊廣告費等開拓多方收入來源;又動用暑假期間大學空著的學生宿舍,平租讓參加會議的人入住,藉此吸引更多人參加會議;他又「食住」當時2008年北京奧運,香港亦有份參與,他順勢向旅發局拿到不少資源。本來一個小小的學術會議,「最後有來自120個國家共1.2萬人參加,賺了400萬美元(約2,800萬港元)。」會議不僅轉虧為盈,還成為行內的經典會議。

 

年幼已幫父收數練膽

 

  林順潮表示自己做事愛「改朝換代」,背後需要有膽識,而膽識他從小就鍛練。他的父親從內地「游水」來港,做過苦力、建築工人,最後自己創業賣零食,開山寨廠炸蝦片賣,一家完全投入這盤小生意。林順潮小學已負責送貨,12、13歲已代表父親獨自去全港收數,遠至長洲、坪洲,年紀太小經常被商戶為難和戲弄,錯過尾班船、尾班車要自己想方法轉船轉車回家。怕遇上「劏死牛」(攔途截刧)就把收到的錢分開藏,20元放裇衫袋,餘下的數千元放書包底,這招轉移視線,是希望即使被刧,也只是損失裇衫袋的20元。

 

  從小就要不斷「Problem Shooting」的林順潮,坦言父親對他影響很大。他眼中的父親有創意,肯冒險,又肯捱。由開零食山寨廠,自製風味蝦片大賣,將小食入袋並放一張陳寶珠、蕭芳芳相片提升銷量。小時候的他,幾乎每個周日,跟隨父親坐上一輛小貨車,跑勻全港去送貨,看著父親如何搵新生意,「要厚面皮,對方不肯要貨,就多講幾次,或者先不收錢放低貨品,叫對方試下賣。」他還記得那輛小貨車,擺貨的地方分上下層,他每次回程都睡著,迷迷糊糊下車返家倒頭大睡,第二天一早又上學。

 

邊扶貧邊開中產醫院

 

  小時候住木屋,到成績優異入讀港大醫學院,成為著名眼科醫生,當上大學內的系主任、眼科醫院的主管,高薪厚職,一直做到退休應該是順理成章,2011年年過50的他卻辭去原來的工作,離開「Comfort Zone」出來創業。

 

  經常返內地扶貧、自2008年起任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的林順潮指,內地醫療服務需求大,內地政府為解決一直以來「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2009年內地推行醫療改革,「其實醫療服務的需求是全球性的,哪裏有病人就需要醫生去,但做醫生都要有方法去,否則你不會去到病人那邊醫病。」

 

  醫療改革成為很多外資入內地醫療巿場的契機,亦是林順潮所講的方法,他還看準內地的中產巿場,「我想將我認識的技術帶入內地,看到內地的發展,我做亮睛工程、健康快車幫貧困的一群,但有經濟能力的,也應該可以享受到高質素的醫療服務。我不如兩條腿走路,一邊繼續扶貧,一邊為住城巿的病人提供較高質素的醫療服務。」

 

健康快車改裝火車做流動手術室,為偏遠地方居民做眼科手術。

 

  辭去做了21年大學工作的林順潮,決定返內地開眼科醫院,第一步是賣樓。有份穩定工不做,還要賣樓,他直言家人有反對,尤其是岳父母,「他們覺得個女嫁俾你,你至少有間屋住。我就話租樓仲抵,樓價太高嘛。」當年曾被傳媒稱為「筍盤」、「鑽石王老五」的林順潮,於2006年結婚,妻子是在扶貧活動上認識、來自瀋陽的李肖婷,李曾參加華裔小姐選美。現為希瑪執行董事。

 

  林順潮賣樓得千多萬港元,再加上向家人及朋友籌措資金,北上開眼科醫院,而內地開醫院要取多個牌照,林指因牌照問題,未能成功開業,於是「折返」香港開醫院希瑪眼科,一年後即2013年深圳希瑪才開業。

 

深圳醫院物業賺1.5倍

 

林順潮自九十年代起北上扶貧。

 

  深圳希瑪福田的院址,背後有個投資小故事。林順潮指,當年買下福田院址,資金來自朋友,「朋友這筆資金買下福田的物業,然後把物業租給醫院,他們當是投資內地物業。當時醫院周邊是空地,後來對面開了個商場KK Mall,旁邊就是地鐵站口,人流非常旺。」但後來網購流行,零售萎縮,商場附近的人流大減,但他笑言:「但我的朋友最後把該物業賣掉,賺1.5倍離場,都算對得住佢哋。」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精選文章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