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5/02/2020

香港社會資本大貶值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汪敦敬

    汪敦敬

    汪敦敬先生從事地產代理業30年以上,創辦祥益地產,認為中小企不要模仿大公司的經營方針,應發展屬於自己獨有的策略去開發藍海市場。

    撰寫樓市評論文章20多年,於2009年金融海嘯後認為市場會出現新的秩序及邏輯,主力撰寫有關新常態(new normal)文章,更強調在機會成本的法則下「買不買樓也充滿風險」甚至「不買樓的風險更大」!

    近年汪氏提倡「平民財技」,認為在波譎雲詭的世道中一般市民也應該講究理財的技術,故撰寫普羅大眾也能掌握的財技分享。

    汪敦敬經營企業的格言是「上善若水」,認為營商要「追求增值不求奪財」,祥益地產高度參與社區公益及慈善活動,融為一體!

    本欄每周更新

    樓市點評

  謠言止於智者,卻廣傳於愚者。

 

  謠言不單可令人心惶惶,更可摧毀市場、繁榮和經濟。

 

  十分遺憾,香港今天不論任何政治陣營也傳遞著不少謠言,包括市場也被謬誤主導著。

 

  可笑也可怕的是,香港竟有很多人沉迷於謠言,並希望透過經營謠言推翻現狀,闖開一片天,我無興趣評論政治,但有責任分析我認為錯誤的市場理論,我應該分享我的看法。

 

  我們先不要將所有事情也以抨擊政治的方向去解釋,事實上近年手提電話令到資訊隨身且密集化,加上人以群分,在網上的平台更加會分辨瀏覽者的所好,選擇你喜愛的訊息進一步包圍你,於是資訊好像發達了,但每個人反而困在一個狹窄的資訊黑洞中,當小部分具機心的聰明人率先知道這個新的資訊病態之後,他們便利用新資訊模式去製造恐慌謀利或者在政治上成為角力的手段。

 

  有很多觀點和「故事」,大家也知道其實沒有實質證據,但也選擇了深信不疑。

 

  當你和一班「志同道合」的陌生人達成盟誓後,立場竟凌駕了一切,雖然你根本不知這與你在網上立誓的新認識兄弟的背景及其所背負的利益衝突是甚麼。

 

  民主的本意是確保不同人和不同意見也受到廣泛尊重,但為何香港人今天互相攻訐?對異者歇斯底里?連聆聽對方意見的自信也沒有?

 

  我們不是一直追求公平的社會,為何現在會沉迷於侮辱、甚至對別人作不文明的全家咒罵?

 

  無論甚麼行徑也好,其實人可在新的資訊世代中很容易凝聚到足夠支持者,因此人日益疏遠了規律和秩序,甚至背棄了文明,這是錯的,是一種時代的病態!

 

人失互信,價值降低

 

  我們再如此下去不會得到和平!社會失去和諧,社會的價值(市值)也降低!人的互信也失去了!人的價值(市值)也降低。

 

  如果說一個城市的市值是源於其社會資本的話,我們不少人正進行著一場貶值的革命。

 

  沒有站在道德上,也沒有在建設上下苦功,香港年輕人、大學生也沒有接收市場的能力!無論在國際和本土的職場甚至升學上受歡迎的程度已大減了。

 

  一場高尚的革命,可能會令人失去生命或自由,但不應令人失去信任,更不應令其社會「市值」下貶。

 

  在2月9日的同一日,新聞有報導世界衛生組織及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分別說謠言是如何影響搶救疫情,的確,近年香港成為了謠言之都,人們的生活都被謠言所主導,現今的香港正打著兩場世紀疫症,一場是傳統的細菌疫症,另一場是新資訊年代引起的病態思想症候群,即謠言疫症,人們跌入了互相仇視及埋怨的時代病態中!

 

  很可惜,無人去調節這資訊病態,更沒有人要驚覺眼前稱心的資訊正麻醉著我們的分辨能力,人們日益不看理據,只看立場和情懷。人正高速退化並失去智慧。

 

  近年有人用這時代資訊病態去將人洗腦,竟建立破壞法治是情有可原的理論,這是基礎性的錯誤,當你將犯法的人當了是羅賓漢或者紅花會陳家洛的時候,可憐的執法官兵就全部就是奸的了!顛倒了法治的後果,不單是失去秩序及法治的保護,也失去了理性,當你也把理性只放在十分次要位置時,你又怎會相信其他人也會有理性呢?人會不自覺活在欠缺安全感之下,香港人心虛怯,最後連廁紙也搶,香港人是要深思的時候了,對!當香港人警覺自己有愚蠢的一刻時,正是我們有機甦醒過來的契機。

 

  罷工,是員工爭取合理利益的權利,而政治理念上香港人是追求多元化,我一直在不同政黨也有好朋友,但政治領袖爭取訴求必須要有正確的手段,起碼要保護到抗爭者長遠的社會價值,香港的學生本來是天之驕子,但是相信未來要面對失業率高的困局,社會運動的領導人有否在事後給他們足夠的支援?醫護人員又如何?未來「時代雜誌」的封面可能讚揚的不是香港的醫護,而是武漢的醫護!如以市場的角度來看,繼香港年輕人、大學生甚至空中服務員後,香港醫護的「值」也向下大跌!

 

  在社會景氣的時候,勞方用罷工來爭取合理權益是無可厚非的,但在困難時候,在面對資源不足下去罷工會給人乘人之危的感覺,抗爭者自然吃力不討好,策劃者其實不顧勞方基礎利益,何況罷工是一博奕遊戲,罷工的威力源於「工作多於人手」情形下才生效,當一個社會罷工成風時,就會牽引僱主方走向兩個方向,一是縮小規模或減慢發展,令規模可應付隨時的罷工,另一是找勞工替代品,即是加快以比人更可信的AI系統,和取用外勞,以醫護罷工為例,醫管局應趁機開放境外醫生入境,以倫敦為例,出色的醫生薪酬待遇竟不及香港,香港為何不引進?罷工有條公道線,過了只是共輸,令抗爭者得到更少!

 

社運應拉近貧富懸殊

 

  筆者幾歲時有一幕深刻的印象,當時仍是殖民年代,樓上發生火警不斷燒著了,消防員卻要求大廈各戶「夾夠錢」才開水喉,「有水放水,冇水散水」我們真是要回到以前的年代嗎?

 

  一場合格的社會運動的結果是拉近貧富懸殊,而不是破壞市場後弱勢社群反而比未鬥爭前得到更少。一些認為攬炒就可令年輕人有更好分配的理論,並沒有理據去支持的。未來失業率及結業潮會急劇嚴重,但股票市場仍舊良好運作,資金量歷史最多,供樓不單利息低,在疫情下更可申請只供息不供本,8個多月的天災人禍可能會令有資產者有所損失,但失業大增,營商困難,甚至破壞香港醫療系統,恐怕只會令社會貧者愈貧啊!

 

  至於當下新興的「黃色經濟圈」,如由市場學的角度,我認為呼籲同道者多「幫襯」政治理念相同的商店本是可行及聰明的,但若去到杯葛政治理念不同的商戶,我卻找不到可行性,這其實在吸納了同道之餘,也失去了另外一半的客戶(假設不同陣營各佔一半),任何市場長期都要服從價廉物美的原則,現在的表面成功只是有關的政治商店對比下太少,3000左右的黃店只佔在全港63000商舖中的5%左右,又假設商舖中不同陣營各佔一半,十分一黃店現階段正享受著購買力集中聚焦而已,若黃店逐漸歸隊及增加,新加入的黃店就會溝淡生意,不少商店已經會面臨困境了。

 

  一場違反市場定律,卻令香港失去社會資本,令年輕人大量失業的社會運動,不會提升到香港的水平,誰人得益?筆者看不到,相信只有運動的一眾搞手心裏才知道。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