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6/04/2018

重構多邊貿易組織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自從法蘭克林-羅斯福以來,美國總統的政治立場有保守派的有自由派的,黨派有屬民主黨有屬共和黨的,但是基本理念全部建立在民主取向、自由主義、全球貿易基礎之上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主導構建的聯合國、IMF、GATT等全球多邊組織框架,就是推廣這種價值觀、維持世界秩序、構建全球經濟框架的工具。

 

  然而,這種美國政治傳統到第45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手上,就壽終正寢了。在特朗普眼中,美國的自由主義理念並沒有達到預期目的,全球化不僅沒有實現美國的戰略目標,反而在傷害美國的國家利益。他認為過去的美國傳統精英政治(尤其在奧巴馬任內),養大了美國的競爭對手,最終搞垮了美國產業、摧毀就業。這是他「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出發點。

 

  特朗普的這種思維,並不為美國政治精英所接受,但是在草根選民中卻有相當的市場。的確,儘管全球化運動為全球經濟帶來了繁榮,在世界範圍內令超過十億人脫貧,為跨國企業製造出源源的利潤,它也在過去十年摧毀了600萬美國製造業就業,令超過20萬家美國企業消失,美國的貧富懸殊創造出上世紀三十年代以來的新紀錄。於是特朗普出乎精英們意料地贏得了總統選舉。

 

  特朗普反全球化的許多論調並不完全正確,他只看產品貿易逆差,不計服務業順差的做法,在經濟學上根本站不住腳,但是美國製造業就業機會消失、貿易財政雙赤字愈演愈烈卻是事實。作為一國領袖,試圖改變這種局面也無可厚非。至於特朗普當局利用市場規模,逼迫貿易對手就範,更屬談判手段—-下三濫,不過有時卻有效。

 

  特朗普的這輪貿易糾紛,對兩個領域衝擊最大。

 

  第一個是中國。最近美國朝野愈來愈多的人認為過去四十年對中國的市場開放,並沒有達到預期的目標。中國並沒有接受美式經濟模式,而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發展之路,甚至在經濟、產業甚至區域軍事上開始挑戰美國的權威。近月先後有幾篇重量級文章認為美國失去了遏制中國崛起的黃金窗口期,反恐怖戰爭和全球金融危機成為中國崛起的機遇。在筆者看來,目前美國對中國的貿易制裁乃是遏制中國戰略的一部分,政策可能時起時伏,但是方向十分明確,過程可能以十年計,中美貿易衝突並非一朝一夕可以徹底解決的。

 

  第二個衝擊點是多國集團。在美國人眼中,WTO是一個徹底的失敗,在維持「公平貿易秩序」上,這些組織是無牙老虎,無法對重商主義政策、侵犯知識財產權作出必要的反擊和懲罰。特朗普當局的單邊主義貿易打壓只是一個開始,相信各大多國組織均面臨巨大的改組壓力。最終平息此起彼伏的貿易糾紛,恐怕還要由重新構建貿易秩序做起,不過此事需要很長的時間。

 

  本文原載於今週刊,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