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9/11/2020

專訪70年鴻興 擺脫「老工業」 轉型服務平台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70年的公司歷三代人,香港地可以叫它做老牌公司,鴻興印刷(00450)是其中之一。70年前由中環一間小店開始印公司咭片,經歷香港工業起飛、工廠北移到互聯網時代,今日鴻興是亞洲最大的印刷廠之一,更是全球最大兒童書印刷商之一。

 

  香港讀書風氣從來不高,竟出了一間全球最大兒童書印刷商。鴻興的第二代、執行主席任澤明接受iMoney專訪,道出來龍去脈,公司在80、90年代印玩具包裝印到風山水起之時,為何又會開始印製當年冷門的兒童書,竟然由一段「追女仔」的往事開始。

 

  鴻興第三代、商業總監任加信跟隨父親腳步,14年前大學畢業便返公司工作,親身感受近10年的市場急速變化。人人手上一部電腦或平板電腦,都說印刷業是「夕陽」行業,眼見近幾年不少行家結業或退出印刷業,坦言只做印刷難多做70年。他跟父親一同接受本刊專訪,解構公司怎樣擺脫傳統模式,轉型做服務平台。

 

 

  今日內地港商面對生產成本上漲,加上中美貿易戰及疫情夾擊,廠商叫苦,鴻興兩代人如何應對?當人人留家抗疫,原來大有印刷商機,背後又有甚麼故事?

 

專訪鴻興第二代任澤明 一本鞋帶書啟發 年印逾億童書

 

  開業70年的鴻興印刷,1992年在香港上市,年年派息,是不少股民心中的老牌工業股,受不少「好息」股民所愛。沒有買過鴻興股票,也可能間接「幫襯」過+鴻興,因為如果家有「細路」,又總買過本「書仔」讓小孩翻翻掀掀、玩下書中「機關」學英文,這本書仔可能就是由鴻興所印,她是全球最大的童書印刷商之一,每年印刷童書逾1億本。

 

  鴻興一開始並非印童書,而是印刷公司咭片。鴻興第二代、公司執行主席任澤明在香港的大埔廠房接受本刊專訪時指,父親任昌洪於1946年由廣東鶴山農村來港當印刷學徒,4年後自立門戶,「在中環鴨巴甸街警察宿舍、即現時PMQ對面開,專做中環商業區生意,印咭片、信封及單據等。」初創時小店要月租250元一部印刷機「開工」,他由接生意到送貨「一腳踢」。

 

鴻興創辦人任昌洪(左)及兒子、公司執行主席任澤明(右)20 年前的合照。

 

趁香港工業蓬勃之勢起飛

 

  任昌洪市場觸角敏銳,抓住香港工業起飛的機遇。50年代工業開始蓬勃,尤其是玩具業,「Made in Hong Kong」的玩具出口歐美打響名聲,任昌洪即轉向印刷玩具包裝,8年間由街頭小店「晉身」至中環2,000平方呎舖位,任澤明指︰「父親跟著市場走,到70、80年代,公司已經是做玩具包裝為主。」

 

70年前鴻興初創時在中環的印刷小店

 

  鴻興印玩具包裝有幾「火紅」?記者找到1985年9月24日《華僑日報》的報道,當時港九塑膠製造商聯合會受任昌洪邀請參觀鴻興廠房,廠房達15萬平方呎,300名工人,擁有多部電腦控制的柯式印刷機,製版採用最先進的激光鐳射分色機等,屬本地最大規模印刷廠之一。任澤明指80年代末、90年代初愈來愈多工廠北移,鴻興的生意就更好,「80年代做包裝最搵到食,工廠搬到內地,動輒幾千工人,生產量加大,包裝量更大,這是做包裝的黃金時代。」

 

鴻興位於大埔的廠房有大型柯式印刷機

 

  至於為何又成為童書印刷商?任澤明竟然由追女仔講起,「我個年追緊佢(兒子)媽咪,在三藩市有空到處逛,在書店看到一本小朋友看的Shoeslace Book(鞋帶書),覺得很得意,應該可以賣到。」在外國讀碩士的他,畢業後1983年到鴻興上班,父親任昌洪2010年離世前,他已接手公司。

 

  任澤明又做了市場調查,發現印製這類有機關設計,行內稱為「操作書」(Novelty Book)兒童書的公司少之又少,「這些古靈精怪書,例如機關書等,不是很多人做,就得新加坡一間叫天華的公司做,它很多客排隊,3個月交貨客都照等。」當時剛巧有香港印刷廠聘請了天華的前員工,令他確定鴻興也可以印刷這類產品,由他開拓印刷童書業務。

 

90年代北上設2萬呎廠房

 

  當時公司進入另一新章,90年代初年到深圳設廠,「我們香港有自動化廠房,沒想過要返內地設廠,但那時很多玩具廠北移,我們印刷的包裝就要由香港運上內地,或者對方來派車來收貨,但這不是長遠計,若內地有印刷廠做到,就會搶走我們的生意。」

 

90年代鴻興返內地設廠,圖為位於深圳的廠房。

 

  公司於是計劃在深圳租樓做倉,把香港印好的包裝存入深圳倉,再發送到玩具廠,任澤明指,當年內地土地和人手價錢實在太低,最後竟然租了全幢三層共2萬多平方呎的廠房,由原本打算請20多人變成50多人,「幾個月後,發覺工人都OK,不如放多少少玩具包裝工序上去做,一年之間三層廠房放滿機器,請了300人。」

 

  任澤明指,後來有有日本出版社接觸公司,希望找個拍檔到內地印兒童書,因為日本印刷成本太高,「我和同事去了日本睇廠,原來這樣做,於是我們回來也開始印Board book(大本硬頁書)。」該日本出版社把所有定單交鴻興,深圳印刷廠3年間擴展至10萬平方呎,聘了700工人,開始大規模印製兒童書。

 

  包裝印刷及印製兒童書成為鴻興兩大業務,令公司快速擴張買地建廠,任澤明直言︰「印包裝及兒童書都好賺錢,不如買地(深圳)建廠,建好後地方更大,放滿機器,最高峰時工人超過2萬人。」印兒童書成為鴻興「王牌」業務之一,專門印刷0至12歲閱讀的兒童書,客戶有不少世界著名出版商,主要出口歐美,「尤其印刷Novelty Book,本來只有天華做,我們後來甚至超越了她,他們生產成本高,而且我們的海外聯繫很快,生產快」,鴻興成為全球最大兒童書印刷商,行內無人不識。

 

童書市場穩定增長

 

俗稱鞋帶書的兒童書,目的是教小朋友綁帶。

 

  互聯網電商衝擊實體書銷售,但堆獨兒童書每年仍有個位數的穩定增長。美國市場研調公司NDP 去年年中發表報告指實體書銷售下跌,但非小說類兒童書如教育、遊戲和活動及宗教等,總體銷售升5%至10%。當中又以幼兒讀物最暢銷,調查發現有五成父母仍然會定時給0至5歲未正式上學的孩子讀書。疫情期間,兒童書銷量更大增,據BBC報道,3月時英國兒童書教育類銷售增長234%,美國兒童非小說書銷售亦增長66%。此外,歐美對兒童書印刷要符合玩具安全標準,例如歐盟的EN71、美國的ASTMF963等。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直播節目《hot talk 1點鐘》強勁嘉賓陣容 擴視野 添智慧 玩埋「睇住賞」 贏熱爆獎品 ► 即睇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